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花游歌剧魅影绽放法国 闭关2年胜日国家队

2013-04-03 09:14:05  来源:东方体育日报

  完胜日本国家队 海外练兵载誉归

  在一项国际级花游赛事中,一支俱乐部队完胜了一支拥有奥运会齐整阵容的国家队,这话听起来是否有点不可思议?然而在半个月前,在法国花游公开赛上,这一幕还真就发生了——上海队以整整1分的惊人优势在集体自由组合项目中力压日本国家队夺冠。

  与奥运会、游泳世锦赛有所不同,法国公开赛向各国家队与各国的俱乐部队都敞开了欢迎的怀抱。而在比赛场地及裁判阵容方面,该赛事则一贯秉持高标准。以今年为例,当上海姑娘以集体自由组合新作《剧院魅影》在泳池里“试水”时,一旁的裁判席上可是坐着多位国际A级裁判,其中既有来自欧美的元老裁判,也有来自于日本和中国的代表面孔,甚至世界花游圈内的权威人物乌拉·卢森纳斯女士也亲临现场。

  上海队将法国公开赛视为全运会前的一次重要热身,重头戏落在了集体自由组合项目,落在了《剧院魅影》上。同样的,日本国家队对这片试水之地也颇为看重。今年7月的西班牙巴塞罗那游泳世锦赛上,日本队将以著名花游音乐编导斯蒂芬·比尔蒙为他们打造的新编排出战集体自由组合项目——法国公开赛自然就成了一块试金石。

  正因为是重磅对重磅,且有国际大赛规格的裁判阵容压阵,所以上海花游队对在法国拿下的这枚金牌尤为看重。姑娘们太清楚了,往往0.1、0.2分的分差都可能影响名次,更何况这回她们还是以相对劣势的俱乐部队身份战胜了日本国家队,赢了足有1分!

  好事成双,在说过了法国公开赛后,上海队在3月赴欧参赛行程中的另一站德国公开赛其实也为姑娘们添了不少底气与信心。同样是凭借《剧院魅影》这套编排,上海队在德国也摘得了集体自由组合的金牌。

  上海游泳运动中心副主任史闽越陪着队员们飞行参赛,陪着队员们哭过笑过,在她看来,这两个冠军的意义可不仅仅是金牌,更关键的还是给队伍增强了信心。“能在全运会前拼出这样的成绩,这既是对队员们刻苦训练与付出的肯定,也是对《剧院魅影》这套教练团队本土编排的肯定。在挑剔的打分项目上,这样的肯定是尤为难能可贵的。”

  两代花游人 实现复兴夙愿

  每当上海花游在国际或者国内舞台上闪现亮点时,在远离赛场千里之遥的地方,总有不少人也在关注着——她们是上海花游的“老人”,其中有些还是现任上海花游队主教练袁咏华的昔日队友。

  “在去年沈阳拿到全国花游锦标赛的冠军前,上海花游前一枚金牌还是1993年七运会(第七届全运会)前的事了,这都过去多少年了,真的不容易。”提到七运会,上海花游人的语气里总会透出股缺憾的意味,史闽越如此,袁咏华如此,许多花游“老人”皆是如此。

  将时间回拨到20多年前,那会儿中国的花游势力远未崛起于国际舞台,但就国内的发展水准而言,上海可算一方翘楚。上海花游队正式成立于1984年,袁咏华便是建队后的第一批队员中的一位。1989年第二届青运会预选赛中,上海队有7名队员获得决赛权,出线人数为全国各队之首。在同年的全国冠军赛上,上海队更是实现了自建队以来的第一个全国冠军头衔,而且还是集体项目!从1989年到1992年,上海姑娘在全国各大赛的花游集体项目上保持常胜。

  1993年9月,成都,七运会,上海队蓄势待发,默契中所有人都明了,姑娘们就是冲着集体金牌去的。然而,一次比赛时鼻夹掉落的意外却令形势大变——最终上海队的集体名次滑落至第5位。说是宿命般的一道坎也罢,说是黄金一代的谢幕也罢,在那次意外失手后,上海队就步入了一个低谷。

  “练花游的苦,老队员们清楚,后来那些低谷的日子,她们也都知道。所以去年凭《剧院魅影》拿到久违的全国比赛的集体金牌后,我觉得不光是我们现在这批姑娘,应该是很多沪上花游人都有一种夙愿得偿的感觉。电话也好,短信也好,我们收到了很多祝福。”史闽越说道。

  闭关两年 厚积薄发

  其实,在带着《剧院魅影》赴欧洲赛场接受考验前,上海花游队已经在国内有了一次成功的尝试。

  2012年10月,也就是中国花游队在伦敦奥运会上实现一银一铜历史性突破的两个月后,以黄雪辰、吴怡文这两位奥运主力选手为核心的上海花游队(作为交流队伍代表辽宁省)出现在了沈阳,参加在那里举办的全国花游锦标赛。就集体自由组合这一单项而言,这可说是上海队睽违已久后的一次“复出”——上一次集体出战还要追溯到两年前。结果,姑娘们在沈阳收获了一枚沉甸甸的金牌,一偿上海花游人20年来的夙愿。

  在竞技体育的赛场上,上海队怎会留下这样一段空白?“这决定是经过成熟考虑后才下的。既要奥运备战为先,又要保证集体自由组合节目的完整性和艺术性,考虑下来也唯有如此才能两边兼顾。”无论国际赛场还是全国性的比赛,主动放弃一片团体赛的舞台,对上海花游来说,这都是个不容易的决定,关于这一点,上海游泳运动中心副主任史闽越的心里可是像明镜儿似的。“说到这里,我特别要感谢(花游)队里的姑娘们,受得了训练的苦,也扛住了这种艰难条件下的压力。要知道在2009年全运会上,我们拿到了自由组合的银牌,正处在一个很好的上升期,而且那套《天鹅湖》又那么成功。”

  说起4年前那套《天鹅湖》的编排,不仅是史闽越,从教练员到队员,上海队上上下下都透着一股自豪劲儿。2009年,凭借自编自排的《天鹅湖》,曾经低谷的上海队在全运会上获得银牌,让这一西方经典在东方的土壤上焕发神韵。而在这届全运会举行的两个月前,国家队已经在2009年的游泳世锦赛上采用了上海队的这套编排,并获得了创历史最佳的一枚银牌!“国家队直接选用地方队的一套编排,这本身就是一种很大的肯定,证明我们的编排成功了,在国际上也受到了认可。”史闽越感叹道。

  奥运会,4年一轮,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拼搏在当下却是不二法则。黄雪辰和吴怡文是上海队的核心,更是国家队的绝对主力,在伦敦奥运会的备战期里,她们真正留在上海受训的时间不多。“《天鹅湖》成功后,我们想要再编排一部作品,但奥运任务要优先保障,她们俩和(上海队)其他队员合练的时间就不多了。”史闽越口中的另一部大作便是让上海姑娘在去年全国锦标赛上一举夺魁的《剧院魅影》。“想要完整呈现出这部作品的编排,缺了黄雪辰和吴怡文两个还真不行,我们又不想拿‘残缺’的《剧院魅影》去出赛,所以就一个字,等!”

  一个“等”字,它意味着长达两年缺席大赛的集体自由组合项目,意味着放弃了一些荣誉以及荣誉背后更实惠的照拂,但上海队上下谁都没有透出个“怨”字来,反倒更埋头苦练。最终,大器晚成的《剧院魅影》为上海队在去年的全国锦标赛上斩获一枚宝贵的金牌——这也是上海花游在暌违20年后对全国冠军的再一次染指,一次惊人的爆发。

  《剧院魅影》感动法国 本土编排绽放光彩

  在德国和法国两站公开赛上夺冠后,上海花游队收到了很多祝贺,同时也被同行们反复提到相同的问题,“这套动作是由谁编排的?”绝大多数人都猜,《剧院魅影》出自著名花游音乐编导斯蒂芬·比尔蒙之手,但答案却有些出人意料——这是上海花游的又一部本土编排大作。

  “斯蒂芬是一位很优秀的花游编导,他为很多国家队、很多俱乐部队都做过编排,可以说是花游界的一块金字招牌。但这回大家没猜对,因为《剧院魅影》的确是一部本土编排,是我们继《天鹅湖》之后再一次对西方经典的改编和挑战。现在看来,包括观众,包括裁判,包括我们的同行,大家的反响还是相当不错的。”作为上海花游的当家人,史闽越觉得能让法国观众认可自家的《剧院魅影》,这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鼓舞。毕竟,《剧院魅影》本就出自法国作家加斯通·勒鲁之手,而法兰西又多的是老饕级观众,想让他们对一部中国改编作品买账,这可不简单。

关键字: 日本 剧院魅影 花游
责任编辑: 小皮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