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竞技六年前已有国家队 职业化每一步都艰难

2013-03-25 10:16:41  来源:上海青年报

  拿起鼠标,戴上耳机,在电脑面前坐上一天……这样的场景在许多人,尤其是为人父母的脑海中是一副糟糕的画面。沉迷网络,在年轻人中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

  然而还是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常年钻研电子游戏,甚至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而他们与许多体育明星一样,有着为国争光,实现抱负的梦想。只不过在过去很多年,他们却一直没有被社会的主流意见所认同。

  6年前已有“国家队”

  “记得是去年9月,在西雅图的电子竞技大赛,我们的IG战队拿了冠军。而在视频的镜头中,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是那些熟悉的ID,而是挥舞的五星红旗。”

  他也有着自己的游戏ID——BDR,曾经他也在类似的舞台上获得过辉煌,而如今这个ID已经很少再用,他离开了老家江西,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做起了白领。

  对于近来何超和陈一冰的言论,BDR并没有感到奇怪。“如果问我身边10个人,我相信有7个人会这么想。电子游戏也算是体育?谈到这个运动,摇头的要比点头的多。”他说,“其实你这么想一下,跳舞是一种娱乐,但专业的国标舞却也是体育项目。”

  国家体育总局为了备战第四届亚洲室内运动会而组建了电子竞技国家队,这并不是第一次组建国家队,早在2007年就曾有过国家队,BDR就是其中的一员。

  “听说这次国家队有17个人,我们那次人要多得多,好像有40多个,”据他透露,当时国家队还在武汉的一个电子竞技广场进行了集训,“当时觉得很新鲜,我们的集训中还有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的教育。我们当时还在讨论,这应该和其他运动项目的国家队一样吧,大家都是为国争光。”

  据BDR回忆,当时的国家队备战的项目很多,其中有年轻人耳熟能详的NBALIVE、FIFA、魔兽、反恐精英和《极品飞车》等。“集训中有一天大家还进行了‘真人版’的反恐精英,我们拿着彩弹枪‘解救人质’,这也是锻炼我们的默契。反正和想象中很不一样,不是一直坐在电脑前。”

  缺乏家庭认同感压力最大

  BDR还透露了一个细节,集训中曾有一个模拟访谈的环节,一位队友假设自己是世界冠军,而其他人客串媒体对他进行提问。“我记得有人被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你的女朋友支持你玩电子竞技游戏吗?’他想了一下,表示自己的女朋友也玩游戏。”

  不过他也承认,在队友中,有不少人曾因为女友受不了自己钻研游戏而分手,更有一些人为此与家人闹翻。“不管怎么说,更多的家长希望孩子去用心读书,或者去锻炼身体。很多队友都说挺喜欢集训,至少是大家很有共同语言,也远离了家人。”

  许多青年人沉迷网络是不可否认的社会想象,而社会的舆论也确实是限制电子竞技项目的一个重要原因,一些专家对网络游戏的抨击以及媒体的报道也引起了人们对电子竞技的误解和偏见。“我感觉一些专家就是胡扯,像有个叫陶宏开的,他一边指责游戏是毒药,回头又去为另一家网游代言,他们说的话能信吗?”

  但当记者问起BDR,他的父母是否支持他从事电子竞技运动时,他没有回答。

  “体制内”是把双刃剑

  BDR曾多次出国与其他国家的玩家比赛和交流,他认为中国电子竞技运动从硬件到环境都不如其他国家,比如韩国,“那些韩国玩家有着最先进的电脑和配套设施,他们的训练环境比我们好得多,更重要的是,他们那里对电子竞技非常认同。所以我觉得我们很不容易,在这种环境下,其实中国队的成绩非常好,冠军也很多。”

  体育总局成立了国家队,对于电子竞技运动来说也就有了资金和设备,但BDR觉得“体制内”有利有弊,“你有了更系统的训练,有更多出国比赛的机会,这肯定是好的。不过电子竞技毕竟和那些传统的体育不同,它应该有更大的自由度。比如自由组队,自创战术,可能这会受到一些限制。”

  BDR是一位《极品飞车》高手,不过现实生活中他虽然有驾照,但很少开车,他表示游戏与现实并不一样。如今他已经从游戏界退役,而在上海的一家公司就职。“我一直很在意自己的未来,前几年虽然比赛很多,但我一直在找时间看书,我感觉电子竞技也不能干一辈子,你还得有文凭,有一技之长。从这一点来说,我并不是一个忠实的职业玩家。”记者 张逸麟

责任编辑: 李雷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