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屁股摸不得?何振梁与张吉龙的相似之处

\

  何振梁先生的逝世并未引起国家体育总局的重视

  大公体育1月6日讯(文/刘派)何振梁老先生辞世,引发大家的关注和哀悼,也引发了一些有关陈年往事的争议,事件起因,还要说到一份体育报纸:《中国体育报》。

  《中国体育报》是新中国最早的体育类日报。但就是这样一份具有官方色彩的报纸,却没有报道与何振梁去世有关的任何消息。

  据各方面消息,《中国体育报》没有报道何振梁先生的消息是因为“上级通知不让报”,并且事情还要追溯到2007年,原国家体育总局党组书记李志坚(刘鹏的前任)在《中国体育报》发表署名文章《申奥六鳞》,在文章中,李志坚将矛头直指何振梁,说出“有些媒体,出于好心,喜欢定向奉送‘体育外交家’、‘奥林匹克外交家’的美誉”。

  除了李志坚外,我们比较熟悉的另一位老领导袁伟民也与何振梁先生有些不睦,袁伟民在《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一书中也不点名的批评何振梁在申奥过程中存在“不合作、贪污腐败、行贿受贿”等行为。

  从这两个事件中,我们不难看出,何振梁先生与一些体育总局的领导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中国体育报》的主管单位是国家体育总局,此次所谓的“上级通知不让报”究竟是源于哪个上级,我们也不难猜测。

  但与体育总局的领导们不同,中国其它的主流媒体还是对何振梁先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在北京时间昨晚《天下足球》节目后播出了一个与何老有关的专题片,《人民日报》体育部主任记者汪大昭也专门撰文高度评价何老,并在文中踢到了那段陈年往事:“一位原国家体育总局负责人在著书中提到何老,事关中国与国际奥委会关系。何老看到书中对自己的指责,尤其感到不能让不符合真相的内容如此流传。他很少这样动怒,决意召开新闻发布会以正视听。”

  汪大昭先生并未在文中指出二人谁是谁非,显然无意趟这趟浑水。当初在袁伟民先生出书以后,双方都曾就此问题提出过个人观点,何振梁先生回应称“我很忙,有很多工作需要我处理,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无聊的东西,他爱炒就炒吧。我想说的话只有一句:好人不知坏人有多坏,坏人不知好人有多好!”

  而袁伟民方面则坚称“这本书所讲的事情,都是有证据可查的。”

  从何振梁先生之前接受的一些采访来看,他是个有些个性、有些想法的人,与传统的中式官员并不相同。他曾经在采访中说过这么一段话:“我所做的一切都要经过你吗?是不是太可笑了?打个比方,潘基文所做的一切都要经过韩国政府的同意吗……对不起,何振梁不是这样的人,我不是奴才,我是一名党员。我绝不盲从,也从不奉承、迎合谁。

  何振梁先生的这段话颇有深意“潘基文所做的一切都要经过韩国政府的同意吗?”。我们不难通过这句话看出何振梁先生与国家体育总局的一些领导的矛盾何在:何振梁先生曾任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副主席,但在国内的官阶并没有一些体育总局的领导高,那么何振梁先生是否需要“一切行为听指挥?”矛盾在这里出现。

  这样的中国特色矛盾就让人想起了前段时间张吉龙的事情。因为张吉龙身为亚足联副主席(与何振梁相似,都是国内一职国外一职),在开会时要做到中国足协头头的上面,这才致使头头们非常不满。

  看来头头们的老虎屁股,着实是摸不得的。

责任编辑:刘派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