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体育 > 足球 > 中国足球 > 中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沈祥福:除了踢球没别的爱好 上海人更容易相处

同样是商业街,但是在沈祥福看来,北京的王府井大街,跟上海的南京路和淮海路相比,给人的感觉却并不相同。”事实上,不管现在在申花,还是以前在北京和广州,绝大多数的时间里,沈祥福身上穿着的,都是一身运动服。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李冰

  40年前就觉得上海更洋气

  1974年,沈祥福第一次来到上海,当时只有17岁的他,是北京中学生代表队的成员。“那天在虹口足球场跟鲁妙生聊起来,当年的比赛,他也参加了,代表的是上海中学生队。一转眼四十年就过去了,现在的上海,跟那个时候的上海,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有一点,不管是我这次过来,还是四十年前过来那次,感觉是没有变化的,那就是跟中国其他的城市,包括跟北京相比,上海更洋气一点。”

  同样是商业街,但是在沈祥福看来,北京的王府井大街,跟上海的南京路和淮海路相比,给人的感觉却并不相同。“尤其是到了晚上,南京路上各种颜色的霓虹灯都亮起来了,那时候就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大城市,不像王府井一到了下班之后,路上基本就没人了。”

  不一样的,还有上海与北京不同的待客之道。在上海,作为顾客走进商店的沈祥福,总是能看到营业员的笑脸与问候,即便什么都不买,人家对他一样客客气气。“当然现在北京这方面也好了很多,至少服务意识增强了不少。”

  长在北京,去过广州和长春,现在又到了上海,不同的城市,给沈祥福带来的感觉自然也不一样:“一般说到北京的时候,通常都会在后面加个‘城’字,听上去就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这个城市也像是被老城墙围住了一样,有特别多的积淀;上海总是让人想到‘上海滩’,这也证明了这是一座非常具有开放性的城市,感觉也更有活力。”

  康桥辣酱面不输北京炸酱面

  对于吃,沈祥福其实是没有太多讲究的。“能吃饱,能够保证足够的营养摄入就够了。”

  话这么说,不代表沈祥福吃不出好坏,也不代表他对于舌尖上的味道没有任何追求:“来申花之前,就知道康桥基地食堂有几样拿手的招牌菜,过来尝了一下,确实名不虚传。”

  考虑到球队当中有不少北方人,基地食堂对于面食也相当重视,葱油饼和辣酱面都堪称一绝。“我吃米饭也没有问题,但是毕竟从小在北方长大,对于面食更加习惯。”加盟申花后不久,在基地工作人员的推荐下,沈祥福吃了一碗辣酱面,此前“南方没有好面食”的想法便一去不复返了。“味道不比北京的炸酱面差,而且这里的面还可以做成汤面,也可以做成葱油拌面,好多种不同的吃法,味道都不错,反正我都挺喜欢吃。”

  对于很多北方人来讲,偏甜的上海菜算得上是一种挑战,在北京时也会自己下厨做饭的沈祥福,一开始也想不明白,好好的菜,为什么非要在里面洒上一勺甚至两勺糖。“北咸南甜,不同的地方,对于味道有着不同的要求,所以一开始不适应也是很正常的,就像第一次看到川菜厨师做菜,不停地往里面放辣椒一样。”

  不管是浓油赤酱的油焖大虾,还是带点甜味的红烧大排,对现在的沈祥福来说,都没有任何问题,不过,从过去到现在,要说上海有什么吃的对他具有“致命诱惑”的话,答案毫无疑问便是大闸蟹。“我也忘了第一次在上海吃大闸蟹是什么时候了。其实很多北京人不大吃得惯这种河蟹,觉得不如海蟹鲜,再就是吃起来有点麻烦,费了半天劲也吃不到多少肉,但是我就觉得这个东西特别好吃,每次都能吃好几个,虽然他们也跟我说,这个东西寒气大,不能多吃。”

  不爱应酬 宅在康桥更轻松

  周一下午训练结束后,跟人约好了见面的沈祥福,准备搭俱乐部接送外援的车子到市区,当他从宿舍楼走出来的时候,一名俱乐部工作人员盯着他看了半天,才把他给认出来:“沈指导,看惯了你穿运动服的样子,现在换了一身行头,我都不敢认你了。”

  事实上,不管现在在申花,还是以前在北京和广州,绝大多数的时间里,沈祥福身上穿着的,都是一身运动服。“这么多年穿习惯了,而且运动服比较宽松,穿着也挺舒服,除非出去有什么事情,否则我不大喜欢穿别的衣服。”

  去年底加盟申花之后,沈祥福便成了教练组当中,最“宅”的一个,除了去附近的超市买点日用品,或者偶尔出去吃点东西,很少走出康桥基地的大门。“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应酬,除了踢踢球,也没有其他什么爱好,对吃的也没什么讲究,而且基地食堂的饭菜都挺合自己胃口,所以也没什么机会到外边去。一个人呆着看看书,到球场上跑跑步,或者研究研究比赛,不是也挺好的吗?”

  相比那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对世界大事小情了如指掌的“侃爷”,沈祥福算是一个“非典型性”北京人,即便是跟相熟的朋友在一起,他也更愿意做一个聆听者,除了谈到足球和比赛。“我这个人挺犟的,认准了的事情,有时候真的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经常跟人争得面红耳赤的,跟平常就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不过大家也都清楚,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包括平时带队训练,发脾气也好,生气也好,都是对事不对人,完了也就完了。”

  上海人更容易相处

  对不熟悉的人戒备心强,说话做事不够干脆利落,这就是不少北京人印象当中的上海人,但是在上海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沈祥福却从这样的说法当中,看到了另外一面的上海人。“上海人比较踏实,很多东西他们会放在心里,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想法,真正接触下来,其实这边的人更容易相处。”

  作为教练,沈祥福对上海球员的印象一直非常不错:“原来国青队时带的孙吉、孙祥和于涛,包括杜威也算是上海的,性格都挺好的,不管是球技还是自身素质都不错,是那种可以让教练放心的队员。后来在国家队的时候,跟范志毅、申思、祁宏和吴承瑛他们打交道也比较多,感觉在他们的身上,既有南方球员技术细腻和脑子聪明的一面,也有为人比较豪爽的一面。”

  到上海已经半年多了,沈祥福跟范志毅却只见过一面,当年在国家队的师徒,一直没有好好地坐在一起聊聊,也成了沈祥福的一个心事:“刚来的时候,因为巴蒂斯塔主教练还在阿根廷没有回来,球队的体能训练任务又比较重,所以精力都放在球队这边了,包括其他朋友约着一起出去,也基本上都推掉了。后来有一次在康桥基地,我们跟小范他们那个队(老申花)打比赛,算是跟他见了一面。说真的,我挺喜欢上海人说话做事的这种方式,比如说你有一件什么事情,想找人帮忙,如果他觉得自己帮不了你,那天就会很直接地告诉你,不像有些地方的人,明明自己办不了,但是为了面子,就先答应下来,等到最后办不成了,可能事情也耽误了。我到上海这段时间,不管是老板也好,俱乐部的其他领导也好,包括基地食堂里的厨师和阿姨,对我都很好,让我在最短的时间里,适应了这里的一切,可以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到工作当中。也许北京和上海两座不同的城市,有着不同的地域文化和生活习惯,甚至有一些完全不同的地方,但是只要你努力去适应,不要总是想着让人家来适应你,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 责任编辑:王玮男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