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祥:要么冬奥会 要么残奥会

2013-01-06 11:40  来源:长江日报

  文/孙文祥

  我摇摇晃晃的人生,头15年是在湖南一个小镇度过的,长大后去了上海,并且一晃就是22年。如今,我离开逼仄的城市,来到德国西边这个小村庄,准备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

  我练了7年摔跤,当了5年教书先生,为一张报纸写了8年的专栏。过去人们只知道,婚姻有“七年之痒”一说,但我每件事情做到5年,似乎就再也提不起兴趣。而我又是个靠热情做事的人,如果没了热情,与其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还不如自己主动滚蛋。

  做了8年体育记者,也去了不少地方,但印象最深的一幕要数2004年冬天,斯图加特的球迷为了留住他们钟爱的门将蒂莫·希尔德布兰,在球队主场作战时挂出的那幅巨大横幅,横幅上用德语写着:没有蒂莫的斯图加特,就像没有雪花的冬天。

  当我在雪花漫天飞舞的奔驰竞技场看到这一幕,我的眼泪顿时从五湖变成了四海——在我人生此前的29年和此后的8年中,从未见过如此温情的挽留方式。是的,对于斯图加特来说,冬天没有雪花,就像面包没有黄油、慕尼黑啤酒节没有啤酒、张悟本没有绿豆……

  如今的希尔德布兰,早已淡离了人们的视线。但从那年冬天开始,我对下雪有了不一样的情愫,并且幻想着在余下的生命中做点和冬天有关的事情。

  3年后,我无师自通,学会了滑雪。人们习惯用“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去概括那些从事体育的人。但很显然,这是以偏概全的谬论。任何领域,都有智商超高的天才,也有情商超低的笨蛋。我认识一个北大毕业的文艺女青年,男人和她谈恋爱,就像赛车记者采访基米·莱科宁,无论什么样的话题,她的回答永远只有两三个字。

  当然,一个34岁才接触单板滑雪的“老汉”,其运动前景肯定比不上那些从小就泡在冰天雪地里的孩子。这和天赋无关,和能文能武无关,而完全只和一个人的骨头有关。三十多岁学下象棋,说不定还能拿个世界冠军,但三十多岁学习单板,能学会空翻一周,转体720°已经很了不起了。而这样的水平,显然是无法代表藏龙卧虎的中国队参加冬奥会的,更别提冬季项目实力更强的德国队。

  然而在法兰克福机场,我意外碰到了前队友盛泽田。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摔跤运动员,盛泽田曾在亚特兰大、悉尼和雅典连续三次获得古典式摔跤57公斤级铜牌。在得知我的冬奥梦想后,泽田告诉我,每个国家都有几张参加奥运会的外卡。这些外卡,无关选手水平,而只是国际奥委会想鼓励某些国家的参赛热情。想必在非洲一些赤道国家,比如卢旺达、坦桑尼亚,你应该是惟一会滑单板的人。国籍呢?也不是问题,到时给代表国奥委会官员每人一个红包就够了。

  出国前,朋友们对我说:老汉滑雪,可以不考虑水平,但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过,这倒不会困扰我,参加不了冬奥会,还可以参加残奥会呢。

  德国飞鸿

  德国飞鸿

  DEGUOFEIHONG

  作者简介:孙文祥,生于湖南,曾经是摔跤运动员,退役后弃武从文,为上海某报写体育评论。现旅居德国。

关键字: 冬奥会 残奥会
责任编辑: 江米小枣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