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独家评论:刘翔现象折射国人大国心态缺失

新闻背景 4月7日下午,著名田径运动员刘翔在自己的微博中正式宣布结束自己的运动生涯。“从今天起,我将结束我的职业运动生涯,正式退役。”刘翔表示最早是在08年北京奥运会受伤就出现过退役的念头。

  帕斯卡尔有言,跛脚的人并不使我烦恼,但跛脚的精神则使我烦恼。刘翔“瘸”了,再也不能跨栏了,含恨退役也在情理之中;可是群氓的聒噪实在不可理喻,这些精神上的瘸子,有什么脸面去诋毁刘翔?

  翻腾得最高的浪头沉得最低,参天的树木投下的影子最长。辉煌显赫到极点的时候,悲催的命运可能就接踵而至。雅典的狂欢、北京的惊悚、伦敦的落寞。与刘翔一路扛过来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忘了感恩,忘了宽恕,开始奚落刘翔、挖苦刘翔、中伤刘翔。

  林语堂说,吾国与吾民太爱把所有的期望都加于一人之身。刘翔在2004年奥运摘金、2006年刷新世界纪录,几乎成为了一个体坛图腾,被誉为“中国速度”,甚至有媒体将他与我国高速增长的GDP联系起来,视其为国运的象征。国人习惯被拯救、被领导、被代表,仿佛刘翔的荣耀,就是所有人的荣耀,国家神圣感和民族自豪感澎湃而起。

  然而,刘翔的两次奥运伤退,让飞人的信徒们自尊受到沉重打击,他们背叛初心、倒戈哗变,拼命与刘翔划清界限,无辜的表示“被骗了”。全民造神转而演变为全民批斗,于是乎,刘翔沦为了国家的罪人、民族的败类,全世界头号大忽悠。

  有人说,刘翔欺骗了全中国。试问,如果刘翔像史冬鹏一样,不具备大赛冲牌的实力,那他两次奥运突然退赛,你还会出离愤怒吗?有人说,刘翔捞了大笔广告费。试问,巡视组打虎公开的一堆贪官,哪个不比刘翔捞得多,你能记住几个名字?之所以刘翔成为众矢之的,就是因为他有能力拿金牌满足集体意淫,对于把意淫当做生活必需品的人们来说,意淫没有兑现,那就是天大的罪过!

  中国奥运代表团1988年兵败汉城,那时候的人们还比较“淳朴”,只会哭、只会闹,而在娱乐至死的网络时代,金钱至上的重商时代,人们学会了恶搞,学会了阴谋论。刘翔不幸成为了各种低俗段子的主角,一会儿拿他比王自如,一会儿拿他比雷政富。再或者,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合理想象”,推断出刘翔是形婚、是同性恋、是性无能……

  英国畅销书作家霍恩比曾盛赞刘翔承载13亿人厚望的难能可贵,幽默写道:“科学家已经能够以‘刘翔’为单位计算抗压力的大小。一毫克的‘刘翔’,代表一颗坚强的心。”世界体育史上没有任何一名运动员承受如此重压,也没有任何国度会为一名运动员的成败如此纠结躁动。

  刘翔拿一次金牌,就让全民激昂沸腾;刘翔退两次赛,就让全民情感崩溃。说到底,国民心态的成熟进程,远远跟不上大国崛起的脚步,我们还欠缺理性的、人文的、笃定的内心。何谈自由之思想?何谈独立之精神?倒是有狭隘之思想,从众之精神!中国人长久的迷失自我,所以很容易被英雄崇拜挟持、被国家情怀绑架,对于竖起偶像再打倒偶像的“保龄球游戏”乐此不疲。

  陈丹青曾怒斥所谓的刘翔现象:“如果这么一个大的国家,十几亿民众对一个运动员赢了或者输了这样在乎,这是很没出息的。英国人、德国人不会干这样的事情,那是一个成熟的民族,中国在这方面还没有摆脱幼童期。”中国人也在缓慢的成长进步,至少我们不管乒乓球的胜负了,但,我们终究还是太在乎,以至于由爱生恨,以至于歇斯底里,以至于吵闹个没完。

  什么时候我们能淡看刘翔的金牌与退赛,什么时候积极健康的大国心态才算养成了。

  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 杨华

【大公体育独家出品 转载请注明来源】

栏目介绍
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欲望,无论是政治还是体育,我说着,你听着,或者反过来,没有谁一定是对的或错的,只是一吐为快而已。
制作团队
  • 监制:安永峰
  • 策划:向边南
  • 撰稿:杨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