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体育 > 综合竞技 > 综合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邹市明:最初练拳击瞒着母亲 只想不要老被欺负

我很高兴地看到邹市明在首次集训中就迅速学习了职业拳击技巧,他是在训练中最努力的拳击手。在下个阶段的训练中,市明应当将重点放在如何放低重心并让他拳头更有力,并最大限度的发挥他们的力量。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带他一起训练了!”

  罗奇 著名拳击教练,曾指导过泰森、帕奎奥

  “我很高兴地看到邹市明在首次集训中就迅速学习了职业拳击技巧,他是在训练中最努力的拳击手。在下个阶段的训练中,市明应当将重点放在如何放低重心并让他拳头更有力,并最大限度的发挥他们的力量。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带他一起训练了!”

  张传良 中国拳击队总教练

  “他在澳门比赛后的练习情况我没有亲眼看到,所以不能下结论。就他在首场比赛中的表现来说,他如果有针对性地改变腰部、腿部的力量,适应了职业拳击的节奏,六回合比赛对他来说也不用担心。”

  “中国拳击所有的希望”,这是美国著名杂志《纽约客》很早之前采访中国拳王邹市明时给他下的定义,拥有83年历史的《纽约客》是美国最具知识分子精神的杂志,早已融入美国社会文化生活的一部分,那时候尚在打业余比赛的邹市明已经让西方世界感到震惊,但贵为拳击中心的美国也没想到,这个来自中国的男人之后会进一步走近他们,最伟大的推广人阿鲁姆、最伟大的教练罗奇,还有一个最伟大的拳手?

  距离邹市明澳门职业拳击首秀过去一个多月了,第二场比赛的时间、地点以及对手也已经确定,过去一个多月,邹市明没有高调地亮相,也没有太多的宣传,这位刚刚完成职业拳击处子秀的前奥运冠军似乎在公众的视野里短暂消失了,邹市明在做什么?对于首秀的感受?第二战作何安排?一系列的疑问驱使笔者去联系邹市明,也让邹市明在公众面前还原一个真实的自己。

  曾因臂展太短被刷

  邹市明没有按照约好的时间接受采访,但一个小时后,笔者还是听到了电话那一头熟悉的声音,“姑父去世了,昨天一直和表弟一起守灵,今天去了殡仪馆……”亲人的突然离去让邹市明五味杂陈,也没注意手机 已经没电,联系到邹市明的妻子冉莹颖后才知晓原委,这让笔者多少觉得不合时宜,但邹市明依然表示:“约好了,就应该接受采访,还是不改时间了。”尽管头顶光环,集荣耀与目光于一身,但真正接触到邹市明,你依然可以清楚读出他的真诚与朴实,那种他十几年前从贵州遵义走出来时就从未剥离过的朴实。

  儿时的邹市明在同龄人中并不扎眼,身材瘦小,学习成绩也很普通,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反正在别人眼里不是一个聪明的孩子。”而做幼儿教师的母亲又异常严格,对一个成绩不好的儿子管教远远多于溺爱,即使今天邹市明谈起母亲,言语间依然流露着一丝淡淡的畏惧,“妈妈脾气不好,小时候经常会说,‘你怎么那么笨?’我就很怕,‘朽木不可雕’这样的话也常听到。”在诸多否定中,邹市明的儿时生活有些失意,直到他遇上了拳击,属于他的人生才开始改变,“进了拳击队后,我开始听到了赞许,教练很喜欢我,我几乎每走一步都能得到肯定,人都需要被肯定,是拳击让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邹市明对于拳击的热爱无需赘述,而这份热爱背后不仅仅是因为邹市明天生比多数人都擅长打拳,更源于他自我价值的体现。值得一提的是,邹市明起初学拳也是瞒着母亲的,等到家里人知道他练拳已经是大半年后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拿了全省第二名。”

  最初选择练拳击,邹市明并没有太多崇高的理想,“当初练拳击只不过是想强健体魄,不受别人欺负,我的个子比较小,在学校的时候免不了被欺负,而且我最先学的是武术,但感觉武术套路太墨守成规,我这个人天生不爱受拘束,拳击就自由多了,而且拳击的实战性更强。”邹市明练拳击的时间有些晚,差不多16岁才开始接触,不过上天冥冥中就赋予了这个貌不惊人的孩子过人的拳击天赋,哪怕从他的身体条件看,压根不算一个好的拳击苗子,“刚开始选拔,我是被刷掉的,因为我的臂展很短,比身高还要少一厘米,从硬件上属于没什么发展前途的,不过我学东西很快,别人需要较长时间掌握的技术要领我很快就领悟了。”除了与生俱来的天赋,邹市明的刻苦也帮了他,在体校的时候,他很少和同学外出玩耍,常常一个人在训练场挥汗如雨,即便后来进入国家队,春节回家,大年初一邹市明还拖着当年体校的队友一起在寒风中舞动双拳……队友眼中的邹市明不出出汗就难受。

  “海盗式”打法受质疑

  这一切都是邹市明当年的珍贵记忆,如今邹市明的业余拳击生涯已经画上了一个完美句号,等待他的是在职业拳击中的新挑战,刚刚过去不久的澳门首秀引发了轰动效应,不过比赛的过程在公众和媒体间也是众说纷纭,邹市明自己作何感想?“其实我对自己的表现是比较满意的,毕竟这是我的第一场职业拳赛,之前十多年都在打业余赛,对于职业拳赛很陌生,需要一个适应过程,从为未来打基础的角度,这场比赛达到了效果。”不少人认为邹市明没能以KO方式完成比赛是一个遗憾,对此,邹市明也有自己的看法,“赛前我们没有制定两个回合或者三个回合KO对手的目标,团队和自己都希望能够充分利用首场比赛去适应职业拳击的节奏,因此打满4个回合对于我个人更有价值。”

  尽管如此,邹市明也坦言自己的表现不够完美,主要原因依然是缺乏职业拳赛大场面的经验,“过去打业余赛事,我赛前一般会有点小紧张,也有些兴奋,但这次很奇怪,我在后台听到赛场震耳欲聋的喊声,我完全没有紧张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业余拳赛肩负着为国争光的重任吧,打职业拳击我反而没有什么压力。”没有压力有时候也并非是好事,邹市明回忆那场比赛,笑言自己完全处于一个极度亢奋状态,在比赛中甚至让自己有些失控,“登上职业拳台一直是我的梦想,站上去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终于实现了梦想,而且现场的气氛异常火爆,那么多人都在为我加油,我明显兴奋过头了,比赛中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影响了一些细节上的发挥。”万事开头难,邹市明很清楚这一点,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训练中的东西在比赛里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其实我训练的反应非常好,但真正打比赛就达不到训练的效果了,我估计自己只发挥了训练水平60%到70%吧,我想第二场比赛,我从身体到心理上都能更适应这种感觉,会有更好的表现。”

  过去谈到邹市明就自然而然会想到著名的“海盗式”打法,这少不了恩师张传良的悉心调教,这种打法似乎也恰恰是为邹市明量身定做的,“因为我手短,要想打到别人又不能被别人打到,就需要钻研步伐,用移动来弥补臂展的不足,要能进去也能出来……”“海盗式”打法成就了邹市明在业余拳坛的巅峰,转职业后却不免成为争论的焦点,打一拳就走的战术能否适应职业拳击的要求也在邹市明首秀后被不断质疑,甚至一些媒体也认为这会成为邹市明从业余向职业转型的一道坎,“每个拳击手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特点,比如泰森的组合拳发力,比如霍利菲尔德老到的战术运用,比如霍亚全面的技术,‘海盗式’是我的风格,我不会摒弃自己的优势。”

  金牛座 与生俱来的倔强

  金牛座的邹市明有着与生俱来的倔强,不过他对拳击的钻研从不乏理性的分析,“你不能看到别人擅长什么打法就生搬硬套,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走,永远不能超越对手,‘海盗式’是根据我的自身特点独创的打法,也很适合我们中国拳手,‘中国风’走到哪里我都不会丢掉。”

  这一点也得到了教练罗奇的肯定,曾经执教过泰森、帕奎奥等伟大拳王的罗奇告诉邹市明,虽然从业余转向职业,但并不意味着对过去的全盘否定,作为一个技战术能力已经相当成熟的拳手,所要做的就是在一些细节上的调整和提高,那么邹市明首秀之后暴露出了哪些弱点呢?邹市明是一个坦诚的人,他透露:“罗奇和我私下交流过,对我的第一场比赛也比较满意,但是也提出阵地战的能力还有所欠缺,在力量和拼打方面需要更大的提高,这也是我们在第二场比赛前需要着重关注的东西。”

  目前,第二场比赛的时间和地点已出炉,7月27日在澳门,他将面对墨西哥拳手吉斯·奥特加,进行六回合的比赛,邹市明提前向笔者透露了一些备战计划,“基本在5月下旬我就要奔赴美国拉斯维加斯进行新一轮封闭训练,在体能、力量上面的训练会加强,目的就是要让我的对抗能力和杀伤力增强。”可以预见,这次训练将比第一场比赛前以适应为主的训练更加艰苦,邹市明倒是一如既往的乐观,“这次集训的时间差不多也是两个月,比赛预计也会在两个多月后进行,教练已经提前和我打了招呼,‘嗨,zou,等着受折磨吧’。”除了技战术方面,邹市明还提到自己英语能力还不过关,“因为英语不够好,和罗奇的沟通上还不够流畅,平时训练中还可以慢慢沟通,比赛中每个回合中间只有1分钟的间歇,英语不好,教练的指令就会模糊,现在我也考虑去聘请一个英语老师,加紧学习。”

  妻子当英语私教

  奥运之后忙于各种公益宣传活动,紧接着就是转职业备战第一场比赛,邹市明过去大半年都马不停蹄,反倒是最近一个月成为了他相对轻松的日子,“最近主要都在贵州老家,要陪陪父母和家人,一直以来,对他们照顾都不够,原来计划和妻子一起去旅游的,因为结婚两年多了,我还欠她一个蜜月旅行呢,但她太累,之前一直跟着我忙碌,旅游也只好作罢了。”事实上,早在2011年备战奥运期间,邹市明就曾“发誓”要在奥运后补妻子一个蜜月,但这个计划看上去得一拖再拖了。

  “打拳那么多年,一直和家人聚少离多,觉得对他们亏欠很多,尤其是妻子,为了我的事业,她放弃了自己的事业,现在打完奥运又打职业,她都以我为中心,跟着我四处走。”邹市明言语之间满含愧疚,不过有一个精通英语的妻子贴身照顾,明显让他省去了不少麻烦,“她英语能力比我强,在美国的时候妻子帮我对外沟通,我自己倒轻松了很多。”在聘请一个专门的英语老师之前,妻子冉莹颖就代为教授英语,“出去吃饭或者买东西,她有意识地让我去说,一字一句的教我。”

  忙于训练备战,邹市明的生活难言轻松,不过他却表示自己当下很幸福,“原来没有打职业比赛前,我就想着要去拿金腰带,但真正走上职业拳台以后,反而看得更开了,我要更多地去享受比赛本身,能够走到这一步,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了。”一直以来,邹市明都怀揣着要打职业赛,要拿金腰带的愿望,但能否成功也是一个未知数,首秀之后也有一些人对邹市明的前景持怀疑态度,不过邹市明本人看得很淡,“失败很正常,拳击台上没有常胜将军,如果失败我还会继续努力……”

  如今的邹市明远比很多人看得要远,一个更远大的目标已经在他内心生根发芽,“中国的业余拳击已经在奥运舞台上获得了好成绩,但职业拳击在中国依然处于一个相对闭塞的状态,我希望不论自己现在是打拳还是今后退役,我都能在中国推广普及这个项目,去宣传拳击的文化,并且实实在在帮助那些喜欢拳击的中国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 责任编辑:江米小枣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