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体育
|中国足球国际足球NBA劲图

独家评论:梅西不是救世主而是个失败者

新闻背景 巴西世界杯决赛德阿大战,经过120分钟的激战德国1-0战胜阿根廷获得冠军。梅西率领的阿根廷错失三个单刀或准单刀的机会,梅西没能复制1986年马拉多纳的神奇。梅西可能是历史上最不像阿根廷球星的阿根廷球星,他的气质与球队气质、民族气质不符。

阿根廷球迷翘首以待,潘帕斯雄鹰被寄予厚望。

  严格意义讲,梅西更像个欧洲公民,骨子里没有阿根廷人的野性和诱惑——马拉多纳的狂放、卡尼吉亚的飘逸,巴蒂斯图塔的刚烈……是的,梅西都没有。探戈是两性之舞,躁动、放荡、若即若离,就像一种男女之间肉体的厮磨,而梅西在场上却不能与任何伙计擦出火花,哪怕那位最好的室友……

  魔幻现实主义大师马尔克斯逝世了,而魔幻的南美大陆也不再魔幻,苏亚雷斯充满原始蛮荒色彩的惊世一咬被处以重罚,这是个象征性事件,象征着秩序对魔幻的终极统治。南美双雄巴西、阿根廷都彻底欧化了,他们打法猥琐而难看,梅西匮乏的就是苏牙作为拯救者的神性,作为破坏者的兽性,小西西与魔幻完全不沾边,他被现代文明驯服的太好了。

  勒夫紧张的时候,顶多是忘记抠鼻子,忘记吃鼻屎,而梅西背负重压之后,又呕吐了。28年前德阿大战,马拉多纳赛前大声歌唱、敲击胸脯,与队友一起向德国队示威,可惜梅西没有战斗精神,没有领袖魄力,他没办法调动全队的士气,甚至没办法稳定自己七上八下的心脏。

  国际象棋大师塔塔克维说得好:“胜利属于犯倒数第二个错误的棋手。”伊瓜因、帕拉西奥,还有梅西自己,三个单刀机会挥霍掉,德国人不是没犯错,给机会你不中用啊!梅西变身“散步帝”以节省体力完成致命一击,小组赛尚能灵光乍现,淘汰赛则进球沦为奢侈。当“梅球”在最紧要的时刻人间蒸发,还有什么资格比肩每每大场面打鸡血过五关斩六将的老马?

  跑不动的梅西身体机能似乎在衰退,第120分钟梅西任意球将阿根廷最后一次进球机会化作了国足水平的冲天炮,所有希望都破灭了。人们叹息于他没有以往那么强了:包括速度、体能、甚至球感……

  我是诚实的,因为我从不随便夸奖别人。梅西是不世的天才,但他无法融入阿根廷足球的血脉,他难以演绎南美足球的魔幻和诡异,他把握不住一战封王的历史机遇,他承担不起率队夺冠的举国重压。德国人值得骄傲,他们把机器足球(传统德式冲击)和传控足球(Tiki-Taka)完美结合;阿根廷人也不用颓唐,他们的防守和坚韧性要比以往好很多,但梅西……

  俄法1812年的战争没有胜利者,唯一的胜利者是柴可夫斯基,他的音乐享誉天下(经典的《1812序曲》)。德阿2014年的比赛没有失败者,唯一的失败者是梅西,他的表现盛名难副。

  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 杨华

   【大公体育独家出品 转载请注明出处】

栏目介绍
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欲望,无论是政治还是体育,我说着,你听着,或者反过来,没有谁一定是对的或错的,只是一吐为快而已。
大公出品
制作团队
  • 监制:安永峰
  • 策划:张迅
  • 撰稿:杨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