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摔跤遭剔除:奥运商业化是主因 存翻盘可能

2013-03-20 14:44:34  来源:人民日报

  对话人:国际排联前主席魏纪中 北京体育大学教授任海 本报记者薛原 刘硕阳

  核心阅读

  日前,国际奥委会发布声明,将摔跤项目剔除出2020年奥运会核心项目。尽管还没有走到程序上的最后一步,但摔跤看起来正无限远离奥运会。在奥运会的去留,对一个项目的发展有着巨大影响。摔跤的出局激起了不少议论,眼下,国际摔跤界人士和一些摔跤强国正在为逆转局面做最后努力。同时,国际奥委会的改革思路、举措以及内部结构及其运转体系,也再度被审视。

  意外:摔跤“摔出”奥运会,让许多人难以理解

  薛原: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古典式摔跤就是9个创始大项之一;传说中2000多年前的古代奥运会上,也能看到摔跤的身影;2012年伦敦奥运会,摔跤项目设置了18枚金牌。这样一个有着悠久传统的大项被奥运会“抛弃”,让人觉得有“玄机”。

  刘硕阳:2009年9月,项目委员 会向国际奥委会递交了包括摔跤在内的26个大项的评估报告。从当时数据看,摔跤与马术、现代五项、跆拳道等竞争对手的较量并不吃亏。在历史传统、单项体育联合会成员数目上还明显占优。在属于“受欢迎程度”的北京奥运会门票售罄率、媒体报道时长等指标中,摔跤也名列前茅。有报道称,2012年伦敦奥运会有3000张摔跤门票未售出,但从2009年的报告看,摔跤出局多少有些意外。

  任海:摔跤出局,我比较意外。决定项目去留需要考虑各种因素,现在是否从商业角度考虑得过多,应有个“度”的掌握。

  魏纪中:奥运会项目有进有出,我认为是好事。这可以促进各个项目在普及、裁判法、观赏性等方面不断努力,而不是进了奥运会就高枕无忧。

  国际奥委会对项目的评价有一整套标准。除了上面说到的几点,单项协会和国际奥委会的关系也很重要。应当多和国际奥委会委员接触,邀请他们看比赛,听听他们的意见,这属于公关能力。据我了解,此次摔跤出局,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的看法还是比较一致的。当然,摔跤面临的问题别的项目也存在,比如现代五项。但他们公关能力强,国际现代五项联合会副主席小萨马兰奇是国际奥委会执委,自然会起作用。

  背景:摔联“大意失荆州”,还有“翻盘”可能

  薛原:之前传出的几个“边缘项目”中,摔跤很少被提及,这可能让国际摔跤联合会有些大意。但国际奥委会近年来改革措施不断,态度鲜明。从这个角度看,摔跤的“大意”早有伏笔。

  魏纪中:前段时间他们的主席辞职了,但出局不是一个人的责任。比如从观赏性上看,古典式摔跤确实有些乏味。同时,摔跤的判罚原则主观因素也比较多。相比而言,跆拳道这两年的改革力度很大,推出了电子护具,以便让判罚更客观,也体现了项目发展的态度。

  另外,按照程序,执委会的投票结果只是“提议”。摔跤是否最终出局,还要由9月的国际奥委会全会决定。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执委会向全会提交两个备选项目决定去留,但这样做也可能导致“过度公关”。所以是个两难选择。

  刘硕阳:理论上摔跤还有“翻盘”的可能。奥运会由25个核心项目和3个附加项目组成。摔跤唯一的希望是同几个备选项目竞争,作为附加项目进入奥运会。但“对决”武术、攀岩、棒垒球等项目,难度也很大。

  任海:的确如此,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只有15个人,却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项目的“生死”,是否应该从机制上考虑怎样才更合理。执委会是各种利益的结合点,受到的影响比较多。项目去留有很大的利益在里面,如何保证公开公正公平,值得进一步思考。毕竟,奥林匹克运动是人类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发扬,不仅仅是国际奥委会的内部事务。

  反思:百年奥运商业化,有利有弊需制约机制

  薛原:1894年创立于巴黎,国际奥委会是家“百年老店”。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际奥委会改革的力度加大。现在奥运会已成全球盛事,设项属于重大议题,自身发展结构的讨论同样引人关注。

  任海:国际奥委会现有204个成员,委员是101个。在讨论与表决问题时,成员的意见是否能充分表达,目前的结构值得商榷。而某种程度上,国际奥委会的主流话语体系以西方国家为主导。非西方国家的体育利益能否得到合理体现和保护,也需要制度更好地去回答。

  同时,现有体系缺少强有力的制约机制,仅靠道德自律不行。盐湖城冬奥会前国际奥委会出现贿选风波,对奥林匹克运动的形象造成不小伤害,就是例子。

  刘硕阳:某种程度上说,商业化挽救了奥运会。现代奥运会创始人顾拜旦曾提出奥运会“非商业化、非政治化和非职业化”的原则,但主办城市越来越感到财政上的压力。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成为了转折点,引入商业化运作手段,充分体现了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的主张,最终实现盈利,并迎来了奥运会的大发展时期。

  但商业化如果过度,也会给奥运会带来新的问题,最主要的体现是商业利益凌驾于奥运比赛甚至奥运精神之上,使得比赛因商业利益进行调整等。摔跤此次“摔出”奥运会,与不同利益体之间的博弈也不无关系。

  魏纪中:奥运会项目可以分成几大类。比如球类运动、水上运动等。一个大类里如果有项目出局,同类项目进去的机会比较大。当然,这不是绝对的。项目的普及度、观赏性、裁判法、人文价值、能否促进不同文化交流等,这些目标如何通过改革不断做得更好,国际奥委会依然有很多工作要做。

  国际奥委会执委会构成

  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共有15名成员,包括1名主席、4名副主席和10名委员,执委会成员由全会无记名投票产生,每位任期4年。现在的执委会成员有主席罗格,副主席新加坡的黄思绵、德国的托马斯-巴赫、摩洛哥的穆塔瓦克尔、英国的克雷格-里迪,10名委员包括澳大利亚的约翰-科阿特斯、南非的萨姆-兰萨米、中华台北的吴经国、瑞典的林德贝里、瑞士的法赛尔、爱尔兰的辛基、德国的博克尔、西班牙的小萨马兰奇、乌克兰的布勃卡以及危地马拉的卢扬。

  根据《奥林匹克宪章》,奥委会执委会共有监督《奥林匹克宪章》履行、提名奥委会主席人选、任命或罢免奥委会总干事,负责奥委会内部运行管理等13项权力。其中奥运会分项、小项的增减可以由执委会直接决定。

关键字: 奥运会 摔跤 商业化
责任编辑: 江米小枣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