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访美再次强调“习主席很重视足球”

  习近平1983年夏天到工体现场观看中国队和英国沃特福德队较量,当国足被连灌五球,习大大愤然中途离场,他所恼火的并非输球,而是战术素养、团队意识和拼搏精神的缺失。

  30年后,卡马乔指挥的中国男足主场1-5遭泰国二队屠戮,球员们“散步进攻”、“眼神防守”,足协承认“比赛不正常”。而这一天恰恰是习主席的生日,他笃定不会特别开心——惨败不可怕,可怕的是涣散、萎靡和不知耻!

  习主席亲自主持通过足球改革,就是要用足球唤起与大国崛起相匹配的大国气象,增强民族凝聚力,提振国人勇武之风。从经济架构而言足球是改革进入深水区的突破口,是体育产业升级的龙头;更积极的意义是,足球对于当今国民劣根性的改造、对于传统中华自信心的重现。

  国际足联官方确认蹴鞠就是足球的起源,布拉特为了向国运日昌的中国致敬,公开表示:“足球起源于中国,并从那里传给了埃及,而后又从埃及传到希腊、罗马、法国,最后才传到了英国。”——怪不得英国请求美国大哥帮忙“倒布”。

  回溯中国古代足球史,最繁荣的时期正是汉唐,宋朝开始与蹴鞠运动遭阉割相对应,国力也逐渐式微。汉代足球是设球门的,就像美式橄榄球一样,强调拟战性(模拟战争),充满了身体血腥对抗。到了宋朝,蹴鞠取消了球门,取消了身体接触,高俅的花式踢法固然好看,但本质上就是博主子一笑的杂耍罢了。

  《七略》曰:“蹴鞠、兵势也,所以练武士知有材也”,汉代足球是一种“尚武足球”,被当做军事训练必修课,规则允许使用摔跤动作,不但有合理冲撞,还有“合理抱摔”。要想成为大汉的蹴鞠健将,三大技能必不可少,手搏、摔跤、奔跑。换言之:冲撞狠、摔法好、奔跑快。

  足球和橄榄球规则被我们的先人完美融合了起来,汉代名将霍去病是坚定的足球拥护者,他通过蹴鞠锻炼士兵的个人体魄、集体纪律,以及慷慨杀敌的勇气,惟其如此,才能征服生性彪悍的匈奴。《汉书-霍去病传》就有“去病穿域蹋鞠”的描述,毫不夸张地说,足球是霍去病驱逐匈奴的秘密武器。据史料记载,直至三国时期,孙吴政权仍是“士以弓马为务,家以蹴鞠为学。”

  到了唐朝,骑兵成为了最重要兵种,统治者用马球取代蹴鞠强军的作用,马球被看做“马上的蹴鞠”,是锻炼驾驭术和砍杀术的绝佳方式。马球,一度成为盛唐的国球,然而马球和蹴鞠从宋朝开始,竞技性让位于娱乐性,退化为杂技戏法。在我看来,高俅之所以祸国殃民,不是“害了梁山好汉”,而是让足球变成了踢毽子,这时候的蹴鞠其实与足球已风马牛不相及。

  再往后,蹴鞠可以与斗鸡走狗、玩物丧志划等号了。《金瓶梅》里不下十次提到蹴鞠,西门庆也是颠球高手,可让球“终日不坠”。西门大官人还经常与妓女李桂姐切磋球技,踢球是假,顺便狎玩李桂姐那双比潘金莲还性感的小脚是真……如此堕落的足球、如此衰腐的风气,大明被崇尚骑射、摔跤、冰嬉的大清灭掉(毛泽东说《金瓶梅》写的是明朝真历史),也就不足为奇了。

  副总理刘延东访美再次强调“习主席很重视足球”,——重塑强汉豪情、恢复盛唐气魄,让我们从足球开始!

  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 杨华

【大公体育独家出品 转载请注明来源】

干什么
较劲
  • 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欲望
  • 无论是政治还是体育
  • 我说着,你听着
  • 或者反过来
  • 没有谁一定是对的或错的
  • 只是一吐为快而已
谁干的
杨华
  • 中国体育评论的
  • 最后的斗士
  • 不为某个群体活着
  • 只为真相而生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