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第二经济强国,作为硕果仅存的四大文明古国,中国没有一项本土原生运动项目登陆奥运,与自身的国际影响和历史底蕴极不匹配。中国武协将武术划分为“套路”和“散打”两个门类,最初设想是二者打包送进奥运,但公关没少做、银子没少花,“国粹”武术入奥前景仍不乐观。

  散打技法无非就是“踢打摔”(由于有拳套,没办法“拿”),较之奥运现有的搏击项目摔跤、拳击、柔道、跆拳道,没有任何新鲜特色可言。而在国际搏击大赛里,散打选手也没有建立任何威名,泰拳、空手道、巴西柔术、欧洲踢拳等擂台口碑更佳的格斗术尚且没有进军奥运,散打有什么资格捷足先登?

  于是,武协决定在申奥计划里放弃散打,专攻套路表演,奥运现有的搏击项目都是对打形式,套路则不同于擂台实战,强调动作的完整性、流畅性。套路避免了与摔跤、拳击、柔道、跆拳道撞车,但却与体操在某种程度上重复了,甚至难度还远不如体操——武术的转体最高720度,体操运动员则可以达到1440度。

  艺术体操分为绳操、球操、圈操、带操、棒操,与之对应,武术套路则是“枪操”、“刀操”、“剑操”、“棍操”、“拳操”……艺术体操体现的是女性形体动态之美,而套路说阴柔不阴柔,说阳刚不阳刚,惊险刺激不如杂技团,逼真程度不如戏班子。实际上,武术套路入奥,真的需要向杂技团、戏班子取经,让动作更逆天,打斗更真实,避免花架子、假把式之类的讥诮。

  俗话说,好把式干不过赖戏子。纵览晚清民国史,有不止一处杂技、戏班演员教训武林中人的记载,比较著名的是“一女打二汉”,一个戏班子瘦弱女子通过类似摔跤,却又更粘人更灵活的方式,把两位彪形大汉撂倒在地——充满技巧、充满速度,与恶霸混混打架完全不同。而擅演武松的京剧名家盖叫天怒揍地痞流氓,梨园英雄高福安抵挡多个日本乘警群殴,都是有据可查的历史佳话。

  套路,顾名思义就是循规蹈矩的把式,而杂技、戏曲强调创新求变和独门绝活,更接近于实战。所谓“学过三年戏,一般无人敌”。中国文字“戏”字从“戈”,这绝非偶然。以前戏剧演员都经过严格的武术基本功训练,演出多用真刀真枪。过去的有钱人喜欢养戏班子,因为一旦出事,戏班子的战斗力要比一个排的官军强得多,他们长期练功对练,身体节奏感、柔韧性、反应速度无可挑剔,特别会用巧劲。

  每年春节晚会都会有外国获大奖杂技作为保留节目,今年的《青花瓷》更是得到“美翻了”、“超震撼”之类的盛赞。优秀杂技所体现出的美感与惊险,难道不可以取其精华吸收到武术套路表演中吗?

  套路的弊端是太过程式化、散打的死穴是特点不突出,武术如果坚持以套路入奥,既要借鉴杂技团,让动作更漂亮、更惊心动魄;也要学习戏班子,使表演更有料、更接近真实格斗。

  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 杨华

【大公体育独家出品 转载请注明来源】

干什么
较劲
  • 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欲望
  • 无论是政治还是体育
  • 我说着,你听着
  • 或者反过来
  • 没有谁一定是对的或错的
  • 只是一吐为快而已
谁干的
杨华
  • 中国体育评论的
  • 最后的斗士
  • 不为某个群体活着
  • 只为真相而生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