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拳王播求《昆仑决》大赛被对手“爆头喷血”的照片热传,很多国人因“晕血症”感到不适,看惯了小鲜肉和大奶妹的互联网民众一时消化不了如此震撼、如此惨烈的场面。——曾几何时,对于鲁迅笔下的“围观爱好者”来说,英雄的血不如一抹番茄酱;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讴歌最硬实的骨头、最坚韧的筋肉和最滚烫的血!

  所谓肘过如刀,当播求第一回合头部被俄罗斯暴君德扎涅夫劈出两道深深的口子,他却愈加勇猛地投入战斗,没人知道,喷出的血有多少来自外在创伤,又有多少来自血脉喷张的内在涌射!笔者上一次看到如此壮丽而惨痛的喷血,还要追溯到梅尔吉普森电影《启示录》,一位玛雅斗士头颅上被战斧劈开……赛后,有人试图将播求抱起,但因满地鲜血,擂台太滑而无法完成!

  战斗到最后一滴血!播求赛后一度因失血过多昏厥,而他的对手德扎涅夫也出现了休克现象,为了荣誉、为了拳迷,为了挚爱的搏击运动,二位勇者选择了死磕到底。——安于现状、死要面子的中国武术最匮乏的恰恰是这种骨气与血气!传统武术讲究装模作样的“文打”,而国内某些搏击赛事则是避战高手、专挑弱者的忽悠把戏。

  “暴力理论家”诺曼-梅勒以著作《裸者与死者》闻名,在《打斗》中他记载了阿里和福尔曼的丛林之战。尼采有言,所有文学吾爱以血书者;梅勒则说,所有竞技吾爱以血战者!梅勒钟爱拳击与格斗:“我一生中看到过很多壮景,而当一名拳击手挨到重拳却岿然不倒,溅起的汗珠和血滴瀑布水雾般从天而降,我彻底被这项勇敢运动征服了,我现场见证了最壮丽的场面。”

  梅勒甚至用“热血”来诠释“美国梦”和“美国精神”,他极度推崇硬汉形象:“男子气概既不是一件能随随便便就穿的斗篷,也不是生活中能随随便便就扮演的角色。那是骨血里的东西!”

  大清帝国生死存亡的关头,曾国藩临危受命荡平了声势浩大的太平天国,为满清政府成功续命,而曾文正公的杀手锏就是“湘军”。湘军多来自湖南偏僻山区,奉行“忠义血性”,以死战到底为己任。而民国乱世湘西作家沈从文提出靠“原始蛮力”救国;同样来自湖南的毛泽东更是奋笔疾书:“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苟野蛮其体魄矣,则文明之精神随之。”

  有趣的是,又双叒叕是湖南人,著名学者易中天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执拗的“霸蛮精神”,因其理念核心完美契合了大国崛起的中国。

  “血性蛮力”、“慷慨豪情”、“铁骨铮铮”、“不屈斗魂”等等尚武情怀,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有着重大意义。崔健说,我们的病就是没有感觉。当今现代文明病多种多样,软骨病、麻木症、媚俗癖、失心疯,究其原因,就是缺少直面挫折痛苦、勇于挑战一切的“霸蛮之气”!

  泰拳选手运动寿命普遍不长,33岁的播求再也不是一脚踢断芭蕉树的不败王者,但面对比自己年轻11岁的顶级劲敌,仍然硬碰硬、实打实的肉搏,赢要赢得漂漂亮亮,输也要输得轰轰烈烈!

  但愿播求的血没有白流,让某些中国传统武者和某些搏击赛事知耻而后勇,敢于登上擂台,敢于挑战世界最强敌。小而言之,血性播求是所有中国搏击人的学习榜样;大而言之,吾国与吾民也需要给播求式斗士点赞的尚武正气。

  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 杨华

【大公体育独家出品 转载请注明来源】

干什么
较劲
  • 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欲望
  • 无论是政治还是体育
  • 我说着,你听着
  • 或者反过来
  • 没有谁一定是对的或错的
  • 只是一吐为快而已
谁干的
杨华
  • 中国体育评论的
  • 最后的斗士
  • 不为某个群体活着
  • 只为真相而生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