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斯科因戒酒或复出当主持人 坦言:已死过一次

2013-03-15 08:00:51  来源:足球

  加斯科因穿着一件黑白色细条纹的衬衫,深色西装,牛仔裤。领口敞开着,露出了里面挂着的银色十字架。他的手中握一个马克杯——不过里面装的不是酒。这个在1990年、1996年曾经闪耀过世界足坛的足球天才,终于在家中露出了微笑。他刚刚结束在美国亚利桑那州为期5周的戒酒治疗,回到英国就钻进了附近的健身房,一同健身的目击者说:“加扎在跑步机上冲刺了一会儿。”

  从生到死不过一线之间。在美国治疗期间,推特上曾经讹传加扎不治身亡,后被证实虽然获救,但也离死并不遥远。三个医生在重症监护室摇头,说他可能熬不过来。戒酒,对这个曾可以把足球当魔术一样展示的人来说如此艰难。但酒精是不是就此远离加扎?“我可能今天喝,也可能不喝,或者下周喝。”酗酒问题上如此哲学,终不是好事。

  最严重的戒瘾病人

  上一次加斯科因出现在公众面前,是在电视台的一次慈善节目中。那次加扎突然浑身发抖,痛哭流涕,情绪失控。那时英格兰足球圈才意识到,酒精对这位昔日足球天才的损耗已经到了必须治疗的严重地步。在亚利桑那州为期五周的戒酒治疗得到了很多足球名人的资助,杰拉德、威尔谢尔和阿兰·希勒等人都为每周7500英镑的治疗费做了贡献。但在去治疗的路上,刚一抵达菲尼克斯城,人们就看到加斯科因手中拿着一杯啤酒,疯狂地灌下肚。没抱希望,但更没想到治疗期间,加扎还差点因此丧命。

  当加斯科因 “像一具尸体”一样躺在重症监护室时,医生认为他可能没法挺下来。长期酗酒以致成瘾,导致加扎突然戒酒时身体器官的衰竭。他在重症监护足足躺了三天。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臂、腿和身体都被牢牢地绑在床上,“我知道我的情况糟糕,但没想到这么糟糕,真的没想到。”戒瘾症状如此严重,医生不得不加大用药剂量。结果这番由死至生的经历反而激发加扎的生存斗志,“我很亢奋,因为我两周前‘已经’死了。我经历过了死亡,我曾经‘死过’。”

  治疗期间,加扎收到一份特殊的礼物,是一盘刻录的DVD。医生为他播放,前英格兰中场看到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鲁尼、霍奇森、弗格森还有加扎的朋友、家人。霍奇森告诉他,希望加斯科因能顺利完成戒酒治疗,返回英格兰后国家队将邀请他参加下一场比赛,并希望他能在赛前、赛后进更衣室和球员见面。鲁尼,少年成名时被视为加斯科因之后英格兰最有前途的天才,被人称为“瓦扎”(wazza)也正是随加扎之昵称,也寄语前辈希望早日康复。

  但最打动加斯科因的是弗格森的一段话。“阿莱克斯爵士提醒我,我是一名斗士。”说到这里的时候加斯科因还有些动容。爵爷一个“斗士”的话语,终于让加扎活着走出了亚利桑那州的诊疗所。

  酒精让他神智错乱

  加扎承认自己从28岁开始就成为酒鬼,到45岁都无法摆脱酒瘾。17年酗酒人生,比温格执教的阿森纳的年头还长。乔治·贝斯特死于酗酒引发的肺部感染和器官衰竭,一代风流人物去世时只有59岁。加斯科因酗酒的严重程度,是在他过了40岁开始被人彻底正视的。

  第一个“神智错乱”的大事件,发生在警方围捕一个名叫罗乌尔·莫特的凶手的过程中。2010年,莫特枪杀前女友及其男友,并打伤一名警察,成了轰动英国东北城市诺桑布兰德小城的案子。在逃的莫特最终被警方困在当地一个叫罗斯伯雷的小镇,加斯科因奇幻般地和这起案子挂上钩。当时加扎在电视滚动新闻中看到了警方围捕莫特的新闻,他觉得莫特曾经是个门卫,和他有交情,“我得去帮助我的朋友。”于是加斯科因跑去超市买了鸡肉和钓鱼线,叫了辆出租车就赶到了被警方布下警戒线、天罗地网围困着的罗斯伯雷。

  警察的咆哮声没能阻止加斯科因在警戒线上放下给“朋友”莫特准备的救济品,“我他妈到底在想什么?钓鱼线?!我想大概是在我自己情况糟糕的时候钓鱼能帮助我,于是我认为这也能帮他 (莫特)”,“我告诉冲我怒骂的警察,莫特打算投降了,而我只给他一些治疗的东西。”加斯科因在重返英国后回忆,“拜托,莫特,我是加扎啊。”他冲着莫特被围困的方向大喊。当时正在马洛卡安心吃着晚饭的时任经纪人肯尼·谢泼德知道这一消息后,大惊失色,“你说他在干什么?!”然后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2010年之后,加斯科因的情况越来越糟糕。在扬言戒酒和被发现酗酒之间,加扎给自己套上严重的思想负担,导致他愈发难以自拔。惧怕被人发现他买酒或者饮酒,加斯科因疯狂地认为只要大量饮用一种儿童退热止痛糖浆,就可以让自己喝醉。这个名叫Calpol的儿童药剂颜色呈淡红色,高剂量服用会导致肝脏和肾的损害。“我想它大概只含有0.00001%的酒精含量,但我想只要我喝得够多一样可以喝醉。最后我家里有很多很多那个药瓶子。”在接到某位孩子家长投诉之后,当时居住的纽卡斯尔所有药店全部都禁止出售Calpol给加斯科因。

  他到底在干吗?只有暂时摆脱酒瘾的加扎反思那段人生才说出所有人其实都知道的真相,“我每天都受到酗酒问题的困扰,意识并不清楚。”

  他需要换个活法

  上周末返回英格兰后,加斯科因去过健身房,每天抽时间在户外散步,当地居民说看到加扎保持比较健康的身躯,都感到很高兴。2005年乔治·贝斯特在病榻弥留之际说的最后一句话,“不要像我这样死去。”45岁的加斯科因短期内暂时不会因酗酒被死神垂青。

  加斯科因作为上世纪90年代英格兰足球的标志人物,这位效力过拉齐奥、热刺等球队的天才球员留下过不少脍炙人口的经典。但现在,他是时间要好好想想人生的未来了,“我得保持理性和动力,享受家人对我的支持,参加AA戒酒互助会。如果我能照顾好自己,我想我就不会有问题了。我可能还会再喝酒,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这样死里逃生一次。”

  如果对戒酒没有信心,或许换个活法是最好的方式。从来对上电视不感兴趣的加斯科因,做好了登台表演的准备。他答应参加独立电视台“我是名人”的真人秀,该节目会让8-12个名人共同生活在丛林的环境中。加斯科因曾被邀请参加过,但他拒绝了,“清醒的时候我什么都可以做,酗酒的时候我什么都意兴阑珊”,加扎说。

  这次他的足坛故友维尼·琼斯相邀,加扎十分踊跃。两人打算只带钓鱼线和猎枪,“但我不确定我会不会让他拿猎枪,他徒手抓我的时候已经够疼了,别说枪了。他说这次小岛丛林上就只有我和他哦”,加扎说得“基情”四射:“我告诉我不介意,但是维尼,我可对断背山没什么兴趣。”维尼·琼斯回答:“你滚蛋。”挺温馨的一幕。

  为了把心思放在喝酒之外,加斯科因甚至在考虑主持一个聊天节目,不过鉴于加扎火爆口无遮拦的暴躁脾气,或许孤岛求生的节目更适合他。不管怎么说,一代天才逐渐走出生活的阴影,都是让球迷感到欣慰的事。而若按霍奇森承诺,或许在本月英格兰国家队比赛中,我们就能重新看到加扎在赛场外的身影。

关键字: 加斯科因 加扎 酒瘾
责任编辑: 叱咤烈陀C14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