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体育 > 足球 > 国际足球 > 天下足球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英媒专访克洛普:偷师米兰战术大师 瓜帅诈格策

四十六岁的约尔根-克洛普是欧洲顶级水平线最具魅力的主教练之一,是多特蒙德的英雄,本周六在温布利,他将带队和拜仁慕尼黑争夺欧冠联赛冠军。英国《太阳报》体育版对克洛普进行了专访,多特蒙德主帅谈论了自己的足球哲学、风格、与球员的关系以及更多话题。

克洛普

 克洛普

  四十六岁的约尔根-克洛普是欧洲顶级水平线最具魅力的主教练之一,是多特蒙德的英雄,本周六在温布利,他将带队和拜仁慕尼黑争夺欧冠联赛冠军。

  无论胜负,克洛普和多特蒙德的故事,都将是欧洲足球最棒的神话之一,他建立起一支年轻的球队,全队的年工资只有4000万英镑,而他们现在距加冕欧洲之王只有一场比赛而已。

  从很多方面来说,黑马多特蒙德已经是赢家了,八年前他们处在破产的边缘,2008年克洛普刚来时,他们在德甲中只排在第八。如今,多特蒙德成为强大的力量,一度蝉联德甲冠军,还曾在上赛季德国杯中5比2粉碎拜仁,克洛普就站在伟大的边缘。

  英国《太阳报》体育版对克洛普进行了专访,多特蒙德主帅谈论了自己的足球哲学、风格、与球员的关系以及更多话题。

  问:在欧冠决赛中,有什么理由让中立球迷支持你的球队吗

  克洛普:如果你想在足球世界里迎来一个全新的、特别的故事,那么你就应该在周六站在我们这边。当我们四年半前起步时,并没有这样远大的目标,那时候我们只想踢出更好的足球,在球场里帮助人们享受他们的周六下午时光。

  对球员来说,你更像是个老板、还是更像个父亲

  我绝对是一个正常的家伙,有时候是他们的朋友,有时候是老师。我告诉他们必须做什么,选择时机成为朋友、或者在另一个时刻充当老师,这并不难。

  我最大的长处是有人情味,我理解生活的意义。足球是生活的一部分,我告诉他们如何理解身边发生的事情。他们还年轻,却被当做超级明星对待,他们需要帮助,来找到正确的道路,而这就是我的工作。

  多特蒙德是一家每周都有82000球迷助威的大俱乐部,可为什么球员总是要离开呢

  球员想要找一家也这么有人气的球队并不容易,但不是说找不到。他们有不同的梦想,有时候是他们父母的梦想,我不知道。

  不同的人想走不同的道路,这绝对正常,如果你去别的地方,有可能更好,但也有可能你去了以后却发现像狗屎一样:这根本就不像我之前想的那么好啊!

  你带美因茨时,曾带队到瑞典的一个湖去准备新的赛季

  当时那里没有电、没有住宿条件、也没有吃的东西,我们待了五天。球员们必须自己抓鱼,那是我们队一百年来首次打德甲,如果你想要一些特殊的结果,你必须感受一些特殊的经历,而且一起做一些特殊的事情,你可以谈论团队精神,或者干脆去实践它。

  我们当时肯定会面对一个艰难的赛季,我希望让全队有种感觉,他们可以应付一切。我没有直接告诉他们这个,而是让他们去感受。我们当时划上一艘船,带着一张地图,试图去找一个小岛,最先到的生火、烧水,当时一直在下雨,还有不少蚊子。在那段经历后,我们就像是勇敢的心,最终在德甲我们获得了第十一名。

  拜仁主席霍内斯曾经想要你

  他给我打了电话。当时我们刚回到乙级联赛中,但他没有说任命我为拜仁主帅,他说‘我们在考虑两个人选,你是其中之一’。几周之后一天早上9点,我接到一个电话,是霍内斯,他说‘早上好,我们决定选择另一个约尔根。’他们选了克林斯曼,但对于一个乙级队的教练来说,来自拜仁的电话显然不是什么坏事。

  4000万英镑的年工资单,皇马的工资单可是超过2亿英镑的,可你们把他们打垮了

  金钱不重要。金钱能提高成功的可能性,但并不能保证成功。

  我们不是一个超级市场,但他们知道我们不可能支付自己的球员这么多钱,这不是我们的方式。我们不可能像皇马和巴萨那样付工资,我们必须更认真的工作,我们有多少钱,就付多少钱。

  失去优秀球员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真的很难。上赛季是香川真司,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之一,他现在曼联打左翼。当我看到这个情况时,我的心都碎了,这让我很难接受。但他说‘我想接受这个挑战,去曼联’。对于日本的球迷来说,香川真司为曼联踢球比为多特蒙德更好,我又不能去日本,对他们说‘请别烦香川真司’。当香川真司离开时,我们彼此抱头痛哭了二十分钟,我问‘你为什么走?’而在那一年前,沙辛去了皇马,因为皇马是世界上最大的俱乐部。

  你也会和格策抱头痛哭吗?(格策已敲定转会拜仁)

  不,情况不一样。没人想到他会走,就像是一次心脏病发作一样,在我们击败马拉加后一天,我得知了消息,我当时刚庆祝了一天(淘汰马拉加),某人认为这足够长了,就狠狠的把我打倒在地。

  感觉非常悲痛。第二天感觉好点了,我有更多时间来应付这件事,但对球队来说这很难。

  球员们都睡不着觉了

  是的,我给六七个球员打了电话,因为我知道哪些球员会心碎。他们感觉是因为球队的关系,‘我们不够好’,但那不是原因,原因是瓜迪奥拉。格策说:‘拜仁告诉我,要么现在转会,要么永远别来了’,而我告诉格策:‘他们撒谎,现在不走,一年后、两年后、三年后他们都会来找你’。可格策二十岁了,他想现在就转会

  继续建设一支年轻的队伍

  我们足够有勇气,做出了一些决定,将一些十八九岁的后卫比如苏伯蒂奇等带入球队,我们认为,经验并不是唯一最重要的,你必须足够有勇气,和一些年轻人一起开始,这就是我们所做的。

  拜仁一家独大的话,德甲会不会重蹈苏超的覆辙

  那是拜仁想要的,看起来是这样。就像是詹姆斯-邦德一样,但他们不是007,他们只是其他人。现在他们想拥有像巴萨一样的十年。是的,他们有钱,有激情,但明年我们想要成为他们在德甲中的对手,我们有能力做到,25分的差距只是我们的错,而不是拜仁的错。

  在赛季初的时候,你说过多特蒙德可以把目标定在欧冠上,并有能力夺冠

  只是一个巧合。两年前在第一个联赛冠军后我告诉他们,下一年我们想要双冠王,我们做到了。我不知道明年我还想说什么,那是我的问题(笑)。

  你怎么来动员像莱万多夫斯基或者格策这样的球员,他们下赛季都将是拜仁的球员了

  第一,他们并不确定今后还会有再打欧冠决赛的机会;第二,莱万多夫斯基明年不一定去拜仁;但如果他去,他可以以欧冠冠军的身份去。如果你足够聪明,那么就该带着这该死的奖杯,到新球队的更衣室去,然后把它放在桌上,让他们都好好瞧瞧。即使去新球队,也该带着点底气去,而最好的底气就是欧冠奖杯。

  你的执教风格如何

  很重要的是,要让他们感受到权威,我们是有原则的。我不是那类可以讨价还价的教练,没有球员会和我讨价还价说:‘这方面我们少做一点行不行?’不,我终日都在考虑某些事情,而却要去和一个只思考了十秒钟的家伙去讨论?不可能。

  关于球队的事务,没什么可讨论的,但是如果其他事情,他们可以来找我。如果我有办法,那就OK,如果没有,我会努力尝试,每次我都想帮助他们,但到了场上,一切就都是工作。

  关于战术上的老师、以及教练界的偶像

  激励我的是我在美因茨的教练,沃尔夫冈-弗兰克,一个乙级队教练,他从AC米兰的萨基那里学到了一些东西,我们当时是德国第一支不要自由人、打442的球队。

  战术这东西太美妙了。以前我们都以为,足球只要跑就行了,如果对手的球员比你强,你就肯定会输。但我们后来学到,一切是有可能的,我们可以击败强得多的对手,可以通过战术来把对手限制到你的水平线,并把他们干掉。

  萨基在过去执教马尔蒂尼、巴雷西时候,曾有过录像,我们和沃尔夫冈一起看过500遍。他们在场上立一些杆子,列出阵型,就像是没有鸟的稻草人。无球训练,当时在德国没有人这么干,你要么跑到喘气,要么踢几脚球,没有什么折中,也没有战术。后来我们看到了萨基的录像,看起来有点乏味,但萨基当时也许是世界上最好的教练,他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他们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你无法打出和他们一样好的足球,但你可以和他们一样练习战术,我们理解并去执行了。我们的球队一度降到丙级,但半年后,我们成为了乙级最好的球队。

  关于弗格森

  在我成为一个成年人后,弗格森就一直是曼联的主教练,我了解的曼联,只有过他一个主教练,他所做的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从来没有时间或者机会去曼联观看训练,没办法去看看别人怎么做的。但弗格森的故事,是足球历史上最伟大的故事之一,我不认为再有人能做到了,他是一个伟大的主教练,没有可能再重复他的故事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愿意这样。

  关于巴萨

  我给我的球队放过很多巴萨的录像,但不是他们踢球的方式,而是他们庆祝的方式。他们进了无数球了,可每当有进球,他们都欢叫着庆祝,就像从来没进过球一样。这就是我喜欢足球的地方,也该是你时刻都有的感觉,直到死。

  怎么成为一个教练的

  当我二十岁时,就是一个教练了,我当时是法兰克福Eintracht队的青年队教练,我去了法兰克福,学习了体育科学,以我踢球时的履历,要直接带职业队是不可能的。不过当我在美因茨踢球时,他们觉得,我最好还是别踢了,当这个队的教练会更好一些。

  • 责任编辑:叱咤烈陀C14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