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健案:以北京国安为代表的伪职业化运营产物

\

  刘健案是中超的特色

  大公体育8月14日讯(刘派/文)历时7个月,刘健案终于落下帷幕,最终足协的处罚仅仅是扣7分,罚款40万元。

  4月份时,中国足协就已经确认青岛中能方面所持的所谓“刘健签的合同”系伪造。为了这个处罚结果,中国足协足足商讨了4个月。

  只有不职业的中超,才会发生如此不职业的“阴阳合同”和不职业的处罚。自1995年博斯曼法案出台后,合同到期的球员都可以自由转会到任意一家俱乐部,且不用支付任何转会费。但这个规定在其他国家推行起来很容易,在中国却是步步荆棘。

  刘健案即是如此。原本刘健与青岛合同到期后,有权利选择广州恒大作为自己职业生涯的下一步。根据处罚结果推断,青岛中能俱乐部很可能是利欲熏心,希望能从财大气粗的广州恒大身上榨出些油水,便伪造了阴阳合同,妄图得到一些经济补偿。

  换做其它中超俱乐部,或许都会选择“掏钱了事”,但广州恒大队的老板许家印下令决不妥协。青岛中能此时已是覆水难收,只能将谎言进行到底,一口咬定刘健续约到2017年的合同是真的。

  事到如今来回看当初青岛方面的声明:他们先是对刘健进行道德批判:“刘健在球队危难之际,一方面承诺坚决留队,一方面四下联系球队,背信弃义,不但否认签订合同,说俱乐部是故意设置陷阱,甚至要求纪委会对培养他17年的母队进行处罚。”又自居弱势地位博取外界同情:“刘健背后有强势的恒大,恒大在争议未决情况下,让刘健随队训练,是对中能极大的不尊重。恒大这种运作队员的方式损害中小俱乐部利益,让其他俱乐部无心思培养年轻球员。”

  这番话是多么可笑!一个伪造合同的、全无信义的俱乐部居然批判刘健“出尔反尔、背信弃义”,这简直是丧心病狂的贼喊捉贼;至于拿什么“培养了刘健17年的母队”出来说事,已经暴露出青岛方面极度的不职业。球员合同到期后离队,天下都是如此,凭什么你青岛就可以例外?

  当然,青岛的不职业并非是个案,哪怕最老牌、最有底蕴的北京国安俱乐部也是如此。国安总经理罗宁就曾得意洋洋的夸耀北京队员重感情:“有的球员,虽然合同到期,但为了避免俱乐部受到损失,主动提出续约一年,这样可以让俱乐部收到一笔转会费,这些作法正是北京精神提到的‘厚德’,队员们的这种厚德精神才是一个职业球员高素质、高境界的体现。”

  看看这帽子扣的,明明是极端不职业的运作,到了罗先生口中,却成了“高素质、高境界、重感情”,甚至还能和新北京精神扯上关系!

  罗宁先生的这番话其实就是刘健案发生的根源:中超联赛是一个不职业的联赛,中超俱乐部也是不职业的俱乐部。在中超,有官僚、有领导、有新北京精神,唯一没有的,就是职业化。

  在老总们看来,球员不过是他们手中的一枚棋子,想要的时候就得留下,不想要的时候就得滚蛋。只要谁违反了老总的意愿,你就是背信弃义、忘恩负义;你要是顺从老总的意愿,那就是高素质、高境界和重感情。

  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欧洲联赛,麦克马纳曼从小就在利物浦青训营踢球,最终自由转会皇马,没给养育他的老东家带来一丝回报,怎么不见利物浦高层骂球员忘恩负义?

  刘健案虽然结束了,但如果这种落后于时代的管理作风和思维模式继续存在的话,青岛中能似的闹剧将会一次次重演。

责任编辑:刘派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