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正一步步"曼联化" 但许家印不是格雷泽

  11月6日,广州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举行挂牌仪式,登陆新三板挂牌交易,正式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足球俱乐部。这场中国足球资本化运营的大戏酝酿已久。

  文|大公体育 岳嘉

  什么情况,我们要上市了?恒大球员们不敢相信,自己的东家即将比肩曼联、多特蒙德。

  2015年7月1日一早,恒大众将照常来到佛山里水训练基地,按部就班地准备恒大对力帆的训练课,手机弹出的新闻“恒大淘宝俱乐部拟登陆新三板”没有任何预兆。

  但跟队记者微信群在前一天接近凌晨时分就已“人声鼎沸”,议论源头是恒大内部人士的提问:“我们要上市了!各位老师有报道意向吗?”

  新三板、亚洲足球第一股、百亿俱乐部——官方素材给出的财经类关键词第二天出现在体育门户的头条标题中,推送到球迷的手机 上,也注入了恒大足球的命运里。这也将是中国足球俱乐部与多元化资本市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见风使舵

  今年7月1日,恒大地产控股的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即“新三板”递交了挂牌申请。尽管A股市场上已经有中信国安、江苏舜天这样涉足中国足坛的公司,但真正意义上的国内足球俱乐部上市,广州恒大淘宝还是第一家。

  如今回溯,俱乐部近期在更衣室、董事会和转会市场上的大动作,都是步步为营的上市策略。

  6月4日晚,伤兵满营的广州恒大在中超联赛中主场2-2战平天津泰达,保住了榜首的排名。亚冠晋级八强、联赛延续争冠势头,里皮的嫡系弟子卡纳瓦罗在自己的主教练处子赛季开局尚佳。但天河体育场更衣室里却上演了反转的剧情。

  当晚,久未在天河露面的俱乐部负责人刘永灼出现在主队更衣室里,宣布了卡帅下课的消息。半小时后,刘永灼和巴西教练斯科拉里的合影照出现在恒大官网,恒大这艘中国足球的巨舰突然换了舵手。

  许家印在斯科拉里上任发布会上表明,解雇卡纳瓦罗,签约斯科拉里,是“俱乐部基于长期发展布局做出的一次战略性调整。”要么成为第一,要么搭档第一——这是马云的名言(To be NO.1 or part with NO.1),现在看来也成了恒大选帅的准则。

  换帅之后,战略迈出第二步。恒大集团于6月底将4亿元资金及足校球员资产注入俱乐部,成为控股股东。增资后,恒大、阿里双方股权比例由50%∶50%变更为恒大集团持股60%,阿里巴巴集团持股40%。

  董事会的一项人事变动也颇具深意。根据轮值原则,来自阿里巴巴集团的张勇于6月22日辞任广州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董事及董事长职务。6月23日,俱乐部董事会选举柯鹏为新一任董事长。在恒大集团行政层面的垂直管理体系中,柯鹏作为副总裁兼任俱乐部董事长,将发挥其“许家印之下万人之上”的执行力。

  此前,恒大足校高层曾在非正式场合向记者透露了足球青训品牌上市的蓝图,但随着王健林入股马竞,万达留洋计划盖过了恒大足校的风头。足校球员所有权并入俱乐部,以品牌效应更大的恒大淘宝足球队之名上市,可以看成是许家印的见风使舵之计。

  股权调整是否意味着马云不想跟了?转移足校未成年球员的所有权是否合乎法律程序?斯科拉里是否对恒大青训负责?舆论众声喧哗,恒大足球却在上市路上越走越坚定。

  夏季足球转会窗口开启,刘永灼奔赴伦敦,经过同托特纳姆热刺主席列维2天1夜的拉锯谈判,搞定了巴西国脚保利尼奥。尽管1400万欧元的转会费没有刷新恒大的纪录,但保利尼奥这一正值当打之年的世界杯级后腰,再一次让恒大执起中超外援军备竞赛中的牛耳。

  保利尼奥的标志性意义在于,中国足球俱乐部第一次从英超联赛第一梯队里挖到了状态和年龄正值成熟期的球员。

  接近教练组的人士透露,狼堡的古斯塔沃、切尔西的拉米雷斯等与保利尼奥同级别的球员,也进入了引援名单,甚至罗纳尔迪尼奥也在斯科拉里的计划之中。但许家印授意刘永灼,引援必须遵循“当打之年”原则,他在2012赛季放出的原话是:“超过30岁、状态下滑的球星,再大牌也不考虑。”

  公开上市计划后的第一场比赛,广州恒大在天河体育场7:0横扫重庆力帆,创下了中超最大分差纪录。这场恰到好处的狂胜,似乎是许家印上市三步走的唯一意外。

  曼联化

  按照恒大官方口径,恒大足球从恒大地产分拆上市,目的是“作为独立的上市公司,实现独立运营、自负盈亏,提升足球俱乐部的融资能力,将足球产业做大做强。”志在打造世界级足球豪门,恒大选择了一条“曼联化”的道路。

  

  2012年8月10日,曼联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上市,美国老板格雷泽家族发行俱乐部约10%股份,即约1670万股。依据上市当晚公布的14美元IPO定价计算,俱乐部募集到约2.3亿美元。

  上市之后的三年,曼联在赛场上高开低走。弗格森爵士用一个没有绝对巨星的阵容拿下了他教练生涯的最后一个英超冠军,莫耶斯和吉格斯治下的曼联在动荡中只获得了联赛第七,范加尔在得到过亿英镑的转会投入后勉强带队拿到了欧冠资格。

  但也正是在这三年,曼联在经营层面逐步走出了债务阴影,以上市公司的方式转变了商业模式。其中的举措包括出售训练基地冠名、赞助商垂直细分、面向阿迪、耐克等品牌的球衣赞助竞价战略、球员工资体系多元化、商业比赛品牌化规模化管理等。

  曼联在今年第一季度发布的财报显示,CEO伍德沃德治下的曼联经营团队将负债额由最高时的7.54亿英镑降低至3.17亿英镑,年利息大概花费2000万镑左右,只占年利润的15%。而在上市之前,格雷泽每年用大约75%的利润支付利息。

  像曼联一样改变商业模式,摆脱集团家族供养式的输血,实现财务独立,将是恒大足球上市的首要任务。恒大俱乐部披露的招股书中显示俱乐部在2013年、2014年和2015年1-5月份净利润分别为-5.76亿元、-4.83亿元和-2.65亿元,全部为亏损。许家印也意识到,自己的单向投资无法支撑恒大走向百年俱乐部的目标。

  恒大足球的营收结构也有望加速转型。据恒大俱乐部发布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13 年度、2014 年度、2015 年 1-5 月,俱乐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4.13 亿、3.42 亿和 8464.85 万元。其中,最大收入来源于主场天河体育中心的场地广告牌收入。

  今年10月,体奥动力以8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购买未来5年中超全媒体版权。目前中超各家俱乐部每赛季会从联赛版权收入中得到4%的分成。在未来的阶梯型版权分成谈判上,成绩和媒体曝光居高不下的恒大仍将握有主动权。

  恒大正在“曼联化”,却并未“格雷泽化”。美国人价值8.12亿英镑的收购中,仅有2.72亿英镑属于格雷泽自己的投入,如果再除去其之前便持有价值为2.22亿英镑的7415万股股票,格雷泽真正的收购资本只有5000万英镑。余下5.4亿英镑全部来源于商业贷款,抵押物为老特拉福德球场和卡灵顿基地。在资本市场上游刃有余的恒大集团无需用里水训练基地为自己保底。

  新三板对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不作要求,对俱乐部基层的日常运转影响微乎其微,但上市为球队带来多元融资的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管理约束和监督。对恒大来说,新三板上市仪式只是一个开始。大到球队教练层更迭、引援,小到比赛日球票销售,每一个动作都将成为投资者的判断依据。

【大公体育独家出品 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向边南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