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体育 > 综合竞技 > 综合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围棋俱乐部回应:只是想让孩子从椅子上下来

李女士说,4月9日下午6点,孩子上完围棋课,从教室里出来,眼睛红肿,喉咙也哑了,一只耳朵通红。李女士一问,孩子说,被戴老师打了。

  上周本报报道,读者李女士说,她儿子天天(化名)在包家恩棋类俱乐部被老师打了。

  李女士说,4月9日下午6点,孩子上完围棋课,从教室里出来,眼睛红肿,喉咙也哑了,一只耳朵通红。李女士一问,孩子说,被戴老师打了。戴老师重重地打他头、扇他巴掌、扯耳朵,还打手。原因是上课时,天天在教室内走动。事情发生后,李女士说,她多次与包家恩棋类俱乐部联系,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她满意的答复。

  不过,俱乐部负责人包家恩表示,事情不是李女士所讲的那样。当时天天站到了窗户边的椅子上,非常危险,任课的戴老师情急之下,叫天天立即下来,轻拉了孩子的耳朵,并将书卷起来轻碰了孩子的脑袋和手心,还向天天指出该行为的危险性。

  “上课时李女士就坐在大厅,教室里老师上课的声音都能听到。如真像李女士所说,孩子被打后当即嚎啕大哭,到下课时已哭哑,那么李女士在上课时就该听到孩子的哭声了。”包老师说,孩子在下课后还主动向老师提了3个问题,并不像李女士所称,对围棋及老师产生了抗拒和厌恶。

  包老师表示,事情发生后,戴老师特意携带小礼物到幼儿园看望天天,并告诉他,下次课上不要有此类危险动作。但是礼物被李女士退了回来,声称孩子接受了礼物是不懂事,家长不接受。

  关于赔偿一事,包家恩老师表示,李女士把小礼物退回来后当晚,要求俱乐部赔偿10000元,并要俱乐部作出书面保证,要求如天天头部有任何问题,以后均由俱乐部负责。

  李女士还投诉到了宁波市体育局,在体育局体总秘书处协调时,李女士要求除赔礼道歉、检查身体外,还要求俱乐部赔偿1万元,但戴老师表示,他个人愿意赔偿4000元,后来经过协调,戴老师表示,他个人愿意赔偿6000元。

  此后,戴老师陪同李女士一起带天天去了第一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孩子无碍。至于6000元的赔偿金额,包老师表示,俱乐部从头至尾从未提出过该数额的赔偿,也未同意过该赔偿金额。而最后的2000元赔偿方案,包家恩老师表示,这是宁波市体育局体总秘书处的方案,并不是他们俱乐部的意见。

  包老师表示,俱乐部开办7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围棋的普及和推广,为宁波市培养了大量的小棋手,同时也把小朋友的身心健康放在首位,“俱乐部今后将进一步加强安全监管工作,并接受广大家长的监督。” 本报记者 王丹静

  • 责任编辑:江米小枣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