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体育
|中国足球国际足球NBA劲图

独家评论:为何东京无污染,北京"尿拉松"?

新闻背景:10月20日,2013年北京马拉松举行,由于赛会组织方设置的流动厕所和公厕有限,很多选手都“就地解决”甚至出现了地面上“水”流成河的情况。

  女选手也憋不住参与“尿红墙”了(点击观看相关组图)

  “尿红墙”是北京马拉松的传统一景,只不过随着比赛规模的扩大,以及微信、微博新媒体的风行,2013年的北马显得格外的“尿气逼人”。在网络上流传着各种微博体语录——“不亲自尿一次,都不好意思说参加过北马”,“一年的等待,不为奔跑,只为解开裤裆撒会儿野”,“最后的冠军,属于最能憋尿的那个。”

  简单的将参赛者随地小便归结为素质低下,显然是武断的,但以流动厕所数量不够作为堂而皇之的借口,也未免有些牵强。国人可以在售楼处排长队,可以在苹果专卖店排长队,可以在免费活动里排长队,可以为大歌星大球星排长队,为什么就不可以在流动厕所处耐心排队?什么叫“够”?如果以起点流动厕所高峰时排队不超过10分钟作为标准,那么恐怕没有哪个国际大型马拉松能达标。要知道,北马仅报名人数达到3万啊!

  流动厕所的设置是有讲究的,不是厕所越多越合理,厕所过多会导致闲置浪费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可能成为“障碍物”,提高出现拥挤踩踏事件的风险几率,甚至为恐怖分子放炸弹提供便利。说到底,北马参赛者缺乏最起码的常识和最基本的态度,组委会在宣传上也不到位,赛前少喝水,出门清理大小便,这是必须强调的,但遗憾的是很多人抱着“随便玩玩凑热闹”的心理不加注意,如果北马是高考体育测试,相信没有一个人会犯规擅自闯出比赛线路,更不要说拉屎撒尿了。

  为什么女选手很少就地解决大小便,只有男人们在墙角集体“浇灌花草”,难道是因为中国男人全部都肾虚、前列腺肥大?在尿淹紫禁城的浩浩荡荡人群里,有多少是再不尿就会膀胱爆炸的,又有多少是起哄一起尿皇城根儿墙角的。前不久都江堰雨中2380人齐搓麻将创世界纪录,而北马露天集体撒尿倒也可以提交精确数据,申报另一项吉尼斯纪录,只是不知道这样的纪录是荣誉还是耻辱。

  作家兼跑者村上春树写道:“能否感到自豪或类似自豪的东西,感受到心灵的净化,对于长跑选手而言,才是最重要的。”北马其实不乏正能量,有为白血病患者而跑的,有为纪念一段坚贞爱情而跑的,还有40位修女为筹集善款而跑,而那些抱着法不责众心理加入撒尿大军的人,又是为什么而跑?——太多人不是为自己的信念而跑,一如太多的人不是为自己的信念而活着。

  

栏目介绍
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欲望,无论是政治还是体育,我说着,你听着,或者反过来,没有谁一定是对的或错的,只是一吐为快而已。
制作团队
  • 监制:安永峰
  • 策划:叱咤烈陀C14
  • 撰稿:杨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