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恋上排球不曾离去

2013-04-02 15:28:05  来源:文汇报

  暮色由淡到浓,不久就黑下来了。馆里灯火通明,姑娘们刚刚练完球,汗水湿透的衣衫紧紧地贴在身上。白色的排球撒满一地,姑娘们正弯腰捡拾着。“谁还想加练一会儿?”教练袁伟民冲着这群疲惫不堪的姑娘大声问道。“我加练一会儿!”一位灵巧秀气的姑娘抬起头来,抢先回答。她叫陈招娣,家住西子湖畔,一位典型的杭州姑娘。

  ——节选自本报1981年11月16日转载的报告文学《中国姑娘》

  昨天下午,中国老女排核心人物之一、中国体育界第一位女将军、《中国姑娘》里那位刻苦加练的主人公——陈招娣,在北京病逝,终年58岁。

  惊闻噩耗,魏纪中、郎平、赵蕊蕊、冯坤等排球界人士纷纷在微博上表达追思。郎平深情道:“还记得1981年我们夺取第一个世界冠军那次,咱俩是室友,决赛前你腰伤复发但咬牙坚持拼完五局,是我们扶着你走上领奖台的。你顽强的拼搏精神永远激励着我。非常想你!我们来世还做队友!”

  此生58年,匆匆太匆匆。从18岁入选八一女排,直到58岁与世长辞,陈招娣的40余载排球情缘,恋上,便不再离去。想必,来世再打排球,再入中国女排,亦是斯人未尽之梦。

  流血落泪也开怀

  “有些人的青春是在花前月下度过的,而我们的青春却在流汗、流泪、紧张的旋律中度过。”1981年11月19日,中国女排首夺世界杯冠军后,本报载文《女排英雄的心声》,陈招娣直抒胸臆。而这段话,也成为她退役时对自己运动员生涯的总结。

  上世纪80年代,我国改革开放之初,女排姑娘团结拼搏、为国争光,成为那个时代的青春偶像。作为这支冠军之师的开拓性人物之一,陈招娣更是流血、落泪的“铁姑娘”代表。

  陈招娣能吃苦,手断了绑着石膏照样上场,“独臂将军”美誉不胫而走。她也受得住委屈。1981年女排世界杯决赛,第四局,袁伟民换下陈招娣,批评她为何不拼。“铁姑娘”沉默不语,只一个劲地落泪。赛后,袁伟民才得知,原是她腰伤复发,疼痛难忍,可又不愿影响队伍情绪,只得咬牙硬撑。最后的冠军颁奖礼,队友们扶着陈招娣登上领奖台。回国的班机,又是队友们背着她上上下下。

  “流血也好,落泪也罢,谁都不知,我幸福得正开怀。”成为世界冠军那一刻,陈招娣任由幸福的眼泪恣意流淌。更少人知道的是,为了两个世界冠军荣誉,陈招娣付出的代价难以想象。退役时,她被鉴定为二级伤残,一到阴雨天,腰伤便折磨得她无法动弹。

  女承母业终有时

  年龄、伤病,可以让陈招娣远离赛场,但深切的情缘注定,她与排球已经血脉相连。

  老女排队员里,陈招娣最后一个离队。退役后,当教练、任领队,她始终是中国女排一员。即便病魔将她拉开一段日子,但只要身体一恢复,她就又回到队中。“我真是特别喜欢排球,如果不是因为患直肠癌接受手术,我还会坚持做我的排球教练。”她说。

  不仅自己当教练,她更希望自己的生命也会在排球场里延续。“我有个愿望,就是我们这批老国家队员将来的孩子,最好都是女的,以后可以由她们组成一支新的中国女排。”1985年8月3日,陈招娣在得知孙晋芳生女后,对文汇报如是说。

  不想,次年她便被推上直肠癌的手术台。又是一年后,她排除万难生下女儿。这般光景下,谁都不再把那个愿望当真,可偏偏陈招娣自己是个例外。女儿身体底子差,还有先天性心肌炎,她便折衷让孩子改打沙滩排球,并投身八一队。

  除了自家女儿,陈招娣也把时间贡献给了更广大的青少年排球推广事业。身为中国排协顾问、中国排球联赛技术监督,陈招娣始终在为中国排球的未来到处奔走。直到去年的排球联赛,她依然在场边观战。“我曾对一个正在看排球的孩子说,是不是觉得看着球在空中跳跃很有意思,好像心情都在跳跃了。”2012年11月,陈招娣留在报纸上的最后定格依旧不改初衷。

  而今,陈招娣带着对排球事业的无限眷恋走了。女儿说:“妈妈走好!那个地方没有疼痛,没有疾病,只有开心!”即将26岁的郭晨女承母业,也许,这是对母亲最好的感恩。

  本报记者王彦

关键字: 陈招娣 排球 女排
责任编辑: 江米小枣
10个超棒瘦身方法让你瘦更快(组图)
和汽水说再见。每天饮用的减肥软饮料都可以使你的超重风险增加65%。
英男子欲移除纹身反致疤痕累累(组图)
一名男子尝试移除纹身,不仅纹身没消除反而在纹身上长出了难看的疙瘩和疤痕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