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西亚诺目标来华执教 称中国球员安逸不思进取

2013-01-05 08:58  来源:新京报

  老卡没能帮国安夺得联赛冠军。新京报记者 田颖 摄 故地重游,老卡仍受追捧。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北京太冷,老卡借记者棉帽御寒。新京报记者 田颖 摄 卡西亚诺对《新京报》“国安20年”系列报道很感兴趣。新京报记者 田颖 摄 在国安踢球时,卡西亚诺飘逸的长发和出众的球技,一直是球迷津津乐道的话题。

  1997年,金志扬打造的国安“三杆洋枪”名震一时。当年7月20日,国安9比1狂胜上海申花,卡西亚诺上演了帽子戏法。生于1970年的巴拉圭前锋,曾在国安三进三出,即便如此,他仍深受国安球迷拥戴。2012年12月29日,国安20周年大典,卡西亚诺受邀故地重游。

  1997年下半年加盟国安,卡西亚诺该赛季打进6球。1998年由于长期养伤,他仅为国安打进5球。1999年下半年重返国安后,卡西亚诺半个赛季打进9球。他2000赛季转会至山东鲁能,并以15球获得当年甲A“金靴奖”。2001赛季,他全年打进6球。2002年联赛接近半程时,卡西亚诺再次加盟国安,打进11球,名列射手榜第3。2007赛季转会至广药,他仅出3场,进了2球,当年年末回国。

  1月3日上午9时,国安旧将卡西亚诺和他的中国朋友索菲亚在吃早餐,对记者的采访请求,他欣然同意。在下榻的宾馆,卡西亚诺身穿国安队服,岁月并未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中,他时不时就蹦出几句汉语,他依然记得昔日队友的名字。卡西亚诺说,即便离开多年,他仍把国安当成自己的家,总是梦想着有一天,会以另外的身份回来。

  老友

  今年的老甲A联赛,如果受到邀请,他有时间的话一定会来

  如今,除了随风飘飘的长发不见了,卡西亚诺和16年前差别并不大。依旧壮硕,依旧灵巧,依旧时不时蹦出几句汉语。

  “你好。”见到记者后,卡西亚诺伸出手,用汉语打着招呼。记者说完“新年快乐”后,他马上跟着说“快乐快乐”。尽管离开中国多年,但他一直在学习中文。因此,在2012年12月29日举办的国安20周年庆典仪式上,他能听懂主持人的话,还能用汉语接话茬,比如“等一下”、“谢谢”等,他还能用汉语唱“祝你生日快乐”。1月3日和老队友踢比赛时,卡西亚诺还会大喊:“米乐(邓乐军),过他!”

  谈及在国安时的好友时,卡西亚诺不假思索地说起了一大串名字,“米乐,大宝(谢朝阳)、韩旭、姚建……”尽管他提到的这些老队友对卡西亚诺的语言一窍不通,老卡也只会几句简单的汉语,但他说大家交流起来并无太多障碍,“我喜欢大家融合在一起,不喜欢打架。我们用手势比画,没问题的。交流可以在语言之上,一个拥抱就可以表达很多感情。”

  卡西亚诺回忆说,有一次打延边前,他对从延边转会至国安的李红军说:“延边不好,我不喜欢,我们会3比0赢的。”卡西亚诺说完大笑,李红军却生气了,不再搭理他。最终,国安果然3比0获胜。赛后,卡西亚诺第一件事就是给李红军一个大大的拥抱,两人又和好如初。

  1月3日,应卡西亚诺和安德雷斯的要求,高峰、南方、商毅、邓乐军等老国安球员踢了场友谊赛,这让老卡又回忆起当年的日子。“那时金指导对我们总是很严厉,我觉得教练就该这样,不然球员就会松懈。他是中国最好的教练,离开球队后我一直怀念他。”今年的老甲A联赛,金志扬将继续带队,老卡说如果球队邀请,他有时间的话,一定会来的。

  国安

  试训后,金志扬留下了他,首战,他便上演帽子戏法,那场比赛,国安9比1大胜申花

  1997年7月20日,9比1大胜上海申花,是国安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那场比赛,卡西亚诺和安德雷斯双双上演帽子戏法。“这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我(代表国安)第一场比赛,进了3个球。”卡西亚诺兴奋地举起3个手指头,满脸自豪。

  来中国前,卡西亚诺在巴拉圭最好的俱乐部奥林匹亚踢球。“一直想了解这个国家,我特别喜欢功夫,喜欢李小龙。刚好有这个机会,我就想过来试一试。”卡西亚诺说来中国前,他对这个国家所有的印象,都源于李小龙的电影。“中国功夫最棒。”老卡竖起大拇指,大秀汉语。起初,他对能否留下并无把握,因为之前一个队友试训没能成功,“我那个同伴是国家队的,速度快,力量好,居然没留下。”而且,当时国安除了冈波斯、安德雷斯外,还有个颇受好评的英加纳,想留下并不容易。

  那时的试训包括12分钟跑测试,卡西亚诺是国安成绩最好的。经过短时间观察,金志扬和教练组同意他留下。强烈的团队意识,是卡西亚诺留下的关键因素,而且他和冈波斯在奥林匹亚是队友,两人配合十分默契。

  加盟国安后,卡西亚诺的第一场比赛,便是在主场迎战申花。“赛前他们就告诉我,这是两个最好的俱乐部间的对抗。以前在巴拉圭打过很多这样的比赛,我很有经验,浑身是劲。教练在准备会上没多说,就是得赢球。”国安2比0领先时,吴承瑛扳回一球。4分钟后,卡西亚诺门前头球得分,帮助国安扩大分差。随后,他还创造了点球,冈波斯主罚得分。第61分钟、第81分钟,卡西亚诺又打入两球。

  安德雷斯进球后脱衣庆祝、做摇篮手势,而卡西亚诺只是和队友拥抱。“我的职业生涯中没有太特别的庆祝方式,我总是内心有一团火,表面却很冷静。”老卡说,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胜不骄,败不馁。

  卡西亚诺说,在国安养伤期间,最感谢的当属队医双印,“他给了我很多帮助,他还老跟我开玩笑,我们之间很有爱。”

  目标

  卡西亚诺说,下一个目标是来中国执教,不在乎级别,也不在乎钱

  在中国断断续续待了10年,卡西亚诺2007年离开。目前他当了老板,在巴拉圭经营一家足球俱乐部。但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来中国执教。“无论哪个级别的,无论给多少钱,我都愿意来。”卡西亚诺说,他更愿意来国安的青少年梯队做教练。

  1997年、1999年、2002年,卡西亚诺三进国安,都未能拿到冠军。直到回北京见到昔日队友,他才知道国安在2009年实现了联赛夺冠伟业。“足球俱乐部就是这样,要一步一步走才能得到荣誉,不可能一步就OK。”卡西亚诺说,只要球队稳扎稳打,就会得到好的成绩。不过,他并未一味地夸赞老东家,“国安是个很了不起的俱乐部,成绩一直都不错。但还是存在一些问题,比如青少年足球这方面,抓得不是特别好。”

  卡西亚诺知道,恩师金志扬一直致力于校园足球,70岁高龄了还在为此奔波,这也是他要效仿的榜样。“我整个生命都会围绕着足球,我喜欢足球。我最终目标是来中国执教,不在乎级别,也不在乎钱。我希望中国足球能够上升,我喜欢这个国家,我很多朋友在这里。我在智利、日本都踢过球,但这里对我特别好。”

  巴拉圭国家队已连续4届打入世界杯决赛圈。在卡西亚诺看来,中巴两国球员在资质上并无太大差别,巴拉圭成绩好的关键在于重视青少年足球的发展。“在巴拉圭,学校里踢球的孩子非常多,教小孩踢球的教练也非常多,可这里没人管。我有能力、也很愿意在中国做这样的事。”

  生活

  卡西亚诺花了3年来试图扭转局面,但最终还是因为观念不同和妻子离婚了

  踢球时,有漂亮的进球也好,受伤离席也罢,经历过万人拥戴,忍受过病痛折磨,无论激动还是难受,卡西亚诺从未掉一滴眼泪。他说,人生中唯一流过泪的事,便是和妻子离婚。

  谈及感情生活,卡西亚诺并没有回避。足球运动员喜欢泡吧,总会出绯闻,不过老卡是个例外。他一直不知道工体外的酒吧一条街有多火爆,因为平时极少出门。这么多年来,只跟安德雷斯结伴去过一次,喝了点饮料便出来了。为了保持良好的状态,卡西亚诺烟酒不沾,每天训练完就回家,但终因和妻子观念不同而离婚。

  “几年前我和她离婚了,我们两个的家庭观念不一样,没办法沟通。我平时不出去,喜欢在家,生活中就是球场、家,但她总喜欢出去玩。其实,偶尔出去是可以的,但不能总出去玩,不好好照顾孩子。我总觉得,你要是不好好对他,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呢?”卡西亚诺说,他花了3年时间,希望改变妻子,“我心疼孩子们,他们还那么小。我之前从未想过离婚这件事,我觉得两个人结婚了,就要一辈子在一起。”最终,他无力扭转局面,离婚的那一天,卡西亚诺忍不住,哭了。

  时过境迁,如今,卡西亚诺带着两个儿子在巴拉圭过着足球世家的生活,大儿子15岁,是个颇有潜质的前锋,10岁的小儿子也在踢球。“我是个标准的好男人,女人嫁给我一定会很幸福。”他说,希望找个顾家的姑娘。

  ■ 面对面

  “中国球员太舒适了”

  重返北京,老卡感叹道,变化太大了。他很想来中国执教,他说,如果能找个中国太太,就会定居下来。对于离开国安,他说,作为职业球员,有些事自己无法做主。谈及中巴足球的区别,卡西亚诺认为,中国球员日子过得太舒适了,所以才会不思进取。

  找个中国太太就不走了

  新京报:重返北京,感觉怎么样?

  卡西亚诺:变化太大了。其实,一个城市不需要太多建筑,建筑太多就没有景观了。在巴拉圭,我们望出去满眼都是绿色和蓝天白云。这里到处是高楼大厦,人生活在水泥森林中,没有美了。

  新京报:如果可能,你愿意来国安执教吗?

  卡西亚诺:我愿意带青少年队伍,我有这个能力。中国缺乏喜欢教小球员的教练。现在的教练就是认钱,有几个愿意教小孩子的?我一直在学汉语,要学会直接跟小朋友交流。我不在乎多少钱,能生活就可以。足球真的要从娃娃抓起,有生之年我愿意帮中国做这件事。

  新京报:为什么是中国而不是在巴拉圭?

  卡西亚诺:巴拉圭这样的人太多了。我也可以把中国小球员送到巴拉圭的足球学校,让他们学会在球场上拼搏。

  新京报:准备什么时候实施这个计划?

  卡西亚诺:这个我确定不了,得有中国的俱乐部邀请才行。

  新京报:如果收到邀请,你会在中国定居吗?

  卡西亚诺:如果能找个中国太太,我当然愿意。你能帮我介绍一个吗?

  新京报:你的择偶标准?

  卡西亚诺:没什么具体标准,顾家就好。不一定懂足球,也不用特别漂亮,互相尊重就行。我不想要明星之类的,她们只是徒有美丽的外表。如果她教我做中餐,我一定能学会的。

  离开国安因身不由己

  新京报:有报道称,你转会鲁能是因为“国安不能帮你实现冠军梦”。

  卡西亚诺:大概是翻译错了。我在巴拉圭拿过很多冠军,我对冠军不是那么渴望。作为球员,不是俱乐部帮我拿到冠军,而是我为俱乐部做贡献。

  新京报:那当初为何离开国安呢?

  卡西亚诺:这种事情,当然不是我们球员能决定的。我当然想留在这里,我把国安当成了家。所以,后来国安每次叫我回来,我都不提任何条件,立刻同意。

  新京报:代表鲁能和广药对阵国安时什么心情?

  卡西亚诺:作为职业球员,不能因为喜爱国安就不面对。我在山东,主场打国安时进球了,我会心痛,但我必须这样做。应该会有国安球迷嘘我吧,但在球场我必须集中精力踢球。

  新京报:你觉得巴拉圭足球和中国足球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卡西亚诺:中国足球条件不是很差,而是太好,球员太舒适,总是说要慢慢来。巴拉圭球员奋斗精神很强,一直想往上走,努力到国外踢球。这里太休闲了,球员什么也不缺,什么都有。在巴拉圭想弄一双好球鞋都要特别努力。

  新京报:一个成功球员必备的条件是什么?

  卡西亚诺:首先必须发自内心地喜欢,然后很多东西都要放弃,比如女人、酒、烟、夜店……

  曹限东聪明米乐最帅

  新京报:你最欣赏的中国球员是谁?

  卡西亚诺:曹限东。不光脚下技术非常好,脑子也聪明,知道该往哪里跑,我喜欢和这种球员踢球。

  新京报:他如今胖了许多。

  卡西亚诺:是的,我见到了,胖多了。他跟我说要减10公斤,我说那不够,还得减更多。我已经跟他说过了,还会多嘱咐他的。

  新京报:谁长得最帅?

  卡西亚诺:米乐(邓乐军)、(邵)佳一、曹限东,不知道外国人和你们眼光是不是一样。

  新京报:在国安时代记忆最深刻的进球是哪一个?

  卡西亚诺:我在中场拿球后,一个人带球突破,过了很多人,到门前射门,球进了。但实在记不起对手是谁了。

  新京报:友谊赛有很多球迷去找你签名。

  卡西亚诺:还有那么多球迷记得我,谢谢他们。

  专题采写/新京报记者 田颖

关键字: 卡西亚诺 国安 执教
责任编辑: 叱咤烈陀C14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