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飞人刘翔 我们还有肉与远方

  大公体育4月8日讯(文/楠哥)刘翔“如约”宣布退役,时间、地点和事件早已预告的天下尽知。昭告天下的退役终于让所有人解脱了,爱他的恨他的以及他自己。

  虽然没有很多人想看到的“罪己诏”,不过,飞人刘翔已经不会再存在,“逝者”为大,更多的媒体和网友都用宽容的姿态来包容曾经的国家英雄。

  刘翔真的用原谅么?他需要的只是被理解而已,因为他从来没有原谅过自己。

  试问,任何一个大满贯运动员,谁不想在家门口夺冠?不说荣誉与声望,就是那纷至沓来的赞助费也够数几个月人民币了。如果不是万万不能,谁会在决赛前退出?

  试问,一个有了前科的人,谁最想证明自己?是他自己。在伦敦奥运会上,带伤出战的刘翔没能用命博出一个神话来,带来的是跟腱的断裂。别忘了,前几个月他还在上海夺冠,在世锦赛中被生拉硬帅屈居亚军。

  从来没有撒过娇、任过性的刘翔,没有微词,对于那些中伤与流言,没有躲避也没有回击,依旧言笑晏晏。

  被刘翔所吸引很容易,那些集锦足以,可是理解刘翔太难了。

  飞人刘翔宣告了离去,中国第一个全民偶像级别的巨星终于没能熬过岁月的风雪交加。没有了飞人刘翔,我们会怎样?其实我们还会照旧的生活,挤地铁坐公交,面对早晚高峰;与雾霾朝夕相处,与油价分厘计较;面对生活与生命,都带着原本的严肃与刻薄。没有了飞人刘翔,可是我们还有肉与远方。

  其貌不扬的才子高晓松写过这样一句话:生活不是眼前的苟且,生活有诗和远方。

  我们的生活固然距离诗还遥远,可是距离肉很近。诗是文青的小小世界,肉却是我们的小小期待。而远方都是那个远方,都是那么期待着的而又不期而至的未来。

  曾经留下众多经典诗歌的海子,人们记住的多是“面朝大海,穿暖花开”的诗和卧轨自杀的事实;对于另一个著名诗人顾城,人们记得多是“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的情话与他混乱的爱情和悲情的结局。甚至连冯唐的“春风十里不如你”也成为他的标签。

  不相干的人们记住的永远都是片面的华彩,记不住完整的乐章。所以不论飞人刘翔还是刘跑跑,这些都不是刘翔所能左右的。不能左右的不仅仅是自然规律,还有世俗。

  未来的刘翔是葛天的丈夫,是一个转型为国家体育事业尽心尽力的政协委员甚至体育官员。就像《教父》中的继承者阿尔帕西诺,他留下经典无数,如今也只是一个孤独的老人而已。

  你好,刘翔;再见,飞人。

  我们肉与远方的日子里,依旧有关于你的回忆与点滴,不会消逝。

责任编辑:林清晓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