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天浪静长鲸息,映日帆多宝舶来”,唐代诗人刘禹锡曾这样形容广州珠江港口的盛况,那时候广州是中国第一大港。除了广州,福建泉州也是一派帆樯林立、舳舻相接的情景,马可波罗曾将泉州港称作“东方第一大港”,深受马可波罗游记影响的哥伦布决心找到东方新航路,当意外发现美洲时还以为到达了泉州。

  无论是广州、泉州还是宁波,这些港口在古时候有一个共同的属性,那就是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国内港口,见证了丝绸、茶叶、琥珀、水晶、金银宝器等在全世界范围内流通。

  除了历史书上有关于海上丝绸之路的记载,关于这条几千年前就形成的、世世代代不断发展的海上贸易航道,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冒险远行的商人,他们在海上曾经遭遇了什么?不少从丝路走出去的商人留在了海外、不曾归来,他们的后人是否还有关于祖祖辈辈远航的记忆?除了商品,海上丝绸之路又将哪些中国古老的文化传播了出去?本期,奥运官方电影《永恒之火》、近期即将上映的纪录片《穿越海上丝绸之路》总导演顾筠做客“大公·TOP体育”分享重探海上丝路的惊险之旅,讲述流传至今的丝路故事。


  乘船探寻海上丝路 接连遭遇风浪海盗及瘟疫

  早在秦汉时期,《汉书·地理志》所记载的海上交通路线,就是早期的“海上丝绸之路”。东汉时期大秦(罗马帝国)第一次由海路到达广州进行贸易,中国商人也到达了罗马,这标志着横贯亚、非、欧三大洲的、真正意义的海上丝绸之路形成了。由于战乱影响和经济重心的转移,海上丝绸之路从唐朝开始逐渐取代陆路成为中外贸易交流的主通道。明朝时期,郑和七次下西洋,标志着海上丝路发展到了极盛时期。

  《广州日报》社长顾涧清是一位对海上丝绸之路研究了接近30年的学者,“他问我可不可以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做成一部纪录片”,顾筠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从2014年开始进行了长达一年时间的调研,于是就有了《穿越海上丝绸之路》这部纪录片。

  顾筠介绍该片共分为八集,每集50分钟,平均包含4个故事线索。第一集名为《寻路》,在三条故事线索中,有一条是讲述“环球航海中国第一人”翟墨于2015年4月至8月领航重走海上丝绸之路的经历,“我们团队的摄影师也在船上”,船队通过马六甲海峡,穿过北印度洋、红海、苏伊士运河,最终抵达意大利。

  当船队航行至距离印尼苏门答腊群岛约65海里的地方,两艘渔船突然从后方一左一右赶上来,并且与之并行行驶,船队通过改变航向等方式与其周旋,花了四个小时远离了海盗船。翟墨一行通过的地方在过去也是马六甲海盗出没的地方。除了海盗,船队在北印度洋上遇到了强烈的西南季风,断水断粮长达七天。

  “虽然一千多年前他们在海上发生了什么是无法知道的,但是我们重走旧路去亲身体验,这叫做穿越”,顾筠说为了跟踪某个人物的故事,需要到一个国家的不同城市进行拍摄,在非洲调研时他们甚至需要深入农村,在这个过程中导演组的人员就面临着感染鼠疫的风险,“所以我们面临的不单单是拍摄上的难度,还有安全问题。”


  传统工艺传到日本 600年味噌制法传承至今

  赤味噌、白味噌、淡色味噌,熟悉日本料理的人一定对味噌不陌生——一种既可以做成汤品、又能与肉类烹煮成菜、还可以做成火锅汤底的调味料。日本人对味噌达到了一种如痴如醉的程度,日本面条每年销售100亿份以上,其中50%是味噌风味的。

  日料的生产企业很多都有百年历史,在《穿越海上丝绸之路》中就有一个拥有600多年历史传承的味噌家族——丸屋八丁味噌。顾筠介绍,这个家族在唐朝的时候经由朝鲜半岛来到日本,随他们来到日本的还有古老的味噌制作方法,“那本制酱法厚厚一大本,全都是由繁体字记录的。”

  “工匠精神”被写入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此后这一名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高频词,而丸屋八丁味噌家族就出色的地诠释了什么是“工匠精神”。顾筠说,“如果想要成为一名味噌制作者,需要学习七年,其中的压实工艺就需要很多年反复钻研学习”,正是凭借着这种严谨的态度、规范的工艺,八丁味噌家族才绵延百年走到了今天。

  同样,该纪录片的第五集也讲述了传承技艺的故事。“有一位做水产养殖技术的商人,他的祖先是在汕尾做鱼丸的,用马鲛鱼做成的鱼丸是当地不可或缺的过年菜”顾筠说,为了能把祖辈上传下来的鱼丸制作工艺传承下来,并且将其卖到文莱这个相对富裕的国家,这位商人将养殖技术免费教给了文莱人。

  一代一代的人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将中国的传统工艺带到国外,并且将其保留下来、发扬光大,顾筠认为,这种传承精神感人至深,而这部纪录片也是在向恪守传统技艺的老一辈工匠和艺术家们致敬。(实习记者/于子钧)

  【更多阅读】

   中国古船法式浪漫 “广州女士号”见证中法航海友谊

       丝路为非洲带来文明 技术造福印尼百姓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