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女骑手梁巧羚:双兔傍地走 安能辨我是雄雌

\

马术不歧视女性,谁策马跨过那道比马还高的障碍,谁就是英雄。

  文|岳嘉 供图|国际马联(International Equestrian Federation,FEI)

  5月3日早晨6时,北京市气象台发布大风蓝色预警。下午3点25分,7级阵风刮到朝阳公园,突然袭击了策马跨越150厘米障碍的梁巧羚。

  作为马术世界杯中国联赛第二站决赛第一个登场的女骑手,梁巧羚没有得到上天的眷顾。在整个赛事路线助跑空间最狭窄的弯道,逆势的狂风吹落了横杆,她不得不安慰膝下的温血马Cuneo2,用轻抚马背的方式说服它:再起跑一次,以跨越那道齐平马脖的障碍。

  Cuneo2用被缰绳缠绕的大嘴喘了口气,看着地面,硬着头皮再次启动。跃起的瞬间,梁巧羚低头俯身,下巴抵住了Cuneo2头顶的鬃毛,尽可能地减小风阻。马后双足成功掠过横杆时,观众席爆发出胆战心惊的呼声。但梁巧羚此时已经成竹在胸,她事后回忆:“过了那道‘意外’,最后的三连跳也不成问题了,我相信自己,更相信我的马。”

  扣除大风耽搁的时间,梁巧羚以84秒的行进速度,成为第一个0罚分完赛的骑手,在常规赛上独占鳌头。作为世界上唯一一项男女同场竞技的比赛,马术项目不敢歧视或者小瞧女性,谁策马跨过那道比马还高的障碍,谁就是英雄。

  马术赛场,就像《木兰辞》描绘的战场: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努力比天赋更有价值

  “通常大家喜欢马,都会有一个最初的时间和地点。可对我来说很奇特的是,我其实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对马有喜爱之情,只记得3 岁时有一天,突然拉着妈妈的衣角,努力地手舞足蹈比划着说,我想学骑马!。”出于安全考虑,梁巧羚在6岁时才第一次被大人扶上了马背,开始了马术生涯。

  梁巧羚生长于香港马术社区,在新街双鱼河乡村会所开始练习骑马,先是小马,然后是退役的赛马,6岁那年的暑假,她被家人送往欧洲训练,其后便长期远离香港,去追逐职业马术骑手的梦想。

  梁巧羚不认为女骑手和男骑手有什么区别。“女性只要取得成功就会被尊重,我没觉得在这方面男女之间存在何种不公。毕竟马术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男女平等竞赛的项目。”说到女骑手究竟有哪些劣势,梁巧羚只是觉得,“也许女骑手成功要比男骑手付出更多的努力,但是努力终归会有回报,它比与生俱来的天赋更有价值。”

  梁巧羚的天赋不在于身体素质,而在于他和马的惺惺相惜。在她眼里,马是神奇的动物,似乎它们总是可以和人类交流,在动物的世界中是被归于有灵性的那一类,同时也像人类这些高级动物一样很有性格。威武庞大的身躯背后,却也有着柔情似水的温婉性情。

  “在我的亲戚朋友中, 其实没有人很懂马术这项运动,他们更多是对赛马有着比较浓厚的兴趣。然而,我开始骑马后,家人都很支持我,他们也因为我而开始对这项运动产生兴趣和爱好。几个表姐和表哥都试过骑马。马术真的是一项很有魅力的运动,它的动态美让我为之着迷。”

  骑马没有耽误梁巧羚的学业,他辗转英伦三岛和欧洲大陆,在伦敦念大学,到德国习马术。困难的不仅在于技术和经费,还在于身体的健康状况。马术场地障碍有一定程度的危险性,梁巧羚曾遭遇手骨折、腿扭伤等,有几次严重到还需要做手术。

  梁巧羚怀疑过,这都值得吗?“我真的有潜质和天份成为一名好骑手吗?我每次都会反省,我的内心有个强烈的声音告诉我,无论如何,我都要坚持、继续, 因为我知道如果放弃,一定会后悔。”

  凭借着这份坚持,她10 岁就已经在香港参赛。尽管当时战绩不佳,但包括香港骑术会主席在内的全场观众,仍然毫不吝惜地将最热烈的掌声送给这位本地女选手,“她还是孩子,有勇气参加比赛已经很好了。”

  时至今日,梁巧羚已经成为女骑手当中的佼佼者,日益兴盛的中国内地马术比赛已成为她的福地。她在2012 年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中夺得第一站的冠军,创造了自己的最好成绩。本年度的同站赛事,他取得了亚军。第二站,她又在逆风掉杆的不利局面下0罚分完成比赛,取得了常规赛第一名,只可惜在附加赛中发挥欠佳,最终名列第四。

  取得进步却仍然保持谦逊,梁巧羚认为,自己的成功70%归功于爱马。给中国站赛事主办方提建议时,她也刻意强调:“比赛场地的纤维沙层应该更好一些,这样对马蹄更好,可以减少赛马受伤的几率。”

  \

  训练比血统更加重要

  赛场上亲密无间的梁巧羚和Cuneo2,只是“雇佣关系”。中国大陆不属国际马联认可的“无疫区”,由境外运到内地的马匹都“有入无出”,只能在赛季结束后卖给当地买家。为了参加马术世界杯中国联赛,梁巧羚租用了这匹内地的Cuneo2。但她像马主一样,在饲养、清洗、调整作息等方面倾注心血。

  梁巧羚觉得,马和骑手亦要讲求缘份。“每一匹马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骑手与马匹能否一拍即合,就要看骑手能否了解搭档的脾性、喜恶,在骑马时配合它们的特质。”

  巾帼配良驹,2011年10岁的法国温血马Orphee Du Granit改名“岳飞”,成为了同梁巧羚并肩作战的搭档。梁巧羚回忆,初买岳飞回来时,它的第一次出赛是由教练带领的。虽然教练的技术更佳,但他和岳飞搭档时总是因掉杆而被罚分。“反而我和它一同出战时,它的好胜心会比较强,掉杆罚分也少得多。我把这归结为气场相合,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我和岳飞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像是多年前就已相识的老友。”

  “岳飞”一名是“忠诚”的象征,梁巧羚和她的岳飞彼此尽忠。2012年参加五星级的德国场地障碍世界杯,梁巧羚职业生涯第一次面对2m 的障碍栏,心情异常紧张,担心会失误,但岳飞却很淡定地跳过了这个高难度障碍栏。“那次我深切地感受到一个完美的搭档对骑手来说意味着什么。当时很多人看到它的表现后,都向我咨询是否可以出售它。在我心里,它一直都是一匹很特别的马,我舍不得让它离开我。”

  成为最顶级的马术骑手,是梁巧羚的生涯目标。澳大利亚的埃德温娜·亚历山大无疑是她的楷模,这位金发女骑手从众多男骑手中脱颖而出,史无前例地在2011-2012年蝉联世界第一。在亚历山大看来,女骑手的优势在于,很多马儿都很敏感,它们会对女骑手更温和。在与坐骑的磨合中,她做了不少妥协,只因为“不愿意马儿改变太多,而试图让它们保持本性。”

  梁巧羚也在用妥协的方式与马相处,“我的另一匹马爱莎娜(Arsalla)脾气就比较大,不喜欢其他马或人进入它的马房。它在训练时也比较懒,你逼迫它,它会发泄出反感的情绪。”

  马的秉性是多样化的。有的马脾气大一些,不喜欢骑手命令它们去做些什么,有些选手会在需要时采取强硬措施,通过特殊的调教手段,把马“逼上梁山”。

  一次在家门口香港举行的马术大师赛,岳飞和爱莎娜都在障碍前怯跳,梁巧羚没有获得任何成绩。但她从未动用“特殊手段”:“敏感的马匹会察觉到骑手当它们是工具还是朋友。我一直认为要想成为顶尖骑手,不仅需要高超的技术,对马匹的耐性和爱心更是不可或缺的要素。”除了进行技术训练,梁巧羚花大量的时间、精力与爱莎娜建立默契和培养感情,“喂饲、清洁马房、放马、检查器具、编排马匹训练时间表,与马匹的相处是一项大工程,不可能像跨越障碍那样一蹴而就。”

  付出终有回报,梁巧羚的宽容和耐心,给了岳飞、爱莎娜以及自己足够的成长时间。2011年到2014年,梁巧羚策马参加了近百场赛事,从没有世界排名,跃升到前600位。

  香港马术队领队江嘉凤总结梁巧羚成功的秘诀时说,“对赛马运动而言,马匹血统影响较大,但在场地障碍赛来说,后天训练更重要,优秀的骑手拣马时,往往先了解马匹是由谁训练出来。而巧羚在成为马术选手之前,恰是先做了一名优秀训练师应该做的工作。”

  【大公体育独家出品 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岳嘉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