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朵朵:练了十多年咋成业余 白色粉末非兴奋剂

2013-03-27 09:01:14  来源:半岛晨报

\

 庄朵朵称自己从未写过退队申请。

   近日,庄朵朵揭黑已成为网络热词,不少读者也表示支持她维权。庄朵朵并不特殊,在残酷的竞技体育中,作为金字塔基层甚至底层的运动员,没能取得全国冠军便几乎宣判了其后路不保。庄朵朵也很特殊,不同于其他运动员温和“维权”,22岁的姑娘以“揭黑幕”的形式与所属体育局分庭抗礼。“我会继续揭黑,让所有人都知道。 ”昨日,庄朵朵对本报记者表示。

  我的钱被代领了,我敢当面对质

  自从24日微博首次爆料以来,延安运动员庄朵朵曾经只是私人用途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仅一天之内,共有23家媒体电话采访甚至登门采访。原本就不大的家突然“热闹”起来,不明情况的人,甚至会认为庄家的女儿当了世界冠军。

  关注的焦点自然是其爆料自己参加山西省比赛奖金被克扣一事。庄朵朵表示5000元的冠军奖金到手仅3000元,其中的2000元被教练拿走。对此,陕西省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表示因其代表延安比赛,所以奖金应由延安处理,自己并不知情。而其在省队集训时,队里对其训练津贴等并无克扣,还拿出发放记录,上面显示了庄朵朵领钱后的签名。

  “那个名字不是我写的。 ”昨日,庄朵朵对本报记者表示,自己在网上看到了记录本的照片,但其实很多时候,训练津贴都由教练代领,发了多少,运动员能拿到多少,并不那么透明。“我甚至能把人找出来对质,我也知道钱去了哪里。”

  教练给白色粉末我从不吃

  25日,庄朵朵对成都媒体抖出猛料:“以前我参加比赛的时候,经常看见教练员给个别队员吃白色的粉末状东西,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反正非常奇怪,但是我是没有吃。”昨日,庄朵朵对这个白色粉末给出了答案:“那个是拿来增加肌肉的。”对是否是兴奋剂的询问,庄朵朵予以否认。“不是比赛的时候吃的,是在我们训练的时候给的。 ”庄朵朵表示,运动员因为大量训练时常疲惫,此时,教练就会给运动员发这样的白色粉末。“但我从来不吃,因为我听说会有不好的效果,而且平时训练已经很多肌肉了,我毕竟是女孩,不想完全变得一身肌肉。 ”

  让我比赛就比赛,我们作不了主

  庄朵朵事件中揭开的另一个我国体育疮疤是改年龄和身份造假。但庄朵朵的这个年龄改得却有些蹊跷。庄朵朵此前表示,自己在参加2010年陕西省第十四届运动会时,以自己当时的实力,乙组的比赛已没有对手,延安体育局为了让她参加更高级别的比赛,用比自己大两岁的姐姐庄苗苗的身份证参赛。但该运动会中青少年组别竞赛规程中,柔道比赛甲组年龄为16岁至18岁,乙组年龄为14岁至15岁,今年22岁的庄朵朵在当时为19岁,甚至已经超过了甲组参赛年龄,为何还要冒充比自己大2岁的姐姐去参赛?对此,庄朵朵表示自己并不清楚缘由,“因为参加什么比赛,以什么身份比赛我们定不了,都是根据安排去参加。 ”

  对于如今的情况,庄朵朵表示自己不会放弃,“继续踢皮球,我就继续爆料。”庄朵朵表示,不希望自己的经历继续在全国那么多体育院校孩子身上再发生。

  同时,延安体育局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也承认年龄造假的情况。

  体育局称庄朵朵不是注册运动员

  对于庄朵朵不能享受安置和保障一事,延安市体育局党委书记刘海俊表示,“庄朵朵只属于业余运动员,按我们国家的竞赛体系,地、市一级都属于业余运动员,负责为省一级专业队输送苗子,而这些苗子去了省队后,还要通过试训、集训这个阶段,才能是正式在册的运动员。而这些运动员退役后,才能有所安置。 ”“这种话太让我伤心了,我怎么会是业余运动员?”庄朵朵对本报记者表示,业余运动员的训练和食宿都是自己出钱,比赛也无法参加,而自己不论在市队还是省队都享受专业运动员的待遇。“在省队集训时,我在食堂也是吃的专门给专业运动员的更好一些的伙食。 ”

  按照陕西省体育局的相关规定,运动员只有在全运会比赛中获得前6,或在全国锦标赛中获得前6,或在全国青年赛中获得前3的情况下,才能在省队获得正式在册队员的待遇,其中就包括退役安置。但庄朵朵在参加上届全国锦标赛时便已患病,没能达到注册标准。而在2009年的全国青年赛时,自己因病在比赛当天休克,更是连比赛都没能参加。

  另外,记者了解到,当初庄朵朵先与延安体育局签订了一份“小合同”,由于庄朵朵名次优异,随后被延安体育局以选送的形式与陕西省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签订了一份大合同,虽然庄朵朵被认定是陕西省队的人,但并不一定是注册运动员,并不一定有相关编制,所以就不会有固定工资以及退役后的福利保障。不过让人反思的是,一个已经练了十多年的运动员并且在省里小有成绩,为何到头来注册专业运动员这么艰难?

  说法

  延安体育局和省体育局互踢皮球

  之前,陕西体育局官员详细透露了庄朵朵如何进入省队,又如何离开的情况,而且认为庄朵朵是自愿提出申请,因病无法继续训练所以才离开陕西省体育局。不过昨天庄朵朵的父亲又向本报记者透露了一个新的信息,延安体育局与陕西体育局目前互相踢皮球,前者认为庄朵朵还应该是省队的人,后者则认为庄朵朵已经离开省队。

  庄朵朵父亲对本报记者说:“延安体校的副校长来到我家,他站在我的立场也为庄朵朵的遭遇感到惋惜,他认为庄朵朵是万里挑一的好苗子,但是被某些人给‘练废’了,某些人指的是省体校的人。另外,该副校长还透露,严格意义上讲庄朵朵还应该是陕西省体校的人,她的关系还应该在省体育局,因为按照正常程序,省队退下来的人应该通知市体工队,但我们毫不知情。 ”

  索要赔偿38万是找律师估算过的

  庄朵朵的父亲表示,去年12月,他曾和两名律师到陕西省体育局重竞技管理中心提出要对方赔偿,金额总计385205.58元,但是却没得到答复。庄爸爸说:“38万可以不要,只要柔道中心和延安市体育局能满足我们的两个要求。一个要求是给庄朵朵治病,第二个是要给庄朵朵安排工作。 ”38万的赔偿是如何计算出来的?昨晚,庄朵朵父亲向本报记者透露:“这些赔偿金额是律师帮我们算出来的,包括之前我们已经花的医疗费十几万,还有今后20年的基本保障生活费等。 ”

责任编辑: 小皮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