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矿工困深矿69天 井下日跑10km维持生存信念

2013-03-11 09:23:41  来源:大公体育综合

  每一年,每个参赛选手都可以讲一个生动的励志故事。

  每一届马拉松比赛,都有自己动人的故事,或励志、或温暖、或悲凉,我们总能从故事中找到爱与勇气,找到健康快乐活下去的理由。智利矿工爱迪生·佩纳的故事就是其中最动人的一个。

  2010年,在地下700米矿井里被困69天的佩纳,在成功获救后仅三个半星期就受邀参加了纽约马拉松赛,并跑完全程。当时赛会主席饱含眼泪地说:“佩纳代表了纽约马拉松的一切精神内涵。”

  被困地下时,跑步是活下去的理由

  “我应该跑得更好,我在井下都跑得比这好。”2010年以5小时40分51秒跑完纽约马拉松(42.195公里)后,佩纳留下的这句话赢得了现场无数的掌声。如果把33名智利矿工从遭遇劫难到重见光明的故事改变成电影,以这个特写镜头作为结尾是完美的。《纽约时报》当时的报道就说:“他夺去了摘金夺银的职业选手的全部风头。”但佩纳的生活,并没有在那个瞬间定格。

  故事的开头在一年前早已传遍全球:被困在井下期间,穿着铁制鞋头的沉重矿工皮鞋的佩纳,坚持每天跑步10公里,以激发自己活下去的信心,也为工友们打气。被困17天,外界和被困矿工联系上时,佩纳最先要的两件东西,是跑鞋和“猫王”的专辑,他本人因此得名“跑步者”。

  一年后回来,跑步成为佩纳自我解救的良方

  一年后,佩纳再次回到了纽约马拉松赛场的舞台。跑到大约33公里时,佩纳的膝盖已经不行了,但他敷着冰袋坚持跑完全程,实现了跑进6小时的目标。一路上,不仅有挥舞着智利国旗的同乡为佩纳加油,沿途民众都把他当成了最大的明星。从一个细节就能看出来当时佩纳的地位,组织者为他安排了两个陪跑员,要求这两人不能跑得太靠近佩纳,保证电视转播画面里只有他一个主角。

  热度逐渐退去,想靠酒精摆脱心理阴影

  跑步是一方良药,但它不能治愈一切。时隔一年,佩纳的励志故事在媒体和观众心目中仍有余温,但很少有人知道过去的一年,主角又有了怎样的故事。佩纳始终没有停止跑步,但他要面对的问题不是一“跑”了之的。

  69天的地下黑暗生活,这在佩纳和其他32名矿友心里造成的阴影难以抹去。当矿难事件的热度逐渐退去,佩纳又得面对残酷的生活现实。“我们没有从矿场拿到赔偿金,也没有得到政府补助。有人说要把我们的故事改编成电影、出书,没有一件付诸实践的。我甚至和其他矿工都联系不上。”比这更可怕的是矿难造成的精神损害,佩纳开始酗酒,甚至服用毒品。“这一年,我犯了很多错。”佩纳说。

  一切是从今年2月完成东京马拉松后开始恶化的,当时佩纳以5小时8分钟的成绩完赛。3个月前,当纽约马拉松主办方再次向佩纳发出邀请时,却发现他的精神状态已经不适合比赛了。“有时候我觉得身体分成了两半,一个是正常的我,一个是难以控制的大猩猩。”

  人生马拉松,他没有放弃

  没有放弃的纽约马拉松组织方,通过智利驻纽约领事馆,为佩纳组建了一个医疗小组。在专家的帮助下,佩纳才得以重返赛场。但即使如此,佩纳在公众面前的状态和之前大不相同。

  “我堕落过,但我回到这里,证明我又站起来了。我确实不愿认真面对我要面对的挑战,但我已经得到了帮助,我要对它们宣战了。”佩纳说,“是的,再穿上跑鞋很难。但我还要跑,因为我喜欢接受挑战。同时,这也是因为我想鼓舞其他32个矿友。我想告诉他们,也告诉自己:是的,我们能。”

关键字: 佩纳 智利 马拉松
责任编辑: 小皮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