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独家评论:体操协会漠视单肾女孩尽失人心

新闻背景 田静六岁练体操,13岁被选送到国家队。2007年退役回家养伤。今年发现先天性单肾,且有肾衰竭症状,巨额医疗费用无力承担。奥运冠军刘璇等人号召网络募捐,在媒体的大力报道下,成功筹备到了第一期治疗费用。在此期间,中国体操协会一直保持沉默。

23岁体操女孩田静患肾衰竭

  真正的慈善明察秋毫,彻骨的冷漠耳聋眼瞎。体操女孩田静肾衰竭渴求爱心援助,媒体给予了大面积报道,但体操协会却装聋作哑、充耳不闻,只当任何事情都没发生过。相关部门冷漠、麻木、缺少担当,只会让体操竞技尽失人心——谁还会愿意再送孩子练体操?

  田静入选过体操国家队,退役到北体大读书,后来经常呕吐,医院检查结果是“先天肾孤立”(只有一个肾),如不及时处理,有生命危险。由于医疗费昂贵,精神压力过大,田静一度产生轻生自杀的念头。

  不幸中的万幸,田静还有北体大的同学,还有刘璇、郭伟阳等奥运冠军朋友,还有万能的互联网以及为数众多的善良网友。刘璇、邹凯、李小鹏等体操奥运冠军转发微博、微信,为田静募集钱款,再加上媒体推波助澜,田静第一期医疗费用已经凑齐。

  整个慈善募捐活动,体育总局、体操协会、地方体育局都是缺位的,面对一个花季少女的生命,他们采取了漠视和逃避。事实上,田静的重病体操协会难逃干系!先天性单肾,地方队和国家队这么多年难道没组织一次身体全面检查吗?如果没有,那就是对运动员身体健康的极度不负责;如果有,为什么不及时制止田静继续练体操,难道为了金牌战略隐瞒了病情?

  近些年,体操协会负面新闻不断。瘫痪的桑兰、卖艺的张尚武是体操领导最不愿意提及的人物,而国家队虚报年龄被取消奥运奖牌、湖南体操学校正副校长猥亵女童之类有关造假、虐待、性侵的事件,也让有关官员头痛。田静罹患重病,正是体操协会彰显人性关怀、修补公共形象的天赐良机,可惜肉食者们既没有温暖爱心,又没有政治智慧。

  运动员拿金牌的时候,体操协会的官员都忙不迭的走到聚光灯前,生怕人们忘了他的赫赫政绩,而田静遭遇不幸,体操协会的官员们又在哪?田静毕竟曾是国家队运动员,毕竟熟识刘璇、李小鹏等体坛大腕,而那些毫无名气的底层选手,若身患重病境遇是不是更凄惨?

  值得一提的是,刘璇、李小鹏为首的八位号召救助田静的体操奥运冠军,并没有得到一致好评,很多人吐槽刘璇、李小鹏、以及一件婚纱就3000万的杨威杨云夫妇,他们退役后在娱乐圈走红,拔几根汗毛就能解决田静的费用问题,不该让拖全国平均工资后腿的广大网友出钱。

  不管刘璇、李小鹏、杨威夫妇到底捐了多少,田静终究是通过网络公益平台众筹的方式解决了手术和后续治疗开销。所以,我建议以后运动员大赛取得佳绩接受采访,应该先谢大众,再谢队友,就不要谢领导了。就像谢晋导演所言,老百姓是最干净的,要常对老百姓秉持感恩之心。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根据刘璇透露:“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在役时的工资大概不到2000元,退役后就是普通人包括医疗保险,很多年轻时留下的伤病、透支的青春,退役后都是没有保障的。”体操协会如果投拨款、拉赞助开设体操运动员伤病救助基金,给予他们完善的福利保障,或许能逐渐挽回失去的人心。

  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 杨华

【大公体育独家出品 转载请注明来源】

栏目介绍
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欲望,无论是政治还是体育,我说着,你听着,或者反过来,没有谁一定是对的或错的,只是一吐为快而已。
制作团队
  • 监制:安永峰
  • 策划:张迅
  • 撰稿:杨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