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体育 > 足球 > 中国足球 > 中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徐亮:我任意球比点球靠谱 申花从没欠我一分钱

策动达迪进球的那次进攻,世界波任意球扳平比分,伤停补时阶段险些再次利用任意球完成绝杀……18日的南京奥体中心,徐亮几乎将比赛变成自己表演的舞台。

  早报记者 宋承良

  策动达迪进球的那次进攻,世界波任意球扳平比分,伤停补时阶段险些再次利用任意球完成绝杀……18日的南京奥体中心,徐亮几乎将比赛变成自己表演的舞台。在辽足出道的徐亮转战广州、北京后来到上海,就快年满32岁的他成为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位在北上广三座城市顶级联赛球队效力的球员。这几年,围绕徐亮身上的是非和争议少了很多,“外界都说你变了,更加成熟了。”18日深夜的南京世茂滨江希尔顿酒店二层餐厅,半小时专访最后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徐亮,他思考了一下,“其实我还是我,一直没变。”

  “要对得起工资和身价”

  东方早报:今天的比赛应该算是你加盟申花后表现最好的一场?

  徐亮:我感觉这是我应该做的,凭什么你有这样的转会费和工资待遇,就是因为在场上能和别人表现不一样,我必须对得起这份合同。罚进定位球很正常,因为我每年都会进任意球,合情合理,不是说我每年整几个帽子戏法,我也没那个能力。

  东方早报:舜天主帅德拉甘说,或许你宁可罚任意球也不愿意罚点球?

  徐亮:任意球我练了十多年,是比其他人靠谱点。对方主教练那说法还真是那样,我在国安3年总共罚了七八个点球,罚丢五六个,有时候一场比赛点球不进,任意球进。搞得我现在都不敢罚点球,一罚心里就忐忑,属于有点失去自信,以后谁让我罚也不罚了。

  东方早报:你现在是申花队中唯一有进球的中方球员?

  徐亮:的确是这样,前几场光忙活防守了。这和我在国安第一年踢球也一样,总共进了三四球,助攻三四次。因为刚到一个新的球队,我要站稳脚跟,那就要从防守做起,现在也一样,先把分内工作做好。

  东方早报:即将迎来和国安的比赛,现在还会关注国安的一些情况吗?

  徐亮:不单是国安,恒大舜天人和的亚冠我也看,一是要关注对手,二是得为我以后当教练做准备。对于国安肯定是有感情的,在那边呆了三年,到现在还会经常和国安的队友、朋友聊聊天,不过我们可不聊比赛,踢完球还要说都嫌闹得慌,我们都会聊聊婚姻、男女朋友、车、房这些状况。当然感情和比赛是两码事,比赛各为其主,好好踢,最多进完球不庆祝就行了呗。说到底只是一场比赛,没什么特别,我不考虑这些场外因素,我也不想炒作场外的东西。

  “申花从没欠我一分钱”

  东方早报:年初你决定转会,最终选择申花是什么原因?

  徐亮:我这个人是这样的,只有自己亲眼看到,耳朵听到才认为是真实的。别人是撞南墙回头,我属于那种要把它撞倒,我希望去体验一些事情,就算弯路也要去。来到上海加入申花,没给我特别不好的感受,反而有些地方做得特别好,从来没欠我一分钱,我就纳闷了怎么了都跟我说不好,有时候口口相传把有些东西给扭曲了。

  东方早报:从你个人来说,效力申花还有哪些追求?

  徐亮:来申花之前我想用三年时间进5个球,因为我现在排在中国联赛进球榜上第十一位,我想能在退役的时候进前十,这是唯一的目标。今年联赛前进了61个球,现在63个了,排在第十的宿茂臻65个,我进5个就超过他了。

  东方早报:冠军呢?如果职业生涯没有联赛冠军,会不会很遗憾?

  徐亮:NBA有很多球员一辈子没拿到冠军,这个东西不能强求,是可遇不可求。有的队员身上有五六个冠军,命好呗。我觉得得到所有人认可的意义大于冠军。鼎盛时期的大连替补都可以拿五六个冠军,但上不了场没用。我需要让人记住,等到退役后觉得没遗憾,那就可以了。

  “最常去丁俊晖台球房”

  东方早报:如何评价北京、广州、上海这三座城市不同的文化氛围?

  徐亮:北京比较适合我的性格,都是北方人,大家说话聊天比较方便;广州文化性比较强,懂球的人多,大家做事动脑子,另外的感觉就是热,踢了三年球都是下午比赛,我想要是一直这样踢下去我差不多30岁就要退役;上海大都市嘛,每个人头脑概念和层次比较高,还有球队细节上做的东西,有底蕴,给人大球会的感觉。

  东方早报:来到上海小半年时间,在饮食上有感受到这种南北差异吗?

  徐亮:之前在广州(广州医药队,广州恒大前身)踢球的时候特别喜欢茶餐厅,那里的烧鹅烧鸭味道很好,还有肠粉,在上海也去过几次茶餐厅,但差点意思,感觉不正宗。在广州生活还算比较惬意,放假的时候我早上10点起来去喝个早茶,点个小笼屉,可以坐到傍晚再去打会儿高尔夫。来上海时间还太短,没法感受太深,到现在我最常去的就是长寿路上的丁俊晖台球房,至于新天地和外滩都只是路过,没时间去熘达。上海这边的特色菜也有朋友给我带过那种味道有点甜的鱼,凉的,黑黑的(熏鱼),我特别喜欢吃。

  “所谓个性只是说实话”

  东方早报:很多人都说你是一个有个性的球员,你自己如何看待?

  徐亮:所谓个性就是我爱说实话,其实有什么个性,只是显得有个性,如果放在国外或许就很正常,因为人家都是有什么说什么。在中国说实话会显得怎么样,必须要说冠冕堂皇的话,这是好的传统,但是我不会,我有什么说什么。

  东方早报:这几年你给人的感觉是变成熟了,有没有人这么对你说过?

  徐亮:有,刚到国安时国安那帮人说:亮,你变了;到了申花又是这样。其实我个人感觉这几年我没什么变化,我一直就是我。以前国奥队那帮球员,平时我们常在一个群里聊天,他们都说:亮,你一点也没变。

  东方早报:相比以前球场上火爆的脾气和在广州与记者的冲突,这些情况如今的确是不见了。

  徐亮:如果再有人胡说八道的,还会有冲突的。我觉得我是一个讲理的人,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其实以前我在辽宁队还干过更勐的事,放到现在如果他要是再那样做我还会那样做。如果有人骑在我头上行,我尊重领导和长辈,不过骑在我头上再拉泡屎就不行,我不会屈服,事情是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会管他是谁。

  • 责任编辑:江米小枣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