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操新星国家队受伤未能诊断 回地方队生涯坎坷

2013-05-14 07:54:19  来源:成都商报

  8年前,15岁的四川体操“未来之星”罗泽鹏离队出走震惊了四川体坛。当时对他出走的解读,大致是其迷恋于网络,不过现在看来,2002年在国家队时没被及时诊断出的伤情也是“元凶”之一。只是这样的“真相”来得晚了一点。

  8年后,历经磨难的罗泽鹏重返国家集训队,他的目标依然如8年前,“我的最终目标还是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

  罗泽鹏,在参加本次全运会体操预赛的500余名运动员中,这个名字并不惹眼。但曾经与这个名字相连的是颇为引人注目的词语——“金牌王”、“出走少年”。

  他是四川体操曾经的希望之星,在2002年四川省九运会上包揽该年龄段全部7枚金牌,他也曾是“问题少年”,2005年离队出走震惊四川体坛。当年,成都商报记者与他的父亲罗世军一起寻找他。

  时光流转,如今罗泽鹏已23岁。今年2月22日,是罗泽鹏体操人生一个重要节点,他再次被纳入国家集训队。相比11年前意气风发,这一次他是代训,还需努力。但罗泽鹏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将此看做坎坷体操路又一次扬帆起航,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人生没有如果,我爱体操,想要一个正名的机会。”

  如果早诊断出伤情,也许……

  2002年,罗泽鹏在四川省九运会上包揽该年龄段全部7枚金牌,被誉为北京奥运的希望之星。同年,他和邹凯被送入国家集训队。那时候,罗泽鹏感觉距离“奥运冠军”不再遥远,练得格外卖力。不过一次意外,让他偏离了计划中的轨道。

  在一次训练中,罗泽鹏照往常一样用手在单杠上撑起接受教练指导,未料教练轻推的动作让他微微失去重心,右手有些撑不住,竟扭伤了肘关节。运动员都会有伤,罗泽鹏丝毫不在意,况且在体操上他是出了名的胆子大。但后来他渐渐感到不适,训练强度上来右手肘会感到疼痛,甚至发现伸直手臂和弯曲手臂的幅度都不如以往。“当时去医院检查过好几次,X光、CT等都照了,没有发现问题。”罗泽鹏就这样忍着疼痛继续训练,偶尔他会害怕,比如吃饭的时候。一次平常的用筷子夹菜吃的动作,手臂弯曲的时候他听到了咔嚓声,“有时候甚至手停到一半弯不过来了,感觉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2004年中国体操队兵败雅典,大面积调整取消国家二队,罗泽鹏不幸被退回四川队。2005年4月,曾经恃才傲物的罗泽鹏觉得熟悉的体操房变得陌生,不想练体操的他选择了离队出走。他被找到重回省队的时候,在领导、教练的帮助下,决心好好治伤从头再来。那时候再去医院,医生发现肘关节卡了一片骨头。直到现在,罗泽鹏也不明白在国家队时怎么没诊断出来。

  至今,在罗泽鹏右手肘关节上侧,一道约5厘米长的伤疤仍清晰可见。当时,医生就是从这里取出了约一平方厘米的一块骨片。

  回归操场 他再次被伤病击倒

  2007年,罗泽鹏重新恢复训练,并把近期目标锁定在当年的城运会。5月城运会预赛,罗泽鹏出战全能加六个单项,其中全能排名第四,自由操、跳马排名第一,双杠第三。用罗泽鹏的话说,“照此实力,决赛至少能拿一个冠军。”昔日的少年“金牌王”希望用城运会冠军为自己正名,从而再进国家队。

  城运会决赛前一周,长期的高强度训练让罗泽鹏感觉有些疲劳。他给教练刘涛打了个电话,但话到嘴边他又咽下去了,“我不好意思说,我想也许我能熬过去,比赛就快开始了。”第二天,罗泽鹏照常训练。一套六个串的动作,他做了三个串就做不下去了。他试图跟教练说说,却被呵斥了。那时候,雷鸣已是四川队主教练,喜欢泡着功夫茶坐在场边督导训练。雷鸣发现不对劲,过去嘱咐罗泽鹏“练的时候小心一点,注意别受伤。”又一个三个串的翻腾,罗泽鹏落地瞬间传来“嘣”的一声,吓坏了在场的人,练体操的人都明白,伤得不轻。“当时的感觉是右小腿的筋拉出去又弹回来了,接着是钻心的疼。”看到这一幕,雷鸣知道教训教练为时已晚,生气地将端在手里的茶碗狠狠地砸在桌上,茶碗碎了。

  罗泽鹏的心也碎了,但要强的他仍坚持着去了城运会。“连续几天赛前训练都不行,但总想着就落地那一下,忍忍吧,看能不能过去。”忍受着落地剧烈的疼痛,他参加了单杠和双杠比赛。单杠落地的一刹那,他疼得当场晕倒在缓冲垫上,教练将他抱起来。那一年,他的单杠仅获第7。罗泽鹏说:“从小练体操一帆风顺,被国家队遣返是第一次重大的挫折,我没迈过去,好不容易等到城运会东山再起,老天又没给我机会。”彼时,罗泽鹏已不再是那个面对挫折选择逃避的少年,只是自嘲:“人可以辛苦,但不要命苦。”

  重回国家队 他一度失眠

  老天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它赋予罗泽鹏天赋,也给予他更多的挫折和希望。2009年全运会,四川队获得团体第三,罗泽鹏还获得跳马第6。那时候,在四川队与罗泽鹏一批进入的队员都已经离队了。和他同龄的四人有三人都不在体育系统,两人读书,一人去了杂技团。但因为那一次触底反弹,罗泽鹏依然充满着希望。

  今年2月22日,罗泽鹏又等到了千载难逢的去国家队训练的机会。虽然是代训,但罗泽鹏非常珍惜。刚去的几天,他甚至有些不适应,睡不着。“队友问我怎么11点多还不睡,我说一想到第二天早上8点睁开眼又训练,睡不着。其实我不怕训练苦,是怕完不成任务。”8年前出走,有说是罗泽鹏受不了枯燥的训练逃离了,但现在罗泽鹏不会了,“我是个急性子,但也是自我暗示特别强的人,我会告诉自己不着急,慢慢来,需要适应的过程。现在,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跑了。”

  罗泽鹏喜欢唱歌,水平不错。但去了国家队,有朋友邀约他出去唱歌,他都拒绝了。“养成好的生活习惯,另外,出去唱歌影响不好。”罗泽鹏心想,再也不能错失这一次的机会了。

  现在在国家队训练,罗泽鹏并不得心应手,人家能完成两套动作,他只能完成一套半。对比同龄人,偶尔罗泽鹏也会灰心,但他学会了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就像存钱一样,国家队训练长期积累,每天都在存钱,参加一次比赛用一部分……我比他们积累少,所以还需更加努力!”

  罗泽鹏为自己树立了近期目标,通过代训并留在国家队,练体操到2017年。罗泽鹏依然渴望实现梦想,“我现在的想法就是争取在全运会拿跳马冠军,然后多参加比赛多拿成绩,重回高水平行列与他们竞争,我的最终目标还是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

  事件回放

  2005年 体操“未来之星”离队出走

  2005年4月12日,被称为四川体操“未来之星”的15岁少年罗泽鹏悄然从四川体操队出走。他当时留下一句话:“不想练体操了,想去搞网络游戏挣钱。”按照罗泽鹏的教练和父亲的描述,罗泽鹏的出走与网络有着莫大的关系。

  罗泽鹏出走的消息经成都商报报道后,引起各界的关注。为找到这位迷失的体操冠军,成都商报记者还陪同他的父亲游走于成都的大街小巷。4月20日凌晨,罗泽鹏的父亲得到线索,驱车前往宜宾叙永找到了失踪8天的儿子,但短暂会面后,罗泽鹏又溜走了。

  此后在包括省运动技术学院等方面的努力下,迷失的浪子罗泽鹏最终回归体操。

  记者手记

  “霉霉”师兄触底反弹

  从省运会“金牌王”到离队出走,从众人期盼中归来到因骨裂痛失城运会冠军……但这些像好莱坞电影中的情节,让他在每次受挫后都孕育着希望,“我觉得自己真的有点霉,也该触底反弹了吧。”

  说到倒霉,罗泽鹏有个绰号就叫“霉霉”。其实,最开始给他取绰号的队友李洪武压根儿没料到之后发生的事情。“那时候刚进队,李洪武喜欢给人取绰号,全兴队的马麦罗大火,他叫我‘麦罗’,后来看球赛,有个球员叫罗梅罗,他们又喊我‘梅罗’,有时候喊‘梅梅’。”有一次,罗泽鹏去长辈张叔叔的空间浏览,留了个脚印,张叔叔回复打错字,写道:“‘霉霉’你来过啦!”后来,“梅梅”就变成了“霉霉”。队友调侃,罗泽鹏从来不生气,后来还自称是“霉师兄”。虽然罗泽鹏有点不顺,但他现在川队的主管教练张鑫可不希望他真的那么倒霉,在张鑫的手机通讯录里,罗泽鹏仍叫“梅梅”。

  罗泽鹏4岁开始练体操,如今快20年,体操陪伴罗泽鹏度过了他的青春岁月,也留下了累累伤痕。罗泽鹏从未后悔,他说:“人生没有如果,我想要一个正名的机会。如果最终没有实现,有一天我离开体操这个大舞台,我会把这段经历当做人生的财富,没有体操,不会有现在的我。”

  邹凯惜泽鹏:他是我的“加强版”

  四川体操的国家队队员中,与罗泽鹏关系最好的是邹凯。在四川体操队的时候,邹凯比罗泽鹏早一两年进队,2002年两人一起进国家集训队,如今邹凯已是中国奥运史上惟一的“五金王”,但罗泽鹏还没有一个全国冠军。

  其实,罗泽鹏的身体条件比邹凯更好。邹凯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小时候我觉得他就是我的‘加强版’,现在我也这么说,他力量比我更足,而且除了自由操、跳马实力出众,单杠、双杠也很强。”2004年罗泽鹏被退回四川队后,邹凯一直没再见过他,直到2008年全国体操锦标赛两人才又见面。“那时候第一感觉是他的精气神好多了。”那次,罗泽鹏跳马仍获得第三,邹凯占据自由操和单杠两项榜首,锁定北京奥运会男团主力位置。

  2008年北京奥运会体操单杠决赛邹凯摘得金牌时,在电视机前的罗泽鹏眼中闪着泪花,也无比心酸。“我当时在想,如果没有过去的那段波折,也许我也能有机会去奥运会。”那时候,罗泽鹏才真正意识到,青春期的叛逆,就像站在人生十字路口选择了另一条岔道,“当我走回来时,发现已绕了一大圈,我的光阴、才华都浪费了。”

关键字: 罗泽鹏 体操 新星
责任编辑: 江米小枣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