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体育 > 综合竞技 > 综合聚焦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邹市明职业路上再启程 制定新计划恩师充满信心

昨晚9点,邹市明再度启程赴美,他先要在洛杉矶降落,然后转机前往拉斯维加斯,那里有他们的训练基地。”

  昨晚9点,邹市明再度启程赴美,他先要在洛杉矶降落,然后转机前往拉斯维加斯,那里有他们的训练基地。第二场职业拳赛之前的备战,就此开始了。 首战过后,邹市明喜欢将自己的职业之旅比喻为长跑,“第一场打四回合,就像一场迷你马拉松;第二场将要打六回合,相当于半程马拉松了。”邹市明说,“想要扭转过去十几年在脑中根深蒂固的业余拳击的思维,并不是一两场比赛就能做到的。以前职业赛场只是一个幻影,现在打过之后,我才深知自己的不足。”

  反响

  在两年之内赢得金腰带?首战之后,很多人摇头:看不到希望。但邹市明说,“这些我都可以接受,各种声音都是希望我变得更好。”

  1月23日,邹市明宣布成为职业拳手;4月6日,邹市明在澳门威尼斯人酒店完成了职业赛场的处子秀。

  尽管他在这场4回合的较量中以点数优势战胜瓦伦祖拉,但观众们觉得并不过瘾,在很多人看来,两届奥运金牌得主面对一位被精心挑选出的满脸稚气的对手,应该以干脆利落的K O结束才符合逻辑。邹市明不仅没能顺应这种逻辑,还让自己的种种弱点暴露无遗:闪躲太多、力量不足、拳头不够重……

  打完比赛,邹市明开始在网上搜集各种对自己的评论,有赞扬的,有批评的,后者占了多数。

  贵州省体工大队拳击教练刘杨海认为,虽然过去几个月中邹市明的技术已有质的提高,但还存在无谓跑动过多、出拳节奏变化不够等细节上的不足。从事拳击报道的专业记者斯科特·克里斯特表示:“坦白说我就是质疑者之一,他已经31岁了,在力量方面明显不足,防守也是弱点,并且炒作也显得有些过度。”

  在两年之内赢得金腰带?很多人摇头:看不到希望。

  “这些我都可以接受,各种声音都是希望我变得更好。”邹市明承认,第一次站上职业拳台,自己还不是很适应,“我现在想起来,觉得当时有些兴奋过头了。记得打完第二回合的比赛后,我问训练师,这是第几回合了,他说第二回合,但我却一点概念都没有,就又问,还剩下几个回合?”

  两周前在北京,邹市明和他的经纪人团队组织了一场媒体见面会,有记者问:迷茫吗?失落吗?邹市明挠着头笑了笑:“为什么要失落呢?我觉得,我的表现还算可以吧,我们团队也认为这是一场成功的比赛呢。打了十多年的业余拳击,很多东西根深蒂固,很难在两个月的特训之后就扭转过来,前两个回合不知不觉又回到了‘奥运模式’,还是以前的打法。请大家多些宽容,第2场我会好起来的。”

  调整

  转型,包括技战术打法上的改变,还有对全新环境的适应。“这就是职业比赛的一部分,我必须去适应。”邹市明调整自己的心态,也调整着自己的目标,“我希望自己的尝试能让中国拳击受到更多的关注。”

  结束了首秀的邹市明,将自己隐藏了起来。“大约有四、五天的时间,我将自己完全放空。”他回到贵阳的家中,将时间全都交给了家人。两岁的儿子轩轩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邹市明跟他一起玩耍。“以前他起床只会找妈妈,现在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多了,也会到处找爸爸。但是他又太调皮,有两次,惹得我动手揍了他。”邹市明还打算带着家人,前往马尔代夫旅游,结果因为缺少经验,临时订不到航班和酒店,只能选择去三亚。

  这样悠闲的时光没有持续多久,邹市明又开始思念拳套以及那种撞击的感觉。“歇了一段时间,心里有些没着没落的。”他开始一遍遍地看首场比赛的视频,“第一次一口气看了3遍,前前后后,加起来看了有10遍左右。”

  在澳门分开时,体能师给邹市明布置了一些作业。“他嘱咐我,在调整的同时一定要保持一定量的锻炼,所以我经常在阳台上、在小区里练一练,对着空气打两拳。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去训练了,我想早点去(美国)。”

  第二个阶段的特训,已经在等待着邹市明。“体能师走的时候还说,‘我们会有更多的办法来折磨你’。我说,‘来吧,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其实身体上的折磨还好,我现在思考得更多的是,怎么更快更好地去转型。”

  转型,包括技战术打法上的改变,还有对全新环境的适应。“以前参加奥运会,从第一天打到最后一天,教练就是让我低调低调低调,比赛之前越少看到我出现在镜头里、越少看见我的消息越好。这次在威尼斯人酒店,经纪人团队给我安排了很多活动很多采访,说实话有点影响到了,但这就是职业比赛的一部分,我必须去适应。职业比赛就是打一天,你要把自己练的东西全部展示给别人看。”

  邹市明调整自己的心态,也调整着自己的目标。

  “过去我认为金腰带就是我的终极目标,年轻的时候,总向往着鲜花、掌声,现在看来,我认为自己的责任是打造更大的平台。打奥运会每个级别只能有一个人出头,全运会冠军也只有一个,那些第2名第3名的拳手他们怎么办?我希望自己的尝试能让中国拳击受到更多的关注,中国拳手也多一条出路。”邹市明说。

  备战

  为了打好第二仗,教练罗奇已经为邹市明制定好了计划:“在下个阶段的训练中,重点将是如何放低重心,并让他的拳头更有力。”而恩师张传良则很担心邹市明在力量上的问题,“他说国家队现在有一种新的练习方式,建议我按照这种方式练一练。”邹市明说。

  7月27日,邹市明将在澳门威尼斯人酒店迎战墨西哥选手杰西·奥特加,双方将进行六个回合的较量。

  “我见过奥特加,就在澳门,他是墨西哥拳王埃斯特拉达的陪练。”对于新的对手,邹市明似乎有印象,“他是从115磅下来的,降了两个级别,个头好像比我高,据说是当地的未来之星。”

  跟第一场一样,对手并不是邹市明和他的经纪人团队挑选的,而是由职业拳击配对师确定。敲定对手的第二天,他的团队就开始搜集奥特加的资料,“上一场打瓦伦祖拉,我们只找到一段3回合的训练视频,这次应该会多一些。”他开玩笑说,希望能有机会得到菲律宾拳王帕奎奥的指点,“他赢过很多很多的墨西哥拳手,相当有经验。”

  在进入职业拳坛前,奥特加已参加过20多次业余拳击比赛,转职业后不到一年,即获得了4胜1负的成绩。与首战相比,回合增加,对手实力更强,难度无疑更大。“就像半程马拉松完全不同于迷你马拉松一样,多两个回合就是一种极大的挑战。但邹市明还是邹市明,我喜欢在短时间内接受更大的挑战。”邹市明说,“我甚至已经做好了被击倒的准备,其实很多拳王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看你被击倒之后怎么站起来。我还是对自己有信心,我的经纪人和推广人不会把精力放在一个不看好的人身上。能不能取得成功?我期望用我的实力来回答这个问题。”

  为了打好第二仗,教练罗奇已经为邹市明制定好了计划:“在下个阶段的训练中,重点将是如何放低重心,并让他的拳头更有力。”邹市明的恩师张传良也对昔日弟子充满信心:“就首场比赛的表现来说,如果有针对性地改变腰部、腿部的力量,适应了职业拳击的节奏,六回合比赛对他来说不用担心。”奔赴美国之前,邹市明曾前往上海,与张传良会面,“他很担心我在力量上的问题,他说国家队现在有一种新的练习方式,建议我按照这种方式练一练。”

  与邹市明一同赴美的,仍然是他的妻子冉莹颖。后者同时还是他的管家,两人分工明确,邹市明只管训练,冉莹颖负责管账以及其他大小事务。“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们这次会带上驾照,在那个地方没有车子是非常不方便的。租房是一个头疼的问题,那块房租很贵,练了几个月我们又要回来打比赛,一个月三、四万元,空在那里实在太浪费。”单飞之后,邹市明体会到了量入为出的难处,“没有了国家的支持,现在靠的是以前的积累。”他还开着玩笑,“之前朋友来借钱我都不会拒绝,麻烦大家帮我呼吁一下,欠我钱的朋友赶紧还吧。”

  • 责任编辑:王玮男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