CBA联赛资本盼“成人礼” 联赛实体化箭在弦上

2013-04-03 10:56:03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记者李博闻 王镜宇 王浩宇

  CBA中国男篮职业联赛走过18年,从当初被中国篮协“抱”着,被冠名烟草赞助商“托”着走向市场,到如今联赛17家俱乐部用每年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总投入和4亿元人民币的赞助商收益支撑着几乎整个中国篮球的运行,18岁的CBA联赛已经长大成人。但是CBA这个中国篮球大家庭中的“长子和第一壮劳力”,只能劳作,不能做主。篮管中心和中国篮协一直是“大家长”,CBA联赛投资人和参与者期待的产业化、职业化和实体化的“成人礼”迟迟得不到举行,进入青春期的CBA血液中“资本的荷尔蒙”正在与日俱增。

  篮球资本“有话要说”

  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金牌少、投资多的三大球项目从经费到编制经历了连续多年的削减,“经费奇缺、赛会制的联赛场面冷清,人才青黄不接”。当时足球和篮球相继走向市场,向赞助商要经费,也是一种被迫的无可奈何之举。1995-1996赛季第一次举行跨年度的甲A联赛,12支球队中,计划经济色彩浓厚的部队球队就有6支。经历了10年发展和积累后,2005年开始了向职业化过渡的“北极星”计划。彼时参加联赛的14家俱乐部,部队球队只剩八一一家。每家俱乐部的投入,也从十年前的200万元人民币左右,达到600-1500万元左右;又经过8年的CBA职业联赛的积累,2012-2013赛季前CBA与李宁公司签订了5年近20亿元的赞助合同,从现场观众、电视转播、门票和媒体传播,18岁的CBA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但是,CBA处在旧模式向新模式的量变而非质变阶段。随着CBA联赛规模越大、投资越多、影响力越大,现行的产权结构和运行体制对联赛的发展制约也越来越严重。

  据上海东方俱乐部董事长姚明估算,目前平均每个CBA俱乐部的净亏损在2000-2500万元左右,投入越多,亏损越多。算上1200万元的篮协分账,各俱乐部平均仍有1000多万元的亏损。

  CBA是全世界场次最少的男子职业联赛之一,没进入季后赛的球队一个赛季只能打32场比赛,其中只有16个主场可以自主售票,这和几千万的成本投入严重不符,也损害了商业赞助的曝光度的回报价值。所以俱乐部渴望能够把常规赛增加到50场以上,但是,作为体育总局的行政部门和行业主管,篮管中心的核心利益是保证国家队备战奥运会、亚运会等洲际赛事的集训时间并取得优异成绩,职业联赛是并不计入其考核和业绩的次要利益,这就形成了篮管中心和CBA俱乐部投资人争夺时间、争夺明星球员和争夺市场的严重利益冲突。

  “目前,CBA联赛的管理者和决策者中国篮协和运营商、各俱乐部并不是一个长期的利益共同体。CBA发展了18年,应该由一个隶属于联盟本身的操作团队去运营这些东西,这就是我说的联赛实体化,”姚明说。

  姚明认为,职业体联赛是市场化运作的,而篮管中心是事业单位,以执行政令为职责,不以市场为主导,大家的出发点、利益和思维方式是不同的,“可以有某种程度的沟通,但是最根本的利益是不一样的”。

  见证和参与了CBA18年发展变化的浙江广厦俱乐部总经理叶湘玉认为,在今后CBA联赛的发展中,中国篮协应当掌握大政方针,而不应过多干预业务问题。在今后的CBA联盟中,投资人要真正有话语权。

  山西中宇俱乐部负责人张北海也表示,投资人应该是规则制定的参与者,游戏规则、发展规划,应该由各俱乐部投资人和篮协一起制定。联盟的政策应该有更好的延续性、稳定性,让投资人有安全感。

  中国从1978年开始全面改革,而1998年“国家体委”才改名为“国家体育总局”,成立各项目中心进行“拉赞助”式的市场尝试。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以金牌为至高目标的思路一直占据中国体育发展的主导地位,使中国体育一再错失职业化和产业化的良机。北京奥运会后,才提出“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转变的战略方针。很多的理念和利益冲突,就是这种滞后的结果。

  联赛实体化“箭在弦上”

  对于姚明“联赛实体化”的想法,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体育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鲍明晓表示赞同。他认为,一个成熟的职业联赛,联赛的管理者、决策者、推广者和参与者应该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以求达到商业利益最大化。

  他说,新一轮的职业篮球改革一定要从理顺联赛产权入手,放手让中国篮协、俱乐部所有者和其他战略投资人共同组建CBA联赛公司。联赛公司拥有完整的联赛经营权,中国篮协作为联赛所有权一方,享受联赛经营收益(收益作为女篮和青少年篮球发展的专项基金),并对国家队组建和参赛事宜拥有决定权。同时,以新组建CBA联赛公司为突破口,鼓励社会资本投资篮球,大力发展各类篮球市场组织,做大做强篮球产业。

  “其实程序并不复杂,建议形成股份制,联赛是篮协和俱乐部的共有产权,投资人真正进入后请个CEO。”同时鲍晓明表示,要以中国篮球协会实体化为契机,把建立覆盖全社会的各级各类基层篮球协会作为改革的重点,以篮球运动的组织化带动篮球运动的社会化、生活化。

  叶湘玉也认为,CBA联盟的实体化迟早会实现。在CBA的发展历程中,中国篮协功不可没,但是现在的体制是中国篮协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如今CBA联赛俱乐部的运行经费和赞助商价值主要是投资人投入和创造的。但是他们对于自己投入巨资的产业却没有所有权和决定权。体制问题已经影响到联赛的进一步发展。

  叶湘玉强调,在实体化的过程中,管理者和经营者要分开。“如果混在一起,那谁去监督、谁去执行,很多问题要从制度上进行监督。足球过去发展太快,为什么出现问题,肯定是机制上存在问题。我们应该借鉴足球的经验教训。”

  CBA联赛推广商、盈方中国总裁马国力说,从现实看,篮球协会和篮管中心近期很难有革命性的变化,但是CBA联赛倒是完全可以很快实体化。“因为现在已经有了中超公司,从体制上没有障碍,只不过是操作的问题。CBA联赛今后3到4年之间应该有进一步的改变,3年左右变成CBA联盟,时机是成熟的。”

  在马国力眼中,联赛的变化不光是体育总局和一个篮管中心的事情,涉及的社会保障和配套政策会很多,比如税收怎么办?算不算公益事业?应不应该特殊对待?“如果说配套政策没有出现,即使行业变成公司,也不会有大的改观。”

  马国力建议,可以由篮管中心、俱乐部、盈方公司和社会其它方方面面的人组成一个5、6个人的操作班子,作出具体的方案和目标。比如,实体化之后,篮管中心占多少股份,市场公司占多少股份,各俱乐部占多少股份,做出操作方案。等股份定了,再研究是像NBA那样聘请总裁,还是由篮管中心指定总经理。“弄出时间表来,现在注册公司不难。明年再算算赛程,怎么让利益最大化,该有一步步的操作方案。”

  对于各方的呼声,中国篮协竞赛部部长白喜林表示,篮管中心非常重视大家对于联赛实体化的意见,目前已经开始进行调研。“我们将广泛听取各俱乐部及各方意见。在这件事情上,篮管中心领导层希望能稳步推进,逐步完善、分步实施、有序推进、在人员配备、组织架构上逐渐完善。”

  电视转播权“瓶颈”难破

  全国政协委员刘敬民在两会上呼吁推动电视转播权的改革,打破垄断,形成竞争。在他看来,电视转播权收入“倒挂”的现象是制约中国体育赛事表演业乃至体育产业更好发展的重要“瓶颈”。对于社会影响力和关注度迅速攀升的CBA联赛而言,同样面临着这个问题。

  叶湘玉对于刘敬民的观点表示赞同。她说,现在CBA收视率那么高,俱乐部想要转播还得贴钱,这是不正常的现象。

  张北海则坦言,目前CBA转播的总体现象较为混乱。“在NBA,转播收入属于最大收入之一,而目前CBA,现在转播费用可以忽略不计,很多俱乐部反过来要给电视台交钱,而且由于各地经济发展、专业水准参差不齐,导致转播水平也是参差不齐,总体的现象比较混乱。”

  目前的困境主要来自央视对于CBA联赛转播的垄断地位。对此,鲍明晓认为,电视转播权要改,CBA应该拥有自己完全的电视版权,让专业的制作公司来做,实现制播分离。“以前CBA没人看,只能求着人家来给你播,现在情况不同,CBA在国内的收视率甚至要高于NBA。像NBA就有自己的制作电视版权的公司,转播权收益在联盟收益中占据相当大的比重,CBA应该借鉴。”

  现任盈方中国总裁马国力曾经的身份是中央电视台体育中心主任。他说:“目前这么多赛事没地儿放,中国电视上也到了有第二个全国性体育频道的时候,中央台(最近)要新开的是高清频道,覆盖有限。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中央台参股进地方台、组成混合的上星频道。目前的情况是中央台拿到更多的赛事转播权,如果不让地方台使用,上了星也没用。”

  CBA联赛18年的发展成果喜人,准市场化、准职业化的发展道路似乎也走到了继续改革的边缘。这关键的一步怎么走,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联赛会有怎样的明天。

  青春洋溢的CBA联赛,已经过完了自己的第18个生日,但是他还在等待大家长为他举办一个“成人礼”。(完)

关键字: CBA 成人礼
责任编辑: 江米小枣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