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默生有言,太阳系是不会为自己的名声担忧的!释永信虽说体型浑圆广阔,却毕竟不是太阳系,当故作高深、故作淡定的那一套手段不再管用,大和尚被迫放下狠话:“这次一定做个了断,还少林寺一个清白,自己的毁誉无所谓。”

  方丈大和尚依然自我为中心,个人被举报,却要拿千年古刹当挡箭牌,将自己的名誉和少林的名誉捆绑起来,偷换概念,转移视线,俨然“对我不敬就是对少林不敬、对佛祖不敬”的霸道逻辑。

  这些年,围绕释永信的负面传言不断,比如包养北大女学生,比如海外30亿美元存款,比如在德国、美国置办别墅,比如为某知名女主持人“开光”。释永信甚至将过往的流言蜚语当做资本夸耀:“如果问题是问题的话,我早就出问题了。”意谓大风大浪见识多了,不惧任何攻击诋毁。

  不过,这一次释永信遇到了冤家对手,署名“释正义”的神秘人物采取“喂料”的方式,持续更新关于释永信的污点,让方丈多日占据新闻头条,风口浪尖上始终不得消停。方丈大和尚受到淫乱生子、贪腐受贿等指控,举报人一会儿逼释永信做亲子鉴定,一会儿要释永信晒财务账目,搞得方丈很是被动。

  耐人寻味的是,大众普遍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关注释永信事件,因为释永信作为一个擅长经商赚钱的“经济和尚”,作为一个游刃于官场的“政治和尚”,缺少了老百姓印象中高僧最本色的东西:朴素、庄严、纯净和慈悲。

  指佛穿衣,赖佛吃饭,佛学在某些僧人那里不再是信仰依托,而是享乐工具——在范冰冰的“马震”之前,已经有和尚发明了“船震”。当藏经阁堕落成了“藏金阁”,当少林武术堕落成了“少林舞术”,普罗大众愤怒于少林寺“物质至上”的市侩铜臭,愤怒于少林功夫拒登擂台的自欺欺人。(参见我在大公网的评论《释永信是少林武术脱离实战的罪人》)

  释永信吃的比老百姓营养入味,住的比老百姓宽敞宏大,开的是动辄百万的豪车,玩的是最时髦的iPad、iPhone,“朋友圈”里还都是我们一辈子都无法近身的名媛贵妇,可谓享尽世间荣华富贵,这让红尘中人情何以堪,是可忍孰不可忍!油光满面、大腹便便的释永信与传统得道高僧的巨大反差,激起了民众的极度反感,特别是信徒到少林寺还要忍受高价门票和6000元一炷的香火钱的时候,他们觉得少林是反大众、反底层、反正信的少林。

  某些“理性人士”指出,释永信也是在政治夹缝和经济挤压中身不由己(很多事情都是替地方政府圈钱背书),试问,作为国内最著名的大和尚,作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释永信保守少林的底线真的很难吗?爱因斯坦说得好:“不管时代的潮流和社会的风尚怎样,人总可以凭着自己高贵的品质,超脱时代和社会,走自己正确的道路!”

  最开始,释永信就没想做一个纯粹的出家人,他既要做CEO,又要做社交名流,还想做政界红人,他的野心让少林寺商业价值无限膨胀,也让少林寺的精神价值无限贬损。卖纪念品、拍武打片、搞真人秀、投房地产,少林寺多方位立体经营,唯独缺少了禅意和武魂。

  唐荆川诗云“浮屠善幻多技能,少林拳法世稀有。”少林寺利用类似魔术杂技的炫酷方式,维持自身神秘性,但真正的实打实的功夫几近绝迹。释永信自称少林72绝技全都练过,段子手们吐槽道:“方丈最擅长金枪不倒的铁档功,所以格外有女人缘……”。

  释永信的公信力彻底沦丧,被妖魔化和小丑化,某网络调查就其生活是否混乱展开投票,结果15000人相信释永信是花和尚,只有500人认为他是被诬陷的。从管理学的角度,从佛学传播的层面,不被信任的释永信已不再适合担任少林方丈,即便他有多无辜、多冤屈。方丈被“玩坏了”,不是一呼百应,而是一呼百怒。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释永信非要寻个“了断”,其机锋慧根较古时高僧相去甚远——其实,最好的了断就是释永信与少林寺一刀两断。释永信如果没有以身殉佛,自证清白,圆寂化作彩虹的勇气与道化,至少也该让出方丈的位置,令有德者居之。

  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 杨华

【大公体育独家出品 转载请注明来源】

干什么
较劲
  • 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欲望
  • 无论是政治还是体育
  • 我说着,你听着
  • 或者反过来
  • 没有谁一定是对的或错的
  • 只是一吐为快而已
谁干的
杨华
  • 中国体育评论的
  • 最后的斗士
  • 不为某个群体活着
  • 只为真相而生
    往期回顾