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独家评论:谁在毫无人性地不把刘翔当人看

新闻背景 2015年4月7日,刘翔在自己的微博中正式宣布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他说,“我真的‘病’了、‘老’了,我无法再与你尽情奔跑,我无法再与你擦肩跨跃。我要‘退休’了,我要开始一段新的旅程。再见!我的跑道我的栏。”

  正式退役前几个小时,刘翔接受一个深度采访,他依然不敢披露两次奥运伤退的内幕与真相,依然不敢道出商业绑架、体制绑架和道德绑架的无奈和苦衷。但有一句话震撼了我——刘翔表示:“08年前人们不把我当人”。

  简言之,北京奥运之前刘翔是“非人”的,因为他被看做神,伟大光荣正确并且无所不能的神;北京奥运之后刘翔更是“非人”的,因为他被视作败类,虚伪欺骗龌龊并且软弱无能的败类。在大众非理性的狂热下,在群氓肆虐的混乱中,刘翔被剥夺了做人的权利,他与外界是完全隔膜的。

  吉粉花曾说,刘翔一直是国家的儿子,过几年国家把他还给我再说吧。很长一段时间,母亲无法成为母亲,儿子无法成为儿子。婚姻恋爱更是要让位于金牌战略,刘翔30岁之前过着苦行僧般的禁欲生活,直到伦敦奥运后逐渐失去利用价值,他与葛天邂逅,翔粉们才意识到刘翔错过了太多美娇娘,“他本可以找个范冰冰、林志玲级别的全民女神。”

  假如没有雅典奥运摘金突破黄种人极限的豪迈,假如没有洛桑12秒88刷新世界纪录的振奋,假如没有大阪世锦赛第九道奇迹的神奇,那么,一个满脸粉刺、无甚名气的中国运动员两次奥运退赛,又有谁会关注呢?刘翔的悲剧就在于,人们已经不能用推己及人、换位思考的方式理解他——他是刘翔,他必须做出非同凡响的事情来。

  相比于姚明的圆融世故(这需要很高的智慧)、李娜的个性叛逆(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刘翔其实更接近老百姓现实生活,他勤奋、踏实,有些臭美,有些张狂,也许不是太有思想,也许被迫做过违心的事,就像我们每个普通人一样。但是,我们能原谅自己,却不能原谅刘翔。

  “超级身不由己”是刘翔对自己的最直接评价,他无法像姚明、李娜那样独立自主,他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专业团队,很多时候他是在替上级不透明的运作和愚蠢的决策“背黑锅”。

  可怜刘翔的退役只能用发微博的方式草草收场,没有新闻发布会、没有告别演说,他丧失了一位体坛巨星应有的体面。也许是担心退役现场有人愤怒高呼“懦夫”、“骗子”、“刘跑跑”, 也许是担心有人奚落问他“是不是计划参加残奥会”,“是不是打算代言男科广告”?——亦或许,刘翔只是害怕无可言说,无可奈何的尴尬。

  狄德罗说,衡量一个民族,我不看它经历过多少成功,只看它能不能勇敢承受失败。为了铲除国人的民族劣根,为了找寻纯粹的体育精神,我建议邀请世界最知名雕塑家,在鸟巢正门为刘翔痛苦转身离场的一幕塑像!(刘翔伤退是这座体育场发生过的最轰动事件)让人们清楚挫折厄运也是生活的一部分,让人们知道中华民族应该是输得起的民族,让神祗化和妖魔化统统停止,让我们以最人性、最温暖的视角重新审视刘翔。

  对于刘翔退役后能否回归平凡人,个人暂时持悲观态度,一有风吹草动,他又会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譬如不久前的“分居门”。但随着文明的演进、民智的开启、我相信人们会越来越宽容,越来越慈悲。如果北京张家口如愿获得2022年冬奥会主办权,开幕式鸟巢点燃主火炬的人选我希望是刘翔,那将是他个人的救赎与升华,也是13亿中国人的救赎与升华。

  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 杨华

【大公体育独家出品 转载请注明来源】

栏目介绍
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欲望,无论是政治还是体育,我说着,你听着,或者反过来,没有谁一定是对的或错的,只是一吐为快而已。
制作团队
  • 监制:安永峰
  • 策划:向边南
  • 撰稿:杨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