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的贵圈最乱: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球迷

  

  大公体育讯/楠哥 文

  如果你承认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好的百姓(公民),那么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球迷这事就显得靠谱多了。

  始乱之,终弃之。这是始乱终弃的由来:开始于乱搞,结束于遗弃。可是中国的足球已经被乱搞到人尽可夫,即便他踢得臭脾气还挺硬、踢得假赚钱不要命,但是到了关键时刻,球迷还是依旧来到球场,支持国足。

  每一个痛骂的、一言不发的和默默支持的,以及那些宁死不屈的国足球迷,后背都有着四个大字的水印:我爱国足。

  我们爱国足,有的是对足球的信仰,有的是最国家的热爱,其实这只是别无选择的无奈:我们只有一个国足,我们除了爱和不爱,别无选择。我们有无数不爱的机会,可是最后还是选择了:再等等再等等,万一国足给力了呢。

  结果,你懂得。但是,有谁不希望伤害自己千百回的爱人能够再续前缘呢?

  国足球迷让人感动到哭,毕竟几亿人被反复鞭打还反复求打,说是没有受虐倾向,地球人谁会信?

  国足球迷很伟大,可是伟大的缺点就是不够真实,不够有血有肉。恰好,俱乐部的球迷很好的弥补了这一切。

  有的人品分晓在优衣库,有的人品看穿在俱乐部。当蓝军凸起、曼联中兴、曼城虎起、阿森纳第四的时候,无数的球迷因为热闹而成为某个支持者。

  站在巅峰时,谁都想沐浴下阳光,临幸点雨露,可是,患难见证的不仅仅有朋友有夫妻,也有信徒。即便是耶稣,也有背叛者,而只有在患难之时留下的,才能叫朋友、夫妻和死忠。

  有死忠,自然有死敌。死敌的对立,虽然不算不共戴天,却也互相仇视、老死不相往来,这是本分。

  唯一能超越信仰对立的,只有爱。

  

  在荷兰小镇鲁尔蒙德,一个陆军上校是新教徒,辞世后只能埋在新教徒公墓。按照风俗习惯,他的妻子因为宗教原因死后应该葬在天主教的公墓。为了和她的丈夫在一起,妻子要求她的坟墓在两座墓地之间的砖墙旁边,挨着她的丈夫。之后,她后又在两座墓石之间修建了石手,连通两座墓石,这样他们就可以永远拥抱在一起。

  在13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国安和泰达球迷,因为塘沽事件,而上演了感动中国的一幕。不论是在工体外点燃的蜡烛,还是在贴吧留下感人的文字,他们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和对同胞的尊重,抛开成见,为遇难者祈福,为塘沽加油打气。

  

  而就在前几天,工体外发生的还是鲁能球迷群殴国安球迷的事件,甚至在塘沽爆炸案之前,有的国安球迷还去天津泰达贴吧留下骂贴。然而,在生命和灾难面前,死敌也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敌人也可以一起拥抱落泪推杯置盏。

  在足球领域,地域歧视、各种黑子喷子大行其道,互相诋毁谩骂的不计其数,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安球迷与泰达球迷的互动和友好,成为了暴风雨过后唯一的美丽:彩虹。

  就像当年明月在《明朝那些事儿》说的:我们是一个有着无数缺点,无数劣根性的民族,却也是一个有着无数优点,无数先进性的民族,它的潜力,统计学和经济学计算不出,也无法计算。 

  日本人打进来之后才惊讶地发现,仅仅一夜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军阀可以团结一致,黑社会也可以洁身自好,文盲不识字,却也不做汉奸,怕死的老百姓,有时候也不怕死。 

  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牢牢地刻入了我们的骨髓——坚强、勇敢、无所畏惧。 

  不论是天灾还是人祸,在灾难面前,我们血液里流淌的坚强、勇敢和团结,再一次释放出来。

  贵圈真乱?是的,体坛有各种各样的丑闻、虚伪和卑鄙,有着体制、作恶、圈钱这样那样的弊病,可是因为有这些可爱、真实不做作而又骄傲的球迷,中国足球才永远有希望。

责任编辑:林清晓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