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体育 > 综合竞技 > 综合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郭川专访:航海类似少年派 环球一圈至少几百万

一个人驾一艘船绕地球一周,看似风光,其实不然。除了凶险的大海,孤独也是最大的敌人。
  •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   2012年11月18日,中国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40英尺级无动力帆船从青岛出发,在不靠岸、不补给、不间断、无后援的情况下,经太平洋,过合恩角,经大西洋,过好望角,经印度洋,最后返回青岛,全部航程为21600海里,创造了国际帆联认可的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世界纪录。   图为郭川爬上码头跪在妻儿面前。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   2012年11月18日,中国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40英尺级无动力帆船从青岛出发,在不靠岸、不补给、不间断、无后援的情况下,经太平洋,过合恩角,经大西洋,过好望角,经印度洋,最后返回青岛,全部航程为21600海里,创造了国际帆联认可的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世界纪录。   图为郭川爬上码头跪在妻儿面前。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郭川(左一)上岸后与前来迎接他的家人拥抱庆祝。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4月5日,郭川(左一)上岸后与前来迎接他的家人拥抱庆祝。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郭川爬上码头跪倒在妻儿面前。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郭川爬上码头跪倒在妻儿面前。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郭川(前右)上岸后与迎接他的家人在一起。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4月5日,郭川(前右)上岸后与迎接他的家人在一起。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郭川儿子给郭川戴上花环。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郭川儿子给郭川戴上花环。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郭川妻儿在码头上等待郭川归航。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郭川妻儿在码头上等待郭川归航。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郭川在冲过终点后热泪盈眶。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4月5日,郭川在冲过终点后热泪盈眶。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郭川与母亲在码头上相见。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郭川与母亲在码头上相见。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郭川冲过终点线后引燃燃烧棒庆祝。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4月5日,郭川冲过终点线后引燃燃烧棒庆祝。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热心的市民为郭川送上水饺。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热心的市民为郭川送上水饺。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郭川在返航途中驾驶“青岛号”帆船。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4月5日,郭川在返航途中驾驶“青岛号”帆船。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活动现场吸引大批媒体采访。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活动现场吸引大批媒体采访。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郭川在返港途中驾驶“青岛号”帆船。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4月5日,郭川在返港途中驾驶“青岛号”帆船。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郭川在计时牌前庆祝他创造的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137天20小时2分28秒的世界纪录。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4月5日,郭川在计时牌前庆祝他创造的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137天20小时2分28秒的世界纪录。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当地市民争相拍照一睹郭川风采。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图为当地市民争相拍照一睹郭川风采。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4月5日上午,48岁的青岛籍船长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在经历138天的漫漫航行后,荣归青岛母港,成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中新社发 徐崇德 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郭川在青岛奥帆中心为他举行的欢迎仪式上展示国旗。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4月5日,郭川在青岛奥帆中心为他举行的欢迎仪式上展示国旗。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查看详细方案>>
  •   4月5日,郭川在返航途中驾驶“青岛号”帆船。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4月5日,郭川在返航途中驾驶“青岛号”帆船。新华社记者李紫恒摄 查看详细方案>>

  一个人驾一艘船绕地球一周,看似风光,其实不然。除了凶险的大海,孤独也是最大的敌人。

  2012年11月18日,郭川从青岛出发,开始不间断环球航行。137天后,他回到青岛。2013年5月2日,国际帆联确认了航行纪录,郭川就此成为首个完成单人环球航行的中国人。为了这次航行,他准备了3年。5月15日,郭川应邀出席在巴黎举行的法国帆船界大聚会,随后前往巴塞罗那考察训练,明年他可能成为首个参加跨大西洋赛的中国人。

  郭川自2004年起在法国自费训练,用了近十年实现环球航行,也让国际帆船界认识了“中国GUO”。在巴黎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郭川说他的成功很难复制,中国人对航海的认知远远不够,诸多条件也不成熟,要完成环球航海,最重要的是学会跟大海做朋友。

  海上的日子

  如同浮萍独自漂泊137天

  2013年4月5日早上7点,郭川驾船抵达青岛港,未等靠岸他便跳进海里,游上岸后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终于回家了。”郭川说,那会儿就想早点上岸,过去的137天,他一直在海上漂着,如同浮萍。

  回来后,郭川抽空看了李安的电影《少年派》。“有些地方还是有相似的感觉,当然,电影稍有艺术夸张的成分在里面。”郭川说,他能感受到派一个人在海上的孤寂,也偶尔会想起自己的海上生活。“大海让人有恐惧感,尤其是晚上。你要学会跟它做朋友,大海有凶勐的一面,也有温情的一面。”

  电影中的飞鱼令人印象极深,郭川说热带地区比较多,经常能飞几十米,“实际上,飞鱼白天不会往船上飞的。晚上偶尔会撞到船上,早上一睁眼会发现有很多鱼。”郭川说,飞鱼肉质不好,口感一般。

  郭川环球航行是有标准定义的,根据国际帆联要求,航行总距离不能少于21600海里(约为40000公里),等于绕赤道一周。在巴黎的航海论坛上,郭川播放了他的航海日记,有一段经过合恩角的画面,“我身后的那个小山峰,就是合恩角。”对着镜头说完这句话,郭川长舒一口气。合恩角,被誉为航海界的珠穆朗玛峰,迄今共有超过500艘船在那里沉没。

  但郭川说这不是最大的挑战,他最担心的是船出故障,“修不好,走不了是最麻烦的。”不过,这一路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可能是因为我之前吃了太多的苦。”

  未来的日子

  明年参加跨大西洋航海赛

  5月15日,小雨。郭川如约来到巴黎西郊的一个公园,那里有一个法国航海界论坛在等他。论坛的主题是4年一届的“朗姆酒之路”跨大西洋航海赛,这是郭川的下一个挑战。

  论坛安排了郭川发言。“在你们法国,扬帆出海可能从小就经历过,但我直到30多岁才知道什么是帆船。”郭川用英语说道,“巴黎正在举办世乒赛,你们对帆船的了解,如同我们对乒乓球的了解。”欧洲人是航海运动的鼻祖,水手的社会地位相当高,英国完成环球航行的水手都会授爵,法国的水手则会受到总统接见。

  2009年,郭川曾随绿蛟龙号参加过沃尔沃帆船赛,那时他是船上的媒体船员。郭川的航海日记播了5分钟,结束后全场响起了掌声。郭川在论坛上还碰到了老朋友米歇尔·德卢瓦约,后者是法国航海界的灵魂人物,单人环球航行用了73天,几乎是郭川的一半。去年两人几乎同时起航,但在海上擦肩而过,只相距几海里。

  跨大西洋航海赛从法国布列塔尼出发,终点在加勒比海的皮特尔角,这是郭川的下一个挑战。“朗姆酒之路”是职业航海家眼里的奥运会,之前从未有中国人参加。“今年不会参赛了,准备一段时间后我回法国训练,初步计划明年参加这站比赛。”

  跨大西洋赛之后便是巴塞罗那世界赛,用40英尺船还是60英尺船参赛,郭川比较纠结。

  离岸的日子

  每次赛前郭之队四处化缘

  郭川的成功看似简单,却难以复制。他大学专业是飞行器控制,毕业后参与过商业卫星发射,懂仪表,这对驾船有帮助。

  48岁的郭川在航海圈并不老,“20多岁,看上去体力不错,但经验差很多。”郭川说帆船运动员需要具备很多素质,除必要的体能外,努力、冒险精神和智慧同样不可或缺。

  郭川10年前开始帆船训练,他说这是必需的积累。“需要一步步来。”郭川说,中国目前对航海的认知大部分只局限于奥运会帆船赛,“奥运会比赛都是小船,就像是汽车的场地赛;航海则都是大船,类似越野赛和拉力赛。”

  郭川此番环球航行用的船是从法国买的,原本要拖到青岛改装,但没有公司能接。他不得已只能在香港改装。改装需要的光伏太阳能发电系统,国内也无法满足。另外,航海必备的眼镜、衣服以及食品,国内都无法提供。

  更重要的是资金,航海是一项烧钱运动。“像我这样40英尺的船,这一趟(环球航行)至少得几百万元。”每次赛前,郭川的团队都要四处“化缘”。资金不足,他的岸上团队只有6个人,很多事都要亲自去做;而法国人德卢瓦约的团队则超过20人。

  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巴黎报道

  本版图片/郭川

  • 责任编辑:江米小枣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