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莉佳:冬训之苦是财富 全运训练强度比奥运大

2013-01-14 08:53  来源:劳动报

  常言道,一年之计在于春。但对于运动员来说,一年之计真的不在于生机勃勃的春天,反而是万物萧索的冬天。每到寒冬,全国各地的训练基地都会变得异常繁忙,从海埂基地一圈又一圈的高原长跑,到海南水上的枯燥漂流,从由铁门、大锁和狼狗组成的“铜墙铁壁”,再到小小电影院的奢华享受,冬训,这个中国体育特有的名词,有着太多的故事。

  徐莉佳(中国首位帆船奥运冠军)

  在海上,水也冰冷刺骨

  去年的伦敦奥运会上,25岁的上海姑娘徐莉佳一鸣惊人,历史性夺得女子帆船激光雷迪尔级金牌后,国际帆联副主席阿尔贝托感言,“可以想象,徐莉佳这枚金牌对中国的意义,要知道,在老牌的海洋国家英国,从事这项运动的人数达1万多人,而中国仅有200多人。”

  奇迹的背后,往往凝聚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汗水。1997年只有10岁时开始,徐莉佳就过起了“候鸟”一般的生活,每年冬天,与队友们飞往海口和漳州这样还算暖和的城市训练。但大海并不总是温柔的,12岁去福建冬训时,年幼的她差点被海浪卷走。

  面对大海,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皮肤被海风吹得黝黑,双手被磨得粗糙不堪。徐莉佳少了一份同龄女孩的娇羞美颜,却多了份风吹浪打的坚韧,“说实话,冬训尽管是在南方,海水还是冰冷刺骨。那时候,我脑海里最大的愿望就是:天上快掉下个浴室吧,我哪都不要去,就想回浴室洗个热水澡。”

  去年夺冠之后,徐莉佳暂时处于调整期,春节之后才会前往海口冬训,但手机里电话、短信、微信等各种通讯方式,已经被队友们催促了无数遍。实际上,今年是全运会年,徐莉佳也很担心错过冬训这一非常重要的体能储备期,“全运会年的训练强度,甚至比奥运会还要大。”

  帆船运动员寒冬训练,每天都要在海里泡6至7个小时。很多帆船运动员都是一身伤病,也有不少运动员放弃了,但徐莉佳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只有一个字———苦。你想想,一天三练,6时就得起床出早操。我们练六休一,只有周日才会放一天假。”单调、枯燥的日子里,徐莉佳最初几年每周都给家里写信,“每次收到回信,信还没有打开,眼泪就掉下来了。”

  6天的训练时间说长不长,但那种海上孤单漂流的感觉实在太过乏味。往往6天的训练结束,队员们总归是要出去走走,哪怕仅仅是逛逛超市,“周六晚上我们都会抓紧时间去超市买买日用品。但就算是最奢华的享受,也只是去电影院看看电影。这次我们是在海口训练,至少还有电影院,住宿都在郊区,出来都是荒山野岭的,就只有自己抱着电脑看看电影打发时间。”

  徐莉佳笑言,冬训之苦,是一种财富。

  乐靖宜(前游泳奥运冠军)

  游一会儿,抱着水线哭一会儿

  经历了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辉煌后,中国游泳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只有一个乐靖宜苦苦支撑,她以54秒50的成绩夺得100米自由泳的金牌,并打破奥运会纪录,这也是该届奥运会中国代表队唯一的一块游泳金牌。

  乐靖宜比较感性,退役后开了一段时间的漫画吧,更多时间却是在家照料2个孩子。当年上高原冬训,乐靖宜也是时常想家,“冬训是比较重要的训练,运动量比平常大很多,我们几乎每次都会上高原。我那个时候经常想家,但训练的确很辛苦,训练把我想家的时间都占据了,累了一整天,晚上直接倒头就睡,第二天又是一整天的训练。这样反反复复,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想了。”

  在那个年代的所有游泳运动员当中,最痛苦的就莫过于上高原训练。谈及当年的训练,乐靖宜如今还有些后怕,“我们很多人都不敢想象以前的训练生活,想起来就像是一场噩梦。我们每天的训练量达到20公里,相当于2万米。那会真的很惨,经常是游一会,抱着水线哭一会。教练要求的又及其严格,真的感觉有点非人的折磨。”

  戴春华(申花队老领队)

  乡间小道,一队队的夜行军听到狗叫,就知道有人晚归

  作为职业化最早的运动项目,中国足球冬训质量肯定不是最高的,但却是冬训基地最多、最豪华,甚至耗资最多的运动队。16支中超球队当中,至少已经确定有14支将前往海外拉练,申花更是罕见地辗转飞行40个小时,前往阿根廷拉练。

  但在职业化之初,中国足协对体能测试有着“硬性指标”,再加上“三从一大”观念依然盛行,昆明海埂的高原特色很受青睐。老领队戴春华在申花队管理多年,他回忆,当年一登高原,各支足球队瞬间变身“田径队”,“如同部队打仗一般,都是夜行军。我印象最深的是1999年,我们在昆明训练的时候,早上6时,天还没亮就要出早操,各个运动队都要跑步,在高原上跑步可不比平地,非常累。在乡间小道上没有灯,我们也只能隐约看到一队队人在跑步,完全分不清是哪支队伍在训练。”

  在管理队员方面,老申花主帅徐根宝曾经开创了“前后门两把锁”的先例,戴春华担任领队的时期,则实行了更加严格的军事化管理,一度制定了“迟到5分钟以下,罚款500元人民币;迟到5至10分钟,罚款1000元;迟到一个小时以上,罚款10000元”的规定。

  戴春华回忆,当年球队在昆明高原冬训,早上会有统一的铃声催促各球队集合,“那时候跑步还有人跟踪,会看我们有没有认真出早操,不过这样也有好处,就是会让我们有集体荣誉感。”

  昆明虽说四季如春,但冬季也有降雪的时候,“那一年我记得很深,昆明下着雪,电视台当天来采访我时还戴着帽子,结果没几分钟帽子上就全是雪,就这样的天气,我们依旧要坚持训练。像我平常运动量不大,跑一会心脏就会受不了,会有高原反应,要1至2个小时才能恢复状态。”

  足球运动员作风涣散,各球队驻地几乎都由铁门、大锁和狼狗组成了“铜墙铁壁”,对于这种流传很广的故事,戴春华哈哈大笑:“大狼狗确实帮了我们不少大忙。晚上10时就会熄灯,还要查房,我们不能去市区,甚至连大门都不能出去,也就被迫没有任何活动。那时候门口有一条大狼狗,一周总会有那么几天,一到晚上9时半就拼命地叫,它一叫我们就知道有人晚归了,一抓一个准。”

  蒋丞稷(市体育局群体处处长、前游泳亚洲冠军)

  地狱式训练,手臂肌肉结成块按摩师脚踩按摩也能睡着

  在残酷的竞技场上,象征着最高荣誉的金牌是闪光的,但是,并非只有金牌才会闪光。在孙杨突破性的奥运金牌之前,中国男子游泳的闪光瞬间一度属于蒋丞稷,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这位上海籍小伙子在泳池里创造了两项第4名的成绩,与女子游泳打破世界纪录有着同样的价值。

  蒋丞稷如今已经是市体育局群体处的处长,当年冬训的情形,蒋丞稷坦言实在讲不出故事,因为训练永远都是单调枯燥的,“我什么业余活动都没有,每天都是早上7时起床,至少要练习整整5至6个小时。”

  蒋丞稷的刻苦确实是出了名的,自认天赋不足的蒋丞稷却以勤能补拙的精神,跨越了横亘在自己面前的障碍。在亚特兰大奥运会之前的关键冬训期,蒋丞稷和他的教练三上高原强化训练。

  为了给自己加压,蒋丞稷选择的训练方式堪称“地狱式”。有一次,由于强度太大,蒋丞稷的手臂肌肉结成了块。按摩师硬是用手扳,也难以松开。无奈之下,蒋丞稷只得要求师傅用脚在上面踏。

  “按摩师傅当时非常犹豫,100多斤的身体怎么踩手臂?”蒋丞稷回忆,在他一再要求下,按摩师战战兢兢地站了上去。谁知此时的蒋丞稷全无疼痛感觉,竟然在这种“按摩”中睡着了。

  叶冲(虹口击剑学校教练,前击剑世界冠军)

  想到冬训,全是艰苦当运动员时特别盼望周四下雨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三剑客”几乎就是中国击剑的代名词。今年44岁的“老大”叶冲出身于上海,剑法细腻的叶冲少年得志,在1989年世界青年击剑锦标赛上,他站在了最高一层领奖台上,这一成绩不仅是中国男花的巨大突破,也是中国击剑世青赛金牌“零”突破。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追梦”是一个带有浪漫色调的字眼儿;而“三剑客”对“追梦”的理解就是实现未尽的事业。为了一圆奥运冠军梦想,叶冲和王海滨、董兆致等“三剑客”几度冲锋,想到冬训,叶冲满脑子都是“艰苦”二字,“每天5时15分起床,每周四都要进行5公里的‘月月跑’,所以我们运动员就特别希望周四下雨。”

  叶冲现在是虹口击剑学校的教练,队员的冬训环境也大为改善,“现在运动员跑个3000米就可以了,每周3个早操,业余活动也比以前充实得多,打台球、唱唱歌什么的。”

  叶冲是一个比较恋家的人,当年正是为了照顾妻子和女儿,才放弃了竞争国家队帅位的

  机会,“我一出门就时常想家,毕竟父母年纪大了,孩子也还小。幸好现在冬训只是3个星

  期的集训,还能撑得过去。”

  王卫朋;何惊蛰

关键字: 徐莉佳 冬训 奥运
责任编辑: 叱咤烈陀C14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