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波士顿案凶手:自负拳手 挑战民众心理极限

2013-04-27 15:40:50  来源:每日新报

加油站监控中的哥俩

 加油站监控中的哥俩

 

监控中的焦哈尔

 监控中的焦哈尔

 

  波士顿马拉松恐怖袭击嫌疑人确定之后,美国执法机关的官员正通过将各种信息收集到一起,拼接出两位车臣兄弟是如何从普通的年轻人变成了残忍的恐怖分子。目前已经被活捉的“二号嫌疑人”焦哈尔向调查人员承认,他和哥哥是受激进思想驱使,并对美国发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感到愤怒,而发动这次袭击的,他们与外国恐怖组织没有任何联系。美国调查人员目前收集到的信息得到的结论基本与此一致。外界和美国的执法机关都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两个曾经热爱生活的年轻人走上了恐怖之路,美国庞大的反恐机构为何没能阻止这样一场“眼皮底下”的恐怖袭击?恐怖嫌疑人是如何实施袭击又如何被抓获的?

  达吉斯坦共和国位于俄罗斯联邦南部,濒临里海俯瞰高加索山脉。察尔纳耶夫家族位于其首都看似平静的马哈贺卡拉大街的50号楼。

  2012年,塔梅尔兰·察尔纳耶夫和父母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他经常在马哈贺卡拉大街上的商店买东西。美国当局想知道,塔梅尔兰是否是在这里学习或获得了恐怖袭击的灵感。26岁的塔梅尔兰已经无法给出答案,上周五他已经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沃特镇的枪战中被警方击毙。

  本周三,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在达吉斯坦首都与塔梅尔兰的父母交谈。参与谈话的还有俄罗斯联邦调查局的人员。目前还不清楚谈话的结果如何,不过塔梅尔兰的父母公开坚持他们的儿子是无辜的。目前的信息显示,塔梅尔兰的回家之旅可能对他的恐怖袭击有影响。

  尽管达吉斯坦是个美丽的地方,但是这里也充满了暴力和不安。据报道,当塔梅尔兰回到达吉斯坦时,针对安全人员的枪击和爆炸,包括一次自杀袭击造成12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在俄罗斯停留几个月之后,塔梅尔兰回到了美国,并设立了一个优酷频道,其中包含两端视频(已删除),分类标签为“恐怖分子”。美国CNN和反恐情报集团从这些视频中获取了一些活跃于车臣和达吉斯坦的极端武装分子头目的画面。塔梅尔兰还可能张贴过,后来又删除了另一位极端武装分子的视频,后者后来被俄罗斯军队打死。塔梅尔兰在返回达吉斯坦期间是否与这位极端武装分子有过往来?美国当局并没有公开对此做过任何回应。

  “自负的拳击手” 无正式工作常施家暴

  察尔纳耶夫兄弟的父亲安佐尔曾在前苏联时期的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工作,后来来到美国马萨诸塞州当机械工。他的母亲祖贝达特离婚后搬到达吉斯坦共和国,后来也来到美国,直到去年6月她被马萨诸塞州警察逮捕,她被控在一家商店偷窃了价值1624美元的女装。不久前,察尔纳耶夫夫妇回到了阔别10年的达吉斯坦,原因是他们“思乡”。察尔纳耶夫兄弟到美国后,在马萨诸塞州的剑桥上了高中,学校虽然出了许多有名的校友,但同时也有各种背景的学生,特别是世界各地的工人移民。弟弟焦哈尔性格更加随和,成绩更好,获得过奖学金。焦哈尔似乎对哥哥塔梅尔兰很崇拜,因而很可能受他哥哥的影响很大。

  在一个由弟弟焦哈尔上传到网上的视频中,塔梅尔兰以搞笑的俄语腔调模仿车臣、达吉斯坦和其他前苏联少数民族人说话,而拍摄者,可能是焦哈尔,则显得很崇拜地在狂笑。然而,焦哈尔眼中这位非常有魅力的哥哥似乎难以适应美国的生活。整个高中,乃至之后的几年,路易斯·瓦斯奎兹认为他的同学塔梅尔兰是“一个个子高、友好的巨人”,他几乎从来没有改变他缓慢、深沉的语音。在塔梅尔兰被打死的第二天,新闻报道中有一张图片显示他在一家体育馆训练拳击,在这种图片的说明中,塔梅尔兰称他在美国没有朋友,因为那里没有人理解他。瓦斯奎兹则认为,他的话被曲解了:塔梅尔兰喜欢与其他移民和少数族裔交往,而不喜欢土生土长的美国白人,不过他并不孤独。许多图片显示,塔梅尔兰是一个过于自信、爱好交往的年轻运动员,经常穿着非常时髦的衣服与迷人的金发女人一起玩拳击。他本来计划代表新英格兰参加一个全国性的拳击比赛。一旦谈到他的拳击,塔梅尔兰就会变得有点“自负”。然而三年前,他突然放弃了这一切。他删除了自己的脸谱网页。瓦斯奎兹在街上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没有人知道他已经结婚,已经有了孩子。美国梦从来就没有降临在塔梅尔兰身上,他的拳击生涯没有结果,他的大学学习也是如此。

  据称,2008年左右塔梅尔兰的狂暴行为升级,他停止了吸烟和饮酒并突然信教。2009年,他与女友阿森卡奥在一次约会中发生矛盾,并扇了后者一巴掌。阿森卡奥随后报警,警察以袭击和打人将他逮捕。阿森卡奥和塔梅尔兰同居过一阵子,她说,塔梅尔兰当时并不是崇尚暴力的人。在这次夜总会的约会,塔梅尔兰认识了凯瑟琳。凯瑟琳当时还是大学生,来自罗德岛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掌掴事件11个月之后,塔梅尔兰与凯瑟琳结婚。恐怖袭击发生之后,凯瑟琳很少公开说话。不过,三位凯瑟琳的朋友向媒体表示,塔梅尔兰经常辱骂凯瑟琳,并在发怒后用包括家具在内的东西扔凯瑟琳。2010年春天,凯瑟琳怀上塔梅尔兰的孩子后退学。尽管两人关系分分合合,最终还是结了婚。他们已经有一个3岁的女孩。

  塔梅尔兰似乎从来没有一份正式工作。他的家人说他妻子养活他,而他和孩子呆在家里。一位邻居称,经常在深夜听到他们大声争论,“喊警察也没用,听起来并没有人有人身危险。”然而,喊叫声常常在晚上11点或午夜爆发。他们的女儿也经常晚上哭,却没有人管。这位邻居说,塔梅尔兰家的卧室窗户似乎连一块像样的窗帘都没有,只有两块不太合适的单子挂着阻挡光线。窗户周围塞满了塑料袋,显然是为了阻挡外面的寒冷。这位邻居说,这显然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凯瑟琳的家人发表声明称,他们意识到他们从来没有真正了解塔梅尔兰。

  “一个人的军队” “独狼”挑战民众心理极限

  尽管美国政府还没有对这起恐怖袭击是否与国外恐怖组织有关联作出正式结论,但是不少反恐官员已经私下承认,这对车臣兄弟是单独作案,专家常将这类恐怖分子称为“独狼”,有人也称之为“一个人的军队”。由于发动袭击的目的不同,他们常常被分为五类。

  第一类是世俗类“独狼”,如世俗的恐怖组织,常因为政治、道德、民族或分裂原因实施暴力袭击活动。1995年发生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被炸事件就是为了报复政府两年前捣毁了一个邪教组织。这起恐怖袭击造成了168人死亡。

  第二类“独狼”是出于宗教原因。2011年,一位美军军官在美国胡德堡军事基地发动恐怖袭击,打死了多名美军士兵。这位美国人就是受了一位美国极端人士的影响而自行发动袭击的。波士顿这起袭击或许也属此类。

  第三类“独狼”往往是因为某一个问题而发动袭击。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遭恐怖袭击,袭击者是一位反对堕胎的激进分子。他先后放置了两颗炸弹,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

  第四类“独狼”是出于犯罪目的。主要是为了金钱和个人好处,而不是出于意识形态作案。1955年,23岁的美国人格雷汉姆为得到母亲的37500美元生命保险费,将定时炸弹放在母亲的行李箱中。包括他母亲在内的54名飞机乘客在爆炸中丧生。

  第五类“独狼”恐怖分子是性格有问题的人。尽管他们总是以某种理由来实施恐怖袭击,但是这些理由往往是非理性的,实施者往往是在性格和精神问题的驱使下实施的。

  不过,不管是哪一类“独狼”,主观上这类恐怖嫌疑人出于何种目的发动袭击,但是客观上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造成了大量的无辜人员伤亡,对民众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

  被提醒未防范 美国联邦调查局被“拷问”

  恐怖袭击发生之后,美国联邦调查局等执法机关正遭遇越来越多的质疑:他们是否应该防止波士顿爆炸事件,是否在俄罗斯提醒塔梅尔兰“正变得激进”之后疏于防范。

  2011年,塔梅尔兰因为据传已经转向激进思想而被警方问询过。本周二的一次闭门听证会上,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称,各部门应该采取措施更好分享情报。美国有参议员认为,美国在情报分享方面似乎存在严重问题,包括一些关键的调查信息,这不仅存在于不同部门之间,有的情况下同一部门也存在类似问题。

  美联社称,美国政府实际上在袭击发生前18个月已经将塔梅尔兰的名字加入到恐怖分子数据库。而大约在半年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对塔梅尔兰另外进行了调查,原因也是受到俄罗斯的请求,不过联邦调查局没有发现他与恐怖主义有关联。美国国会议员可能在接下来的几周对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是否存在失职进行问讯。

  据报道,这个数据库叫“恐怖分子身份数据市场环境”(TIDE),一年前大约收录了74.5人。美国国家反恐中心的分析人员将人名或人名的一部分输入这个数据库。一旦输入一个全名、出生日期,情报将指出该人被怀疑是恐怖分子的合理原因,或与恐怖有何联系,该人的名字将被编入一个恐怖观察名单。美国官员称,他们从没有发现任何类型的有关察尔纳耶夫兄弟的不良信息,以便让他引起反恐调查人员的注意,并将他列入恐怖观察黑名单。

  2011年3月4日,俄罗斯联邦安全局通知美国联邦调查局有关塔梅尔兰的信息。俄方告诉美联邦调查局,一位生活在波士顿地区的车臣裔俄罗斯移民察尔纳耶夫是极端分子的信徒,联邦调查局将察尔纳耶夫的名字加入到国土安全部的数据库。调查人员还调查察尔纳耶夫是否使用网站促进极端活动。他们找察尔纳耶夫和他的家庭成员谈话,但没有发现他与任何恐怖活动有关。2011年6月,联邦调查局对察尔纳耶夫的调查结束。

  2011年9月底,俄罗斯再次与美国中情局联系,理由同样是担心察尔纳耶夫。俄方提供了有关他的名字和生日的两种可能性。中情局将察尔纳耶夫的名字加入了国家反恐中心的数据库。数据中心的察尔纳耶夫的名字拼写与联邦调查局的不同。10月,中情局将这个信息与其他联邦机构共享。

  2012年1月,塔梅尔兰前往俄罗斯,在他离开美国前,反恐中心数据库发出警报。而此时,联邦调查局对塔梅尔兰的调查已经结案了将近半年,原因是没有发现他与恐怖组织有联系的证据。

  2012年1月20日,塔梅尔兰乘坐的航班在将旅客名单上报美国政府作安全审查时,将他的名字拼写错了。美国要求航空公司将所有国际航班的旅客名单上报,以便政府可以通过数据库(包括恐怖观察黑名单)检查他们的名字。名字被拼写错了,警报没有发出。

  2012年7月,塔梅尔兰返回美国时,反恐中心数据库再次报警。但由于联邦调查局一年前已经结束了对塔梅尔兰的调查,没有理由对他的俄罗斯旅行进行怀疑。

  不过,相关人士称,现在就判断到底谁在这个失误中犯错还为时过早。

  恐怖杂志启发恐怖袭击

  美国官员称,爆炸嫌疑人在袭击中使用的炸弹并不十分高明。

  焦哈尔告诉调查人员,他与塔梅尔兰没有练习过引爆炸弹。他承认,他们放置了两个炸弹。他们通过一本恐怖宣传杂志学习制作了这些炸弹。

  焦哈尔说,他和他哥哥放置了“高压锅炸弹”,原因是美国发动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塔梅尔兰是激进网战和激进宣传的热心读者,其中包括“基地”组织也门分支制作的一份英文在线杂志《激励》。该杂志不仅宣传“基地”信息,还指导如何制造爆炸装置。2010年,这本臭名昭著的杂志发布了一篇名为“在你妈妈的厨房做炸弹”文章,指导一些想要成为恐怖分子的人如何利用易于获取的材料制作土炸弹。

  该杂志还煽动“独狼”恐怖袭击。该杂志的另一篇文章还煽动说,体育事件是“制造最大人员伤亡”的最好时机。

  炸弹原料来自烟花店

  在波士顿爆炸中,塔梅尔兰使用了两个高压锅制作的炸弹。据CNN称,这两个高压锅买自波士顿的梅西百货公司,不过并没有指出是哪家店。而至少有一个压力锅是由一家著名西班牙厨具公司“法格”制造的。

  2月6日,塔梅尔兰在当地一家烟花店买了一个199.99美元的烟花。里面共有4个发射管,24发黑火药弹。购买时使用了一张优惠券,一共要了两个。每发弹含火药30克,专家称这些药量足以引爆其中的一个“高压锅炸弹”。

  令人吃惊的是,曾在2010年制造纽约时报广场未遂汽车炸弹袭击事件的嫌疑人,也是在这家名为“幻影烟花”公司购买的烟花。当时,那位嫌疑人在宾夕法尼亚的该公司的另一家店中购买了288个烟花,制造他的“高压锅炸弹”,不过所幸放置在他汽车中的炸弹没有炸响。

  该公司称,在有了时报广场的经历后,“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然而,在波士顿爆炸发生之后,该公司在查找销售记录时发现,塔梅尔兰于2月6日光顾了公司的店,接待他的是一位女店员。和99%的男顾客一样,塔梅尔兰一上来就问,店里“最大最响的烟花是什么”。不过,不清楚剩余的炸药塔梅尔兰是在什么地方买的。在新罕布什尔的同一地区,至少还有5家烟花店,距波士顿开车只有一个小时左右。

  警方经过对爆炸现场的勘察后发现,为了增加杀伤力,塔梅尔兰可能在两个高压锅之内加入了铁钉和钢珠。这可能也是爆炸最终造成的死亡人数远多于受伤人数的原因。

  美国当地时间19日清晨,两位恐怖嫌疑人开枪打死了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位校警后逃窜。大约40分钟后,他们用枪劫持了一位20多岁华裔的一辆奔驰SUV。

  塔梅尔兰用枪指着司机,让他坐到副驾驶,等焦哈尔上车,将枪和炸弹放在后备厢。

  塔梅尔兰跳上司机座并告诉司机,“听说了波士顿爆炸吗……我干的。”恐怖嫌疑人并没有释放这位司机。据这位司机后来称,他的中国人身份肯定帮忙救了他,因为那两兄弟告诉他,他不会杀他,因为他不是“美国人”。

  弟弟焦哈尔坐在后排,被劫持的司机坐在副驾驶座。在他们的胁迫下,司机交出了仅有的45美元,他们随后开车来到一个自动取款机,从受害者账户中提取了800美元现金。

  随后三人一起前往一家夜间营业的剑桥壳牌加油站,塔梅尔兰将车停在一个加油泵旁。焦哈尔则走进了加油站,并在加油站的超市被监控摄像头拍摄到。

  焦哈尔穿着一件灰色帽衫。46岁的摩洛哥出生的马拉正值夜班,没有注意到这位直接走向冰箱的顾客,那里有饮料。直到几个小时后,大批警察蜂拥到加油站之后,他才知道那是波士顿爆炸嫌犯。

  华裔司机侥幸逃生

  被劫持的司机设法逃脱并跑到马路对过的一家美孚加油站报警,警察接到了报警。这家加油站的收银员描述了那位华裔司机是如何跑进加油站的小屋的。

  “他全身发抖,极度恐慌,开始大喊有人有枪,他们想杀死他。”他说。“他说他们有一颗炸弹。他过度惊慌甚至站不住了。他倒了下去,我开始以为他醉了。他随后站起来,跑到柜台后面说,‘你必须将我藏起来。’”那位收银员打了报警电话。警车三分钟之后赶到。警察随后与那位受害者交谈,并知道了那辆车的特征和牌照号。波士顿爆炸“一号嫌犯”正式进入死亡倒计时。

  赶到壳牌加油站的联邦调查局特工调取了加油站的录像,确认一名嫌疑人确实到过这个加油站,并在这里买了不少东西。弟弟焦哈尔从超市拿了不少东西,包括红牛饮料和巧克力棒。被劫持的司机称,当弟弟焦哈尔跑到加油站超市买东西的时候他设法跳下车逃跑了。加油站的监控录像显示,哥哥塔梅尔兰用手敲着商店的玻璃说,“我们得走了。”两人并没有试图杀死那位逃跑的华裔司机。两名嫌疑人开着抢来的车加速离开壳牌加油站,在沃特镇被警方认出。随后发生追逐和枪战,警方共发射了200多发子弹,嫌犯塔梅尔兰被多次打中,并最后被试图开车逃跑的焦哈尔开车撞倒,焦哈尔最后弃车躲到当地居民的一条船中。

  发现“二号嫌犯” 船主成全民英雄

  如今,波士顿沃特镇66岁的居民大卫·亨勃利成为了全国英雄,因为正是他发现了“二号嫌犯”焦哈尔。

  19日一早,在波士顿解除“躲避令”之后,亨勃利首先来查看自己的“爱船”。他发现两支船桨从保护船的塑料包中掉了下来,他本来将船桨放在塑料包下。他来回看了两次,最后才发现了焦哈尔的血迹。

  他说,由于当时风很大。他走过去拉了拉塑料包,确实比平时松了很多。他想,一定是风把它吹松了。这时他还没有看到血迹,因为船外并没有血迹。但他仍有点疑惑,于是回到船边,爬上一架梯子,再次查看船。当他爬到第三步时,掀开塑料包,没料到看到船的地板上有血迹,大量的血迹。

  他想,难道是他自己上次割伤了留下的?两周前他曾上过船。于是他又仔细看了看,发现更多的血。最终他的眼光落到了发动机区,他看到了一个身体,但并没有马上将他与警方正在追捕的嫌犯联系起来。

  他想,可能是,但并不想真是那样。他想,这人到底是怎样藏到那里的。“我无法看见他的脸。我很高兴没有看到他的脸。他不动。”

  他反应很快,甚至不记得自己如何爬下梯子,并跑到电话旁报警。警察随后将亨勃利和他的妻子护送到邻居家,并包围了他的家。焦哈尔最终投降。

  此前有报道称,警方与焦哈尔激烈交火超过一小时,最终制服了他。而本周三,美国官员称,警方在船上根本没有发现武器。

  有报道称,焦哈尔喉部的伤口有可能是自伤的,警方是根据伤口的位置和子弹的弹道作出了这个结论。路透社报道称,焦哈尔被一梭子弹打穿嘴,并从颈部飞出。在亨勃利家的对峙结束之后,照片显示他的船上留下了几十个弹孔。

  有官员告诉美联社,调查人员只是在前一天晚上的交货地点发现了一把9毫米手枪,估计是焦哈尔的哥哥塔梅尔兰用过的,后者可能就是用这支枪打死了一名校警。焦哈尔被认为是在逃跑中被打伤。

  得知亨勃利的“爱船”在交火中被打得“千疮百孔”后,许多美国网友在社交网站上发起运动,筹钱给亨勃利买一艘新船。亨勃利则希望人们将捐款设立一个基金救助袭击中受伤的人。他说,“我很幸运,我活着了。有其他人被害。”他说他不需要任何东西,人们认为他是英雄这让他觉得很棒,他将自己称为一个“意外的英雄”。

责任编辑: 清者自清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