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身回环、转体、扭臂……在离地面接近三米的单杠上,体操运动员的动作让人眼花缭乱、胆战心惊,稍不留神、一旦抓空,后果不堪设想。在奥运比赛中,吊环、单双杠、跳马等体操项目不仅惊险刺激,而且有美感、艺术性极强。中国体操队在奥运会上是一贯的强手,不仅包揽了多个单项冠军,而且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卫冕男子体操团体冠军,打破了36年中国未能卫冕奥运团体项目冠军的魔咒。作为中国体操男队的主力,邹凯连续参加两届奥运会,并且拿下了五枚金牌,铸就了中国体操的辉煌。本期,奥运“五金王”邹凯做客大公·TOP体育,分享自己与奥运的不解之缘。


  落选里约奥运  昔日“五金王”遭遇20年最艰难时刻

  为了接受采访,邹凯特地换上了国家队的训练服,顿时当年那个站在冠军台上意气风发的“五金王”“重现江湖”。邹凯神情放松,时不时和嘉宾开个玩笑,酒窝一深一浅。可是这位时不时露出笑脸的“小鲜肉”却在两个月前遭受了一次沉重打击——落选里约奥运会。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邹凯一举拿下了男子体操团体、自由体操、单杠三块金牌,一次收获三金的佳绩可与体操王子李宁昔日狂揽三金的辉煌比肩。2012年,在伦敦奥运会体操男子自由操单项和男子体操团体比赛中,邹凯再入两金,成为中国奥运史上第一个获得五枚金牌的运动员。由于无缘里约奥运,他付出了四年的努力付诸东流,冲击奥运第六金的梦想就此破裂。

  因为腰伤和跟腱伤未愈,邹凯心里隐约知道自己可能落选,但是心里仍然“存有幻想”。知道结果后,“这对于我来说,应该是20多年来最艰难的时期”,虽然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干了“20多年的事业”就这样戛然而止,邹凯没有掩饰当时痛苦复杂的心情,承认自己哭泣过,甚至“再也不想看到体操这个东西了”,言语里体操让他又爱又恨。

  在亲戚朋友和教练的安慰下,在爱妻周捷的陪伴中,邹凯慢慢走出了落选阴影,“其实退役对我来说就是新生活的开始”,接受现实的他决定开始完成过去给自己定下的一个又一个的目标。

  虽然无缘奥运,邹凯仍然和妻子周捷于7月19日同赴巴西,邹凯笑谈自己这次的身份就是一个“编外人员”,要一直陪伴着中国体操队,看完所有体操比赛。


  90后体操军团出征里约  众小将肩负冲金重任

  7月22日,中国体操队从北京出发前往巴西,开启了奥运征程。据了解,中国体操队运动员是里约奥运会参赛运动员中平均年龄最小的一支队伍,男子体操运动员中年龄最大的当属张成龙了,全队也只有他一个人有过奥运经验,其他队员都是90后,年纪最小的是95年的林超攀。

  2012年伦敦奥运会结束后,一批奥运老将纷纷退役,比如“吊环王”陈一冰,“双杠王”冯喆等,新老交替的男子体操队“面临的困难比我们要大”,因为“中国队拿了太久的冠军,裁判们心里觉得需要换一换”,邹凯说。

  即使在邹凯看来外部形势不容乐观,但是“中国男队非常有实力,比赛没有问题”。谈起男队的队员,邹凯的语气里难以掩饰他对各位师弟的勉励与信心,“张成龙是2012年团体奥运冠军的成员,他算是领军人物,是我们的定心丸”,其他年轻运动员也“各有自己的特点与长项”。

  邹凯表示,邓书弟是一个全能型运动员,“在团队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体操团体比赛的六项考核中,每名队员一般只需要出场1-2项,但是邓书弟需要“上5项”,他是名副其实的“劳模运动员”。

  林超攀是整个队伍最年轻的队员,他在19岁的时候就获得了世界体操锦标赛男团冠军,是整个队伍里最早拿到世界冠军的运动员,他“有血性、初出茅庐却锋芒毕露”,邹凯承认林超攀像极了当年的自己。中国新一代“吊环王”刘洋曾在2014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夺冠,打败了于伦敦奥运会上力压陈一冰的巴西体操运动员扎内蒂,“他担负着冲击单项金牌的任务”。最后一个小将尤浩担负着“前锋”的任务,“他需要把自己参加的项目里的分数提到最高”,达到震慑对手的目的。

  体操这个项目“是一个融入了艺术表演的极限运动”,邹凯称今年奥运会将会上演一场精彩绝伦的体操大战,他表示非常期待。(实习记者 于子钧)


  【更多阅读】 

  伦敦奥运体操男团金牌来之不易 誉为最艰难胜利

  忆北京奥运:对竞技体育的热情空前高涨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