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坛兴奋剂疑云再起 指向性明确费雷尔被曝光

2013-02-07 13:13  来源:长江日报

  指向性更明确

  比朗哥的药更隐秘

  今年澳网,几乎每天赛后都会有记者提问有关对阿姆斯特朗看法的问题。记者们并非刻意找话题,职业网坛挥之不去的兴奋剂疑云,近日又重现集合之象。而在北京时间昨天,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前主席庞德,更是很明确地表示,职业网坛肯定存在兴奋剂问题。

  可以说,阿姆斯特朗被剥下最后的遮羞布,庞德功不可没,他当年猛烈的反兴奋剂举措,曾令朗哥公开呼吁“庞德下课”。但在他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8年的任内,他最终没能奈何职业网坛。不过昨天,已经卸任5年的他,明确表示职业网坛一定存在兴奋剂问题。

  庞德说,现在职业网球选手的体型越来越精壮,“管理者们还不认为EPO甚至HGH正在职业网球赛场使用中,并没有采取足够多的重视度。”EPO,也就是红细胞生成素合成药,可以使肌肉更有劲、工作时间更长,是阿姆斯特朗当年所用的禁药。但对于职业网坛来说,HGH才是更大的敌人,这种重组人生长激素,可以帮助球员更快速地修复损伤的肌肉,同时可以加速肌肉的生成。不过,HGH只有通过血检才能被检测出来,而根据国际 网联官方公布的数据,2011年国际网联进行了2150次药检,其中只有131次血检。

  大腕忍无可忍

  药检越来越形式化

  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职业网坛的药检,越来越趋向于形式化。而国际网联这种越来越明目张胆的做法,令包括穆雷、费德勒等在内的很多网坛选手和教练,都忍无可忍。

  早在去年朗哥落马之后,费德勒就明确表示,“我觉得和六七年前相比,现在的我被检测的次数越来越少了”。美国双打名将布莱恩说:“我每年大概接受20次药检,只在大满贯中会有血检,在比赛之外我从没被血检过,一般只被尿检。”曾执教过休伊特和阿加西的名帅卡希尔更是直言:“我想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体育项目像网球这样,最近这些年药检居然在倒退。”

  以有官方公布数据的2011年为例,当年平均每一位职业网球运动员,只接受了三四次药检,但当年自行车运动员的该数据为9次。而从经费上来看,2011年国际网联的反兴奋剂经费为130万美元,而自行车项目当年该经费为470万美元。今年,职业网坛的反兴奋剂经费提升至200万美元,但在该项目今年3亿美元总奖金的相映之下,显得颇为可怜。

  证据不断出现

  “毒医”供出网球选手

  多年来,职业网坛的反兴奋剂工作有个很显著的特点,那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尽管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指责国际网联反兴奋剂力度不够、很多人批评他们包庇选手、退役网球选手罗库斯多次声称职业网坛普遍存在兴奋剂问题,但自1995年以来,职业网坛一共只有63个药检阳性案例,堪称职业体育“典范”。不过,新证据却一再出现。

  就在上月底,捷克双打好手斯特里科娃药检呈阳性,而她已在去年年底就被迫停止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正在接受进一步调查。而在此前,职业网球运动员也不乏因药落马的大腕,辛吉斯二度退役就因为药检呈阳性,2005年法网亚军普尔塔也因服用禁药被禁赛8年。

  同样在上个月底,臭名昭著的西班牙“恐怖医生”富恩特斯接受法庭审讯,他当庭承认,自己除了向自行车运动员提供兴奋剂,他的客户还包括网球运动员。而在去年,阿姆斯特朗所在邮政车队的西班牙队医德尔·莫拉尔,同样也为网球运动员提供过兴奋剂服务,他的客户名单中,赫然出现了埃拉尼(现WTA世界排名第七)、萨芬娜(原世界第一)、费雷尔(现ATP世界排名第四)……

关键字: 网坛 萨芬娜 费雷尔
责任编辑: 江米小枣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