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体育 > 足球 > 中国足球 > 中超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媒曝三星4000万购恒大广告遭拒 2000万赞助中超

从某种意义上说——之于中国足坛,现在的恒大就如同自行加冕的拿破仑,不管罗马教皇如何的心存委屈(这个科西嘉岛小子是多么的不尊重固有秩序),拿破仑在皇冠面前如同直指本心的孩童,把所有繁文缛节打碎得七零八落。

  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即位称帝——在加冕的时候,还没等罗马教皇庇护七世颤巍巍的手把皇冠放在拿破仑的头上,这位傲慢的小个子已经把皇冠抢过,自行加冕。据闻,拿破仑十分欣赏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的名言:“如果你喜欢别人的东西就先把他拿过来,辩护律师总是找得到你得到的理由。”

  从某种意义上说——之于中国足坛,现在的恒大就如同自行加冕的拿破仑,不管罗马教皇如何的心存委屈(这个科西嘉岛小子是多么的不尊重固有秩序),拿破仑在皇冠面前如同直指本心的孩童,把所有繁文缛节打碎得七零八落。

  而在恒大的面前,有一条叫中国足球的河流,有人畏之如虎,有人“同流合污”,而恒大的做法是,不理他,自己走另一条河,一条之前别人没有走过的何。

  是之谓,摸着石头过河。

  彭伟国离任再审视

  不经意间,彭伟国这个最具有广州足球符号色彩的名字成了恒大这段历史的两度见证者——2010年3月25日,恒大用李章洙代替了彭伟国,一时震动;2013年5月26日,彭伟国从恒大预备队辞职,波澜不惊。

  先来回顾一下恒大接手之初是如何扫清障碍的。2010年3月1日,恒大接手广州足球,当时恒大集团和广州市体育局和足协确定了三点最重要的原则,也就是广州市体育局和广州市足协同意恒大入主的底线。这三点明确规定了,至少在2010年,球队的管理权完全掌握在广州市体育局和足协的手中。恒大集团不能插手管理。同时,恒大集团对俱乐部的重大举措,必须向体育局和足协汇报。

  作为实际的管理者,当时的广州市足协对于恒大深有戒心——中国足坛,资本翻云覆雨,情况尚未明朗,足协看家护院,理所当然。但3月25日,恒大“突然袭击”,用李章洙换掉了彭伟国。

  对于此事,日后回忆起来,当初的广州市体育局局长刘江南(现恒大足校执行校长刘江南)毫不讳言:“当时的确很生气,因为换帅这属于重大举措,但他们(恒大集团)的确没有征询过体育局和足协的意见。”生气之余,为了双方能继续合作下去,体育局作了很多工作,最后许家印当面向彭伟国道歉,息事宁人。

  从接手到换帅,当时的恒大用了25天时间,在这一点上,恒大得了腓特烈二世那句名言的真传,先拿过来,再找辩护理由——虽然此前人们预计到恒大绝不会只充当赞助商的角色,一定会把球队的控制权夺回来,但谁也没有料到过程是如此的迅速。

  坦白而言,恒大刚进入中国足坛之时和广州市足协龃龉甚多,对于恒大的许多做法,广州市足协都表示不理解,不过作为广州足球的掌门人,市足协秘书长谢志光后来说:“凡事都有个认识过程,后来事实证明,他们的很多做法是正确的。”

  挂着“广州”的名字,但这支球队绝不仅仅属于广州——这是恒大的想法,在广药和沈祥福时代争论不休的本土化问题在恒大的冲击面前溃不成军,虽然间中有人在抱怨,譬如一位领导私下说过:“我看这支球队不要叫广州队,就叫恒大队。”譬如在里皮上任以后,广州市足协还是恪尽职守向恒大推荐了彭伟国作为预备队主帅,希望他能跟随里皮学到更多的东西,但因为预备队和一队“分居”,所以彭伟国也很难学到实质性的东西。在彭伟国辞职后,这支球队的本土化元素更少。其实仔细审视恒大,就会发现,彭伟国不只是广州足球元素的代表,也是中国元素的代表,除去队员,在助教和管理层面,恒大只有李铁一个原中国足球业内人士。恒大在俱乐部管理层面的独特,已经非常显然。

  恒大离“中国足球”很远?

  “只问结果,不问过程”,当初在李章洙上课,日后李章洙下课,里皮上课的问题上,恒大的作风一如他们的企业作风。而作为恒大集团的子公司,恒大俱乐部的管理团队构架极度单纯,清一色的年轻人,自始至终,恒大也没有说要找一根 “扶手杖”帮助自己进入中国的足球圈,这个问题,他们连想都没有想过。

  恒大俱乐部采取的是董事长领导下的主教练负责制,许家印多次说过,董事长就是负责后勤保障,而这个保障的责任,落在了俱乐部董事长刘永灼的头上。

  刘永灼,1980年生人,在担任恒大俱乐部董事长的时候,30岁。在接任之前,他在恒大集团负责人事资源管理,后来担任过恒大女排俱乐部董事长,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女排俱乐部董事长”的经验,所以许家印会把这个风口浪尖的责任交给他。对于刘永灼来说,搞足球,经验一片空白。总经理康冰,在进入足球俱乐部之前是恒大广州某区的物业经理,足球经验一片空白。恒大足球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大概有20多人,这批清一色的年轻人从来没有职业足球的经验,即使有足球的经历(例如队务等职务需要足球方面的基础),但都跟职业足球无关。恒大俱乐部的员工非常辛苦,恒大的队务刘智宇,一年的飞行距离超过十万公里,以至于他开玩笑地对记者说:“一上飞机,耳朵就嗡嗡作响,下地以后,要几个小时才能缓过来。”

  一个30出头的董事长,带领一个足球经验一片空白的年轻团队,开始了三年的运作,从效果看,很成功。实际上有些员工对于足球并不喜欢,一位员工私聊的时候跟记者抱怨过:“其实我现在挺烦足球的。”但是在恒大的制度和管理下,他们别无选择。

  董事长刘永灼刚上任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上海抢郜林和杜威——结果郜林成功了,杜威还是转会到了绿城。在杜威转会的问题上,当时的中国足协甚至向广州足协发文施压,广州足协叫苦连天,因为杜威之前和绿城之间已经签了协议,所以恒大的这种做法被认为是“不合行规”,而媒体对于恒大的做法也颇有微词,不是因为抢人,而是因为他们对待采访的态度。

  当某位记者打通刘永灼电话后(当时谁都不认识刘永灼,只知道是恒大的一位刘姓副总裁),电话打通后,得到的回答是“你的电话打错了。”——当然电话没有打错,但恒大就是这样的企业,一段时间,刘永灼的名字甚至不能见报,只能冠以俱乐部某负责人的名头……

  日后和恒大接触多了,对于当初刘永灼的这些做法,自然可以理解,因为恒大只有一个大脑,那就是许家印,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许家印的声音。

  许家印的要求

  阿尔滨赵明阳进入足球圈就找了李明迟尚斌,现在帐下更有诸多实德旧将;富力老板张力进来就网络过王宝山、岳永荣、黎兵,加上原来执教深圳凤凰的李树斌,“懂足球”的幕僚团也堪称庞大,卓尔阎志接手武汉足球的前提,正是陈旭东必须为球队出任总经理……这几年新加入中国足球圈的老板们,只有许家印帐下没有“懂足球”的中国足球圈内人。许家印在管理其庞大的恒大集团的时候,强调得最多的是杜绝私人关系,恒大在房地产业的经营中,在用人层面,也强调的是 “远离地产业服务陋习”。恒大不需要中国足球的旧规则——所以恒大不需要“扶手杖”,就这个问题,记者和恒大内部人士探讨过。“不要说足球,就是我们集团本身,更多的是培养年轻人,最好一毕业就来恒大的那种,因为经过了恒大的培养,他们的工作方式会是恒大式的。”

  恒大不需要足球“老人”,那是因为许家印对于中国足球的经验“不屑一顾”。在一次恒大庆功宴上的交流中,有人曾经向许家印提出过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恒大俱乐部不找一些懂足球的内行人来管理俱乐部呢?”许家印直言不讳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这有什么意义?中国足球有什么成功经验?有经验为什么搞成这样?”一句话道出了恒大不依附于中国足球故有势力、固有经验、固有人员的原因。

  中国足球的一些既定规则在恒大思维中,都不是不能打破的。在恒大夺得2011年中超冠军以后,许家印当众表达过对足协外援政策的不满:“我认为这些是陈旧、腐朽、落后、错误、阻碍中国足球事业发展的东西。我建议了很多次,都得到了高度的肯定,我甚至跟更高层的领导也说了,但没有用。”不过,在2012年,中国足协还是通过了七外援的政策,让恒大成为最大的赢家。

  对于俱乐部的运作,许家印做得最好的就是,一,绝对相信主教练,例如说行政人员包括许家印自己不进入更衣室。二,在涉及到换人买人的时候,拒绝各种各样的私人关系。

  在换帅的问题上,恒大坚决而高效。当初找李章洙的时候,许家印连经纪人都没找,直接让刘永灼通过私人关系找到李章洙的联系方式,三天内搞定;在找里皮的时候,是在2011年7月左右,当时恒大的目标是希丁克和里皮,为此恒大还制定了非常详尽的计划——对方拒绝,怎样应变,怎样善后的计划都定好,只不过世界级名帅里皮用了一年的时间才决定来到中国。

  当然,恒大管理团队也不是没闹过笑话,譬如说在要求肇俊哲终身停赛的问题上。也因此有人批评恒大团队不懂球不职业,但这样一个团队,执行俱乐部目标和策划却非常彻底,“恒大的每一步都很清晰,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想过仅仅要当一个中超霸主,他们希望的是世界扬名。”一位圈内人士和记者说。可以作为佐证的是,恒大的胸前广告一直没有卖出去——不是没有买家,今年成为中超赞助商的三星一直有和恒大合作的意愿,三星曾经开过4000万的价格要求买下恒大的胸前广告,但被恒大拒绝,三星是有国际知名度的企业,这点达到了恒大的要求,但是价钱,恒大认为自己的胸前广告还可以卖得更高,而三星被拒绝以后,掉头一枪,用了2000万的价格赞助了整个中超联赛。

  站在这样的角度看,不难理解为什么恒大会 “去中国足球化”,当然,这条摸着石头过河的路目前看很成功,至于将来如何,还是留待历史去检验吧。

  • 责任编辑:清者自清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